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醒来,终篇

第248章 醒来,终篇

苏轻衣扔掉刀,凭借这身上的力量,从内而外炸开,古曲心两人口吐鲜血,飞出去很远。

    苏轻衣趁胜追击,飞快的跑到古曲心身边,一脚揣在上身,古曲心躺在地上起不来。

    古凌主那边,若紫也纠缠不清,不给他分身的机会。

    警车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若紫一不小心被刺中了手臂,刀落在地上。

    苏轻衣停止了吊打,地上的古曲心站起来。

    古曲心虽然是在外面生活,可看她的穿着就知道,她根本不屑于接受外界的任何东西。

    现在更是,根本不理会警车的声音,见苏轻衣手停了,举起剑就刺过去。

    苏轻衣这一次,将画梦笔记中所有的力量,黑的、白的,所有的力量集聚在一起,与古曲心一剑对抗。

    警察开枪打掉古曲心剑的那一刻,苏轻衣的力量飞出去,撞到了别墅,整栋别墅瞬间倒下。

    苏轻衣也力量耗尽,看到画成风来的方向,最后看了他一眼,昏了过去

    苏轻衣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知道画梦笔记的力量已经没有了,没有想上一世那样牺牲自己。

    她一直处在一片黑暗当中,没有光,也没有声音,就想在虚空一样,漫无目的的行走。

    外界,警察局门口。

    画成风和若紫从里面出来,终于将古曲心和古凌主送进去了。

    “主子,去医院吗?”

    画成风坐上车,“以后别叫主子了,叫我哥。”

    若紫脸色微疆,“我与苑儿的婚礼还不急,等苏小姐醒来再说吧。”

    “苑儿的肚子等不起,找个时间把事情办了。”

    “好。”

    两人离开,继续前往医院。

    李微和画成宇提着生活用品,也在医门门口候着,等护士走了,李微进门,帮苏轻衣擦洗手脸。

    “衣衣,你都睡了半年了,你怎么还不醒来?你说过要给我做伴娘的,可是你现在怎么不醒,你不醒我就不结婚了。”

    画成宇在旁边道,“嫂子,你块醒来吧,你不醒来微微就不嫁给我。”

    李微打了他一下,画成宇继续说道,“看吧嫂子,微微就知道欺负我,你块起来吧,还有我哥,他半年没有笑过了,你要是再不醒来,他恐怕连苑儿的婚礼都板着脸。”

    “衣衣,块回来吧,我等着你。”

    微微断断续续的说着好多的话,苏轻衣还是无动无衷。

    画成风和若紫进来了,若紫随便看了看,就离开了,画苑还在家里等着他。

    李微见画成风来了,也跟着画成宇离开了。

    只有两人在病房里面,画成风说着他们的点点滴滴。

    苏轻衣在黑暗的虚空之中,每天都好像有人在与她说话。

    一开始听不见是谁在说话,也听不见说的是什么。

    但是慢慢的,她能够听得见了一些断断续续的内容。

    今天,她听到了画成风的声音。

    画成风的声音,还是很遥远之前的事了。

    苏轻衣心里想看看,想看看画成风现在的样子,她努力的往前看,似乎看到了一点的光线。

    “医生,她醒了。”

    画成风疯狂的按着传呼。

    白悠然第一个跑进来,“成风。”

    “悠然,衣衣醒了,你快来看看。”

    苏轻衣睁开眼睛,看到画成风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

    “衣衣,你看得见我吗?”

    “衣衣,我是画成风。”

    苏轻衣看着画成风,她静静的看着他表演。

    画成风见苏轻衣没有反应,站起来看着白悠然,“悠然,她现在醒来会不会有什么影响,会不会失忆?她会不会变傻?”

    “成风,别急,我看看。”

    白悠然走上前,“轻衣,你还好吗?”

    苏轻衣终于从画成风的盛世美颜中缓过神,“画成风。”

    白悠然看了一眼画成风,“她没事了,也没有失忆。”

    “衣衣,真是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画成风紧紧的搂着苏轻衣,他一个大男人,坚强了半年,终于在这一刻释放了。

    抱着苏轻衣大哭。

    苏轻衣轻轻的扶着他,“别哭了,衣服都脏了。”

    “我高兴,我们回家。”

    画成风抱着苏轻衣,就要离开,白悠然赶紧拦下,“先做个检查。”

    “对对对,我检查。”

    画成风像小孩子一样,半步离不开苏轻衣。

    一直到检查完毕,始终没有离开。

    苏轻衣看着大家都在看她,羞愧的非常不好意思,“画成风,块放我下来。”

    “不要。”

    苏轻衣直接将头埋起来,直到进入车里。

    苏轻衣才从画成风怀里出来,坐在他身边。

    新来的司机是画成风之前身边的人,叫师行。是一个不太起眼的男子。

    他们回到家,门口摆着大红毯,苏轻衣不好意思的走在上面,一路上有女仆撒着花瓣。

    李微和画苑穿着婚纱站在那里,白嫣然端着一个礼盘,里面有一个婚纱,是为苏轻衣准备的。

    “欢迎少夫人回家……”

    声音传的很远。

    苏轻衣就这样懵懵懂懂的被白嫣然带到了更衣室。

    “轻衣,今天是好日子,你醒来的突然,准备有些唐突,你试试这婚纱合身不?”

    苏轻衣被白嫣然拖着换上了婚纱,坐着被白嫣然化了妆。

    有一个佣人进来,端着糕点,“少爷说夫人没吃东西,先吃点东西在去礼堂。”

    “真贴心。”

    白嫣然接过糕点,递给苏轻衣。

    苏轻衣这才终于从惊叹在回过神来,“嫣然,这是怎么回事?”

    “画成风安排了好久,等着你醒来。”

    “古曲心他们呢?”苏轻衣记得,他们还没有死亡。

    “他们在监狱里,两人是无期,已经查出来以前的案件都是他们干的。”

    白嫣然随便讲了大概,画成风也换好了装,来了化妆室。

    “衣衣,今天真漂亮。”

    苏轻衣看到画成风,他今天,也好帅啊。

    “画成风,你也好帅。”

    白嫣然一拍手,“这就是郎才女貌。”

    “别让他们久等了,我们也去吧,羡慕他们,我的衣衣是最漂亮的。”

    画成风伸出手来,苏轻衣挽住他的手,两人踩这红地毯走出去……

    掌声响遍整个别墅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