第2章第一现场

第2章第一现场

“对对。”服务员忙点头,随即愣了下,自己还没说出人在什么地方,他是怎么知道的?

    “报警。”扔下这话,陈青和周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跑了出去。

    刚才来的时候,陈青就仔细的看过这度假村的建筑,与其他度假村装修的金碧辉煌不同,这黄岛度假村颇为古朴。搭了不少的茅草屋,周边满是不知名的小草。

    挖那口井本来是为了衬托院子里面的气氛,却没有想到变成了凶手利用的杀人工具。

    那口井在大厅的东南方向,在昏黄灯光的辉映下,好像一个择人而噬的黑洞,井口边还有倒地的水桶。

    看到这里,陈青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你看这边。”周明指着井口周边的草丛,那草叶上沾惹了不少鲜红的血珠,在灯光的辉映下发出妖冶的光芒,说话的时候,周明从口袋里面摸出鞋套穿上,顺手递给陈青一双,踏步进入现场。

    陈青小心的走过去,摸出手电探头往井里面看了眼,那墨绿色的井水中有一件飘着一具不着寸缕的尸体。

    死者正是宋菲,五官狰狞几乎扭曲到了一起,左胸被破开一个大洞,鲜血从那参差不齐的伤口渗出,但很快就被井水稀释。

    墨绿色的井水衬托的那惨白的尸体更加恐怖。

    陈青拳头紧攥,周明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刚才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宋菲,现在竟然变成了一具尸体。

    跟着陈青两人过来的大厅里面的人,也好奇的往里面看。

    “别动!我是警察!”周明摸出证件,大声呵斥,如果不镇住现场,让这些人跑过来破坏了现场,可不利于警方的调查。

    今天过来聚会的人中也有几个警察,听到周明的话,立刻开始维持秩序,警戒线没带,几个人只能把这口井围成一个圈。

    陈青深吸一口气,把悲伤的情绪压下去:“宋菲刚才离开了大约有两个小时。”

    周明刚才一直和聚会的姑娘们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没想到陈青一直在注意着宋菲。周明的动作倒是也很快,立刻叫来了宋菲的家人以及亲近的朋友:“本来想趁着这次聚会挂个女朋友,看来这次是没机会了。”

    那些人因为宋菲被杀,一个个悲痛欲绝,心中非常愤恨,对周明的问话根本没有反应,等了大约五分钟,那些人的情绪才稳定一点。

    周明询问宋菲刚才出去是去做什么事情,还是和什么人见面。

    但对于宋菲的私人问题,宋菲的几个好朋友以及家人并不清楚,根据他们了解的情况,宋菲今天除了这次聚会之外,并没有别的安排。

    “宋菲的私人物品呢?”陈青问了句。

    “在房间里面。”宋菲的好朋友声音都有些颤抖的回答着。

    周明让这人快点去拿。

    松江市局的出警速度很快,八分钟就赶到了现场,队长顾城亲自带队,顾城四十岁上下,浓眉大眼,脸庞消瘦,步伐干脆,上来就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见到现场的情况,他眉头紧皱。

    目光在陈青身上停留一下,随即问周明:“情况怎么样?”

    周明把自己调查到的一些事情说出来:“我已经让人去调取这边的监控了。”

    “陈先生,你怎么在这?”顾城让人把尸体捞上来,扭头问了陈青一句,对陈青,顾城有很深的印象,当年省内十几个警队都将目光放在陈青这个被称为警校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学员身上,顾城自然也不例外,但可惜的是,人家陈青被省厅调走了。

    “私事。”陈青回答的很简单。

    “哦。”顾城点点头,没再问什么,不过他的眼睛却是在不停转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城绕过陈青来到宋菲的尸体旁边,尸体不着一缕,可以很直观的看出,除了胸口的伤处之外,宋菲身上并没有其他伤痕。

    但胸口这个大洞,却让人心生恐惧,创面是参差不齐的断裂肋骨,皮肉七零八落的,根据法医的分析,凶手是用了某种凶器,一下子刺入了死者的胸膛,刺破了心房,从宋菲那狰狞的五官就可以看出,死前宋菲应该受到了极大的痛苦。

    “而且死者的心脏不见了。”法医强调了一下。

    心脏不见了?陈青瞪大了眼睛,太像了,这和三年前的案子太像了!

    因为尸体浸泡了水,法医无法推断出死者正确的死亡时间,从大厅里面的人的叙述来看,宋菲的被害时间应该在晚上七点到九点之间。

    “地上的血迹验看出来没有?”顾城问了旁边的法医一句。

    开始法医就验看了血液:“这血液和死者的血液完全一致,根据血液喷洒的情况,这里很有可能就是第一现场。”

    “这不是第一现场。”陈青接口说了句。

    “哦?”顾城眉毛挑动。

    周明却是赞同的点头:“这里不是第一现场。从宋菲的尸体可以看出,凶手是从正面袭击杀了宋菲,如果血液喷溅的话凶手的身上一定有,地上的血液不会那么均匀毫无阻挡。”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凶手在杀了宋菲的时候,并没有用东西堵住他的嘴巴。”周明说如果一个人想用某种东西捂住一个人嘴巴的时候,那个人绝对会下意识的反抗,凶手再想得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宋菲嘴巴张的很大,说明她死前曾大声吼叫过,如果嘴里咬了东西,应该是嘴巴闭合用力啃咬。”周明看着现场草叶上的血珠:“血液是凶手收集洒出去的,为的就是迷惑咱们。”

    顾城暗说这个周明还真不是白给的,一番分析丝丝入扣。

    “你很厉害。”陈青难得夸人,这家伙的洞察力和逻辑分析能力并不比自己弱。

    周明撇撇嘴,陈青这家伙也看出了问题,却做甩手掌柜,让自己解释。

    顾城让法医继续调查,他则是带着人往距离不远的客房走去,那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睛一直注意着地面。

    陈青和周明也跟上去。

    这边的客房距离那口井有大约三十米的距离,顾城来到最东边这一间,轻轻推门,房门应声而开,而浓郁的血腥气也随之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