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你爸爸走丢了

第五章 你爸爸走丢了

是小奶包的老师的电话!

    她接起电话,“老师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想起知非曾拿老师的bb霜当粉笔擦污渍,她这才记起来还没处理这事儿呢!

    老师说话的声音也非常温柔,像是特别练过。

    “是这样,知非呢最近的表现有些过于活泼,想问你傍晚是否有空,我们可以谈谈吗?”老师站在教室窗外,看着那踢着皮球的小身影,憨态十足。

    林浅溪看看时间,也快下班了,趁着去接小奶包,她欣然答应。

    幼儿园所在的环境并不喧嚣,通往幼儿园的两侧道路上栽满了梧桐树,茂密的枝叶遮挡住阳光,即使是在暑热的7月,仍让人感觉清爽无比。她将车直接开进幼儿园,早就看到了站在教室外的那张等待的小脸儿。

    “小溪溪!”林浅溪刚下车,他就欢快地扑过去。

    她将小奶包抱上车,“乖,车上有你最爱的牛奶,妈咪和老师有话要说!”

    小男孩乖乖坐在车上,手指拆开包装袋。

    老师和林浅溪坐在石凳上,不远处车上的小家伙一直望着她们,看得出林知非很依赖妈妈。

    “知非最近经常和同学打架,这事你知道吗?”

    林浅溪有惊异,一直在忙公司的事儿,忽略了小奶包,她惭愧摇摇头。

    “努力赚钱固然是重要的,但是也不能忽略孩子。根据测试,父母对孩子的启蒙教育是非常重要的,林女士可不要为了忙工作而忽略了孩子的教育呀!”看着这老师挺年轻的,比自己大不了几岁,说话的语气却语重心长。

    她内疚。从包里拿出一盒新包装的bb霜,她刚刚在来时的路上买的。

    “这个我知道!我会加强对他的教育的。这是给您的赔偿,上次的事儿,实在抱歉!”她将化妆品递在老师面前。

    老师看着化妆品,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了,知非还喜欢踢墙壁,你看——”

    林浅溪顺着她说的方向看去,雪白的墙壁上确实印着突兀的鞋印,想来上次发生的事并不是第一次了。

    小家伙在车上朝着她俩笑。

    “行了,小家伙估计等的也不耐烦了