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第 4 章

赵声谷的户口当时并没有牵入关家,他要走随时都可以,但关远不行,没到18岁的话,关家要是不放人,他就没办法单独立户。

    赵声谷怎么可能留关远一个人在关家!

    回到房间,关远自责的说道:“哥,都怪我,要不是为了我,你就可以自己一个人过了!”

    赵声谷无奈:‘你个小孩子知道什么,我现在两手空空的出关家,没住的没吃的,我怎么活啊,怎么会是因为你?”

    虽然知道赵声谷是在安慰他,关远还是好过了很多,看着赵声谷饿得皮包骨,不禁道:“哥,咱们明天去小屯山上看看吧,兴许能找着吃的呢!“

    “小远没吃饱?正好我这还有半个馍馍,你等等我去热热。”

    不待关远说话,赵声谷就急忙跑出去了。“哎……”看着急匆匆走出去的赵声谷,关远哭笑不得。

    不一会儿赵声谷就拿着热乎乎的馍馍回来了,“快,小远,趁热吃吧.”

    “哥,我不饿,你自己吃吧”关远拒绝。

    “你不饿?”

    “嗯”关远是真不饿。

    “那好,我把这个馍馍放起来,等你饿了我再热热就行了”赵声谷却压根没有自己吃的打算,又把馍馍放了回去。

    关远满心熨帖,但现在当务之急是不让赵声谷再挨饿了,“哥,明天我们去小屯山吧。”

    赵声谷满脸疑惑:“去小屯山做什么?”开始他还以为是关远饿了,没想到关远又提起了。

    “去小屯山看看能不能找着吃的啊!兴许能抓到兔子呢!”

    赵声谷以为是关远馋肉了,心里苦涩不已,小半年不见荤腥,就是他也馋肉馋的不行。“那山上光秃秃的,哪里来的兔子。”

    关远舍了老脸,撒娇到:“哥,去么,去么!”

    赵声谷节节败退,只好同意了,反正从明天开始也不用上工了,“好吧,明天我一个人去,你就在家待着。“

    关远不同意,心想我不去,那就真的是毛都看不见一根了。当即又撒娇非要跟着一块去,赵声谷磨不过他,只得同意了。

    第二天一早,赵声谷就把关远从炕上挖了起来,没办法,要是他们回来没赶上午饭的话,今天就得饿一天。

    因为今天不用上工,又没有早饭吃,关家除了轮到做家务的杨飞芳外,谁都没有起来。

    杨飞芳正在猪圈里喂猪,虽然这两头猪长的瘦不拉叽,但却是关家的宝贝,再过几天,关家除了卖一头外,另外一头就留下来自家人吃,但那肉却没有关远和赵声谷的份。

    对屯里的人来说,每年能吃着几顿肉,这日子就很好了。

    赵声谷将关远裹得严严实实的,又将他揣在衣服里,只露出一双眼睛才往外走去,关远怕赵声谷漏风,只得紧紧贴着赵声谷。

    杨飞芳看两人往门口走去,忙喊道:“二娃,你带着四娃大清早的要去哪儿?“

    赵声谷头都没回,只答了声出去走走就出门了。

    杨飞芳在原地里暗恨不已,她知道赵声谷的手里还有钱,她进门后明里暗里要了多次,都没有成功,有一次把赵声谷逼急了,直接拿着柴刀砍人,当时把杨飞芳吓得半死,后来就再也不敢明面上逼迫赵声谷了。

    赵声谷和关远出得村子,只见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村子里也没有人走动,一片静谧。

    赵声谷加快脚步,只用了不到20分钟,就到了小屯山。

    小屯山就是一座小山峰,挨着关家屯不远,连着小屯山的另一座大山叫大屯山。

    果然和赵声谷说的一模一样,小屯山上除了光剩枝干的树外,到处都是光秃秃的一片,被白雪盖着,什么都没有。

    虽然早就料到了,但亲眼看见赵声谷还是有些失望

    “小远,没关系的,等哥回去结网,在河里去抓鱼,那鱼可好吃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赵声谷心里也不抱什么希望,能吃的都被人找遍了,有鱼哪里还轮的到她们去套。

    关远经赵声谷提醒,觉得抓鱼也是一个不错的注意。

    “走了”说完赵声谷就要往回走,关远这下急了,也顾不得什么,当即叫出声:“哥,你看那是什么?”

