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诸事不顺

第1章 诸事不顺

“对不起,我们不合适。”

    “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她比我有钱吗?我陪了你四年,还抵不过她给你二十万的启动资金吗?”

    “你以为只是二十万吗?你太单纯了,这个社会不是有情饮水饱,四年够了,轻衣,我爱你,但是没有以后了。你好自为之。”

    林宇的声音在苏轻衣耳中一遍一遍的回放,站在石桥上面,桥下流水还带着生活垃圾的恶臭,苏轻衣已经在寒风中失去了知觉。

    两个低年级同学从身边走过,看到失魂落魄的苏轻衣,“就是她呀,不是校花吗?平时一副清高的模样,还不是被林宇师兄给甩了。”

    “切,她算哪门子的校花,人校花都是白富美,年轻貌美又有钱,她最多是一个廉价的花瓶吧,长得一副臭皮囊有什么用,有本事投个好胎啊。”

    “哈尼,说话别这么大声,我们校花听见了会生气的。”

    “呵呵呵……”

    他们的声音渐行渐远,苏轻衣只当没有听见,这些话语在学校经常听见,不过现在没有那个纤瘦又勇敢的男孩子帮她挡住这些流言蜚语了。

    想到此处,两行清泪又划过脸狭,苏轻衣也没有理会,任由清泪在风中飘散。

    叮铃铃……包里面的手机铃声在这时候响起,苏轻衣抹了一把眼泪,等响了三声之后才接起来,“喂,妈……”

    “死丫头你跑哪里去了,还不赶紧回来做饭,你弟弟放学回家都没有饭吃,你想饿死我们吗?”苏母王半月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来,里面还有弟弟的哭声和爸爸喝酒乱骂的声音。

    原本想解释两句的苏轻衣听到这嘈杂的声音,也不想解释了,“我这就回来。”

    收起手机,踩着已经破烂不堪的自行车使出Z市传媒大学的校门,在无数嘲讽声中绝尘而去,只有风知道她委屈的泪水在不断的洒落。

    Z市传媒大学是当地最好的大学,曾经就是为了这诱人的奖学金能够补贴生活费用才去的,但是出生贫贱的苏轻衣在这里,四年就像一个乞丐一样活着,尽管每年都是各种奖项拿到手软,但是临近毕业了,她才知道这里面的学生,并不是成绩好就能够找到一份好工作。

    破旧的自行车驶进一个破旧的巷子,这个巷子里面还有几户人家没有搬走,其中一家就是苏轻衣,他们一家四口挤在这么一个小地方生活,父亲一天不是喝酒就是醉心于彩票,希望中大奖改变现在的生活状况。

    母亲每天推着三轮车卖街头小吃,虽然能够赚一点钱,但还不够父亲喝酒惹事,还有一个上初中的弟弟,需要一大笔钱。

    挺好车,苏轻衣整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喘喘不安的走进屋子。

    “还在磨蹭什么,快去做饭。”苏母正在给弟弟洗衣服,弟弟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用苏轻衣奖学金买的平板,上面正放着游戏直播。

    “妈,不是说钱用来存着明年的学费吗?怎么给苏勤买了平板?”

    苏母听到这话,满脸不悦的看着苏轻衣,“让你去做饭,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小勤要学习就买了,还不是你这个姐姐没有本事,送你上大学,结果现在都毕业了也找不到工作,还在家好吃懒住。”

    苏轻衣在骂骂咧咧中给他们做好饭,苏母盛了三碗米饭,也没有管苏轻衣,就招呼着苏守权和苏勤吃饭。

    看着他们一家其乐融融的样子,苏轻衣拿着书包,走出了家里。漫无目的在小巷子里面走着,也没有看路,感觉到天黑下来了,抬起头来,看到自己竟然走到这片树林里面来了。

    这片树林紧挨着Z市最大的公园,但是这是背面,所以没有公园那么热闹,这里很清静,也没有什么人来,偶尔有一辆车经过,也是瞬间即逝。

    苏轻衣看着又宽又长的柏油路,这么美丽的世界,这么大的土地,为什么就是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或许我不应该活着,或许我可以现在就死去,应该没有人会发现吧。爸妈肯定不会难过,他们会骂我为什么不被车撞死,这样还有一笔赔偿费。

    林宇也不会难过,他已经有了另一半,做他的乘龙快婿去了。

    不知不觉,苏轻衣已经走到了马路中间,昏暗的灯光把她影子拉长又缩短,看到远处一辆轿车快速行驶过来,明亮的灯光照的她睁不开眼,只听到急促的按喇叭的声音。

    “我还是安静的死吧。”苏轻衣内心这么想,身体滚到了马路边上,马路牙子撞的脑袋疼,只听到一句“神经病吧”,司机开车远去。

    苏轻衣记得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干净的河,因为河流要经过公园,所以治理的非常好,水质很干净,这里,她可以清清白白的离开。

    站在河流边上,苏轻衣似乎看到了死神在向自己招手,仙子在河面上舞蹈,美好的时刻,苏轻衣闭着眼睛,身体缓缓前倾,突然失重,坠入这清澈的河中。

    砰……一个硬物打中了苏轻衣的额头,苏轻衣原本已经准备要死的平静心态顿时被打破了。

    “我……死都不让人死了,是哪个不要脸没素质的往河里面乱认垃圾?”

    苏轻衣睁开眼睛就四处张望,这才发现她根本没有跳河,刚才站在河边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死前的幻觉。

    看到把她打醒的东西,竟然是一个笔记本。这年头还有人用这么老旧的笔记本吗?外壳是复古风的古铜色,上面还有奇形怪状的图案,用一根老旧的草绳捆着。

    “是什么老古董了,这年头很少有人用笔记本了,都是用笔记本电脑代替,用这么老旧的笔记本更是少之又少,难怪有人扔掉。”

    苏轻衣把笔记本捡起来,表面都已经上灰了,一处有擦掉的痕迹,像是拿着扔的时候抹掉的灰尘。

    “死了也留一个遗书吧,如果有人看到,也知道我苏轻衣是死在这里。”

    于是拉着衣袖把笔记本擦干净,把绳子解开,里面还有一支老旧的钢笔,甚至苏轻衣都没有见过这种钢笔,给人一种很老旧的感觉。

    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出水。苏轻衣拿着笔记本里面的钢笔,写什么呢?苏轻衣写了一封简单的遗书,最后还加了一句:

    “爸妈弟弟平安健康,不再为钱苦恼。”

    写完之后意犹未尽,又添加了一句,“林宇,我祝你身无分文,一事无成,流落街头。”

    林宇,你不是为了钱离开我吗?那我祝福你,我就要死了,老天会帮我实现最后的愿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