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楔子

东湖镇有一块儿风水宝地。

    说是风水宝地,是因为占着那地儿的三户人家,一家官运亨通,一家财源广进,最差的也是名利双收,实在令附近街坊欣羡。

    官运亨通的是祁家。

    祁老爷子曾官至一州知府,当了六年被圣上调回京述职,后因得罪权贵罢官在家,但人家也没闲着,亲自教导独子,教出了个探花郎。风水轮流转,当年耀武扬威的权贵早已败落,圣上欲恢复祁老爷子官职,祁老爷子以年迈为由婉辞了,在家弄孙为乐。等儿子续娶之后又在户部稳定下来,祁老爷子便和老妻一起搬回东湖镇养老,还把前任儿媳妇生的长孙带了回来,平时跟镇上老人相约下棋钓鱼,好不快活。

    财源广进的是崔家。

    崔家做的是丝绸茶叶生意。东湖镇处于南北往来的水路要塞上,崔家自己有船有商队,祖上经营有方,子孙一代比一代出息,家境自然是蒸蒸日上。现任崔家家主领着长子南北走动,言传身教,可以预见崔家以后的繁荣景象。

    位于两家中间过得不上不下的,便是许家。

    许家是读书人家,当年许老爷子跟祁老爷子一起赴京赶考,可惜他身子骨差,半路上一场大病去了,英年早逝,留下家中孤儿寡母。许老太太含辛茹苦抚养儿子许攸,因为没了财路,读书又费钱,渐渐便把许家那点家产花光了,许老太太忧心成疾,凄然病逝。十四岁的许攸葬了母亲,孑然一身,清贫度日,好在他有才学,十八岁就中了举。就在街坊们都以为他会一鼓作气考个进士回来时,许攸迎娶镇上绝户江家长女为妻,在拒绝了无数有利于他仕途的好婚事之后。

    当然,能娶到江家长女,也是许家祖上烧高香了。

    世间万般好,哪个都没有银子来得实惠,江家可是镇上大户,家境殷实。江父本来要留长女招赘的,大概看上了许攸的才气,为了女儿终身幸福便把女儿嫁了过来,倾尽江家田产商铺为嫁资。成亲后,许攸与妻子琴瑟和谐,生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后来许攸虽然没有再考科举,却也因人举荐成了县学教谕,育人读书。外有名望内有富家娇妻,谁能说许家宅子风水不好?

    因此,不少外地富商都想买下这块地皮,可惜人家三户过得好好的,岂会因为一点黄白之物便卖了祖产?

    打发走前来打探的客人,各家继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平淡又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