    赵声谷随着关远指着的方向看去,竟然发现是一只狍子!狍子!赵声谷的心咚咚跳个不停。马上出声嘿了一声。

    狍子好奇心非常重,就是声音也能吸引它。

    赵声谷见狍子果然站在原地没动,几个跨步就跑了过去,双手抓住狍子的手还有些颤抖。

    “哥,放我下来,我要看。”

    赵声谷刚刚跑的那样快,都没有忘记用手护着关远,听关远这么说,连忙将关远放了下来。

    看着手里的狍子,赵声谷大声的笑了出来:“哈哈,我们可以吃肉了,小远开不开心?嗯?”

    关远当即露出一口白牙:“开心,我们要吃肉了!””

    捉到了狍子的赵声谷心情大好,对关远道:“走,我记得大屯山的山脚小有一个小木屋,应该是原来猎人歇脚的地方,咱们在那儿去煮肉吃!”

    到了赵声谷说的小木屋,赵声谷就把狍子处理了,万幸里面还留了一个废弃的铁锅,不然这狍子要吃上还真没这么容易。

    赵声谷将狍子皮留了下来,打算给关远做一条围脖,处理好了之后,用在家里带来的火种把火生了起来。

    关远趁赵声谷不注意的时候,在锅里撒了些调料,不一会儿,锅里就传出了浓烈的肉香。关远和赵声谷不约而同的吞了吞口水。关远上辈子只活到1993年,那时候人民生活水平并没有提高多少,关远为了省钱,吃的也节省。

    后来做了鬼,倒是有吃的了,可惜他那时又吃不了了,所以算上两辈子,他也馋肉的紧。

    又煮了大概一个小时,赵声谷自己先试了试,确定煮熟了才夹了一块塞进关远的嘴里,“哥,好七,你也七!”关远嘴里包着肉,说话含含糊糊的。

    没有筷子赵声谷就随便找了些树枝,洗干净了当筷子用。

    整整一头狍子,关远和赵声谷解决了大半,当然,关远胃小吃不了多少,一大半都进了赵声谷的肚子。

    赵声谷还是没有吃饱,但他想着把剩下的肉包起来,留给关远以后再吃,赵声谷在山脚下好不容易找着了几片青的树叶,把肉包好后,小心的放在贴身的地方。

    “哥,你吃饱了?要不你把肉吃了吧。”

    赵声谷拍拍肚子:“吃饱了,我肚子都鼓起来了。”

    关远知道叫赵声谷把这些肉全吃了他是不会干的,就没再劝,反正他以后每天都会想法子让赵声谷吃饱。

    回去的路上,赵声谷依然将关远包在了衣服里,关远贴着赵声谷的胸脯,肉味时不时的窜进关远的鼻子。

    进屯里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开始做饭了,关远和赵声谷还在井边碰到了正挑水的三奶奶三奶奶是关远三爷爷家里的,心地慈善,对关远和赵声谷这两个没人疼的经常暗地里关照。他们两个身上穿的衣服和鞋子都是关三奶奶做的。

    “三奶奶,你怎么自己在挑水,叔呢?”赵声谷看见三奶奶忙大招呼。

    “是声谷啊,你这怀里兜的是什么,这么大一坨。”

    被称作一大坨的关远馒头黑线,忙将脸漏了出来,乖巧的喊了声三奶奶。

    三奶奶这才发现是关远,忙道:“是小远啊,你们这是去哪儿了,外面这么冷,快回去吧,冻着了可不得了。“

    赵声谷将关远放了下来,二话不说就将三奶奶手里的扁担拿了过来,“我替您挑回去吧,小远,抓着我衣服,当心滑到了”

    “哦”关远听话的抓住了赵声谷的衣角。

    三奶奶忙道:“使不得,使不得,你自己还是一个孩子呢,哪里能挑水。”

    赵声谷笑道:“没事,我力气大着呢”说完挑起水就走。三奶奶一看只好跟在后面走着。

    进到三奶奶的家里,老远就听见大声的吵闹声。

    “我嫁到你们关家吃不好喝不好,受了那么多罪,我给娘家人一点钱怎么了,那个死老太婆就在旁边念叨…..”

    “那是我妈”一个男人蹲在地上小声嘟囔。

    说话的人是三奶奶的媳妇叫赵娟,蹲在地上的男人是三奶奶唯一的儿子,叫关满地。三爷爷在两年前就病逝了。

    赵娟是个浑人,关满地又是个窝囊的,赵声谷和关远看见赵奶奶过这样的日子心里都不好过,但这事他们又管不了。

    索性眼不见为净。赵声谷将水给三奶奶倒在了水缸里,不顾三奶奶的留饭,抱着关远就走了。

    ※※※※※※※※※※※※※※※※※※※※

    看我的星星眼,偶需要你们的疼爱,求留评收藏扩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