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苏大壮在布庄里将孩子们放下,此时木兰才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见晨曦中来往的人们一时反应不过来,钱氏就温柔的摸着木兰的头道:“我们到县城了,木兰跟着奶奶和娘亲,让爷爷和爹爹去卖东西好不好?”

    木兰点点头。

    苏大壮就用手摸了一下还在熟睡中的儿子,对妻子道:“我把阿文背过去,等一下你和娘再来找我们。”

    钱氏点头。见公爹和丈夫走远了,这才和婆婆一起牵着木兰的手到不远处的早市将鸡蛋摆上。

    虽然天才亮,但来往的人也不少,钱氏见木兰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就笑道:“现在这时候正是住在县城里的人家出来采买的时候,我们家这里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一些普通人家给家里的孩子老人补身子的时候才会买的。”

    木兰受教的点头。

    卖鸡蛋的就有不少人家,苏奶奶的摊子不好也不坏,她见天已经大亮,还有小半篮子,就对钱氏道:“你带着木兰和桃子先去布庄,给三个孩子扯块布,大壮的衣服也许久不换了,你们也各自扯一套,等一下我卖完了再去找你们。”

    木兰就跑跑跳跳的和母亲去布庄,两岁的苏桃已经睡够,正坐在背篓里揉着眼睛,看见姐姐就嚷着叫抱。

    钱氏就颠了颠背篓道:“姐姐还小呢,娘背你,等到了前面再下来。”说着就到了布庄门口,钱氏连忙将女儿抱出来,苏桃才出来就扑到姐姐身上。

    木兰就牵着妹妹的手先跑进布庄。

    里面的老板娘看见跑进来两个孩子,眉头微皱,就朝外看去,看见钱氏,这才放下心来,对木兰和苏桃笑道:“你们两个想买点什么啊?”

    苏桃就躲在姐姐身后,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老板娘。

    木兰不好意思道:“我娘在外面呢……”才说着钱氏就进门了。

    钱氏不好意思的笑道:“梁姐,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在外头耽搁了一下,您看,这是我最近绣的一些小玩意,您给看看。”

    “你绣的我自然是放心的,”话虽这样说还是仔细地看过了一遍,见针脚细密,配色也好,可见是用了心的,就连连点头,脸上的笑意也深了两分,道:“我看都好,还是老规矩吧。”

    钱氏点头。

    老板娘就低头算起钱来,不久就道:“共是一两三百二十文钱,我现在就给你?”

    “那倒不用,我这次来还要买些东西呢,等一下结账了再算吧。”

    老板娘脸上的笑意更盛,忙带着钱氏去看布料。

    木兰则是一愣,那可是钱氏做了两个月的活呀,每天为了赶这个,苏奶奶将家里喂猪喂鸡的活都抢过来了。怎么才赚了一两多?

    那边钱氏已经在选布料了,除了孩子的要好一些,苏大壮和她的布料都很普通,都是很适合平时下地干活的。苏大壮当年求娶她的时候一连做了三套新衣裳,都是好布料,而苏奶奶也乖觉,当时三件衣裳都是同色同一张布料,现在苏大壮虽然长大了不少,但三件衣服改成两件还是绰绰有余的。

    钱氏拿着一匹较为柔软的布犹豫了一下,公公也婆婆也许久不做衣服了,钱氏扯了这块布料问老板娘,“这块布料怎么算?”

    老板娘笑道:“这种布料却比你才看上的要好得多,价钱上也贵些,要二十文一尺。”

    钱氏沉默了片刻,道:“给我十二尺吧。”

    老板娘连忙笑着应了。

    这样算下来,光买的布和下个月荷包手帕等的布都用了差不多六百文,木兰吐吐舌头,一个月的工资就没了。

    苏奶奶找过来的时候知道钱氏买了这些东西,虽然嘴上生气,但心里却很受用,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于父母来说,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儿女孝顺更让人开心的了。

    苏奶奶接过儿媳妇手中的东西,一并塞到篮子里,钱氏就将苏桃放进背篓,牵起木兰的手道:“走,我们去找爷爷爹爹和弟弟。”

    苏爷爷卖的簸箕之类的东西,却是在庙会那边更好卖,而且等一下一家人也是要到里面逛逛,上上香什么的,更加方便。

    木兰就牵着钱氏的手好奇的左右转着小脑袋,庙会她小的时候也和叔叔婶婶去参加过,很热闹,这古代的庙会更具有特色。

    木兰才看得津津有味,钱氏就微微皱眉,指着一个被人围起来的地方为苏奶奶:“娘,那不是咱们村的摊子吗?”

    苏奶奶张望了一下,“是啊,怎么这么多人围着?”

    虽然庙会的时候可以自由摆摊,但大家都喜欢抱团,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定的秩序,这块地方是哪个村的,那个地方是哪个村的,提前一两天出来占位,到时村里的人直接聚在一处卖东西。

    此时苏奶奶见那边围满了人,顿时有些着急,挤开前面的人就进去,只是她力气小,又是女流之辈,哪里敢和那些大男人挤?更别说钱氏了。

    最后还是木兰仗着年纪小,人也小,直接从任何人之间挤进去。

    木兰用力的扒开人群,就看见三伯苏大福和几个村民拿着扁担气势汹汹的拦在几人前面,木兰微微一愣,在人群中没有看到爷爷和父亲,目光就落在了苏大福身后,身子顿时一僵,就用力的扒开前面的人跑了过去。

    中间正是剑拔弩张的时候,这时候冲进来一个孩子,大家顿时一愣。

    木兰却是直接冲着苏爷爷和苏大壮去的。

    苏爷爷躺在地上人事不知,木兰虽然看不到他的情况,却见苏大壮鼻青脸肿,满眼的焦心,四岁的弟弟就跪在一边满脸的眼泪鼻涕,只是张着嘴巴,却一点哭声也听不见,可见是哭了很久的了。

    “爷爷,爹爹,你们怎么了?”木兰跑到苏大壮跟前蹲下,看到苏爷爷眼睛紧闭,脸色惨白,脸上也白了白,此时哪里还顾得许多,只叫道:“快送爷爷去医馆,三伯伯,快让人把木板抬来送我爷爷去医馆。”

    苏大福一愣,紧拽着扁担的手一松,看了一眼满眼通红的苏大壮,知道此时是不指望他了,连忙招手叫来几个村民,马上就要抬着苏爷爷去医馆。

    前面被拦着的几人就几步上前拦住村民,让开一条道来,走出一个身形瘦弱的人,那人穿着绫罗绸缎,微微仰着下巴,如同看脚下的尘埃一样看着苏家四口,慢条斯理的开口道:“冲撞了爷就想这么走?你们也当爷太好说话了吧?要走可以,先把受惊的汤药费拿来!”

    以苏大福为首的人顿时对他怒目而视,就是围观的人中也眼露愤怒。

    苏大壮却好像突然回过神来,嚯的起身,一把夺过苏大福手中的扁担劈头盖脸的朝那人头上脸上打去,一边打一边喊道:“三哥,送我爹去医馆,娘老子的,我今儿就是交代在这里了,谁也别想拦着我爹。”

    苏大福脸上巨变,咬咬牙,指挥着几人将苏爷爷抬出去,又护着几个孩子赶紧离开,自己抄起一根棍子就上,村里的小青年们见了,也嗷嗷的举了拳头就往上。

    木兰就躲在大人身后愣愣的看着。

    苏大壮完全不躲,手中的棍子只冲着为首那个瘦瘦的人,木兰在一旁看了满眼通红,左右看看,跑到隔壁摊子上抄起一把刀就冲了上去,她仗着自己矮小,左右一突就到了苏大壮身边,手中握紧了刀,咬咬牙,就冲着一个使劲冲苏大壮挥拳头的人的脚上就是一刀,一扎完木兰就躲到一边继续扎……

    苏大福抽空瞥见,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边的动静太大,到底是把衙役招来了,苏大福看了一眼不知疲倦的苏大壮,赶紧上前一步将还在趁空扎刀子的木兰推到人群中,这才上前拦住苏大壮。

    外面的苏奶奶和钱氏在里面传出木兰的惊叫声的时候就知道出事了,还没等她们想办法挤进去,就看见苏爷爷被抬出来了。

    苏奶奶当即就站不稳脚跟,里面打起来,围观的人都四散开了一些,那些村民见了,就赶紧把俩人也拉走了。

    木兰就远远的看着庄子里的人和那几人被衙役带走,苏奶奶和钱氏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失神的看了一下他们消失的方向,就拉住了一个人,问他最近的医馆在哪里。

    那人见木兰手上拿着一把沾血的刀,想到了刚才的混战,就呆呆地指了医馆的方向。

    木兰道谢一声,就朝那个方向冲去。

    眼睛在招牌上快速的闪过,总算看到了一个医馆的招牌,木兰连忙冲进去,屋里围了一圈人,除了最开始抬人的两个青年,剩下的都是庄子里的农妇,看到木兰进来,连忙拉住木兰,指着内室道:“你爷爷在里头呢,赶紧去看看。”

    木兰冲进去,就听到苏奶奶和钱氏的哭声,她顿时有些愣怔,呆呆的看着床上躺着的人。

    苏文和苏桃都被吓坏了,眼睛通红,手拉着手站在一边。看见姐姐进来也不敢喧哗,只是满眼依靠的跑到姐姐身边依偎着。

    木兰呆呆的倚在门框上看着。

    老大夫不免叹息一声,收起手上的针,道:“还是预备着后事吧。”胸骨断裂,腿骨粉碎,若是富贵之家说不定还能再活个一年半载,但从他们的穿戴上来看,这家也并不多富裕,这样的伤就只有等死了。

    苏奶奶呆呆的看着苏爷爷,突然转头跪在老大夫跟前,磕头道:“大夫,我求求您,救救我家老头子,今儿早上他还好好的,还说要给我大孙女打一张床,给我大孙子做一个背篓,怎么会去的?怎么会?您再想想办法,再想想办法,我们家有钱,我们家真的有钱。”说着,苏奶奶回头去看钱氏,眼里带着祈求,希望能得到她的认同。

    钱氏连连点头,一下子就将身上的钱全掏出来。

    老大夫看着钱氏手上的碎银子,心中叹息一声,正要解释,就听钱氏道:“我们家里还有银子的,真的,大夫,你想想办法救救我公公吧,等我相公过来就能回家拿钱过来了。”

    老大夫沉吟了一下,道:“我只能尽力,人能不能活过来却要看他自己了。”

    苏奶奶和钱氏都松了一口气。

    老大夫就把人都赶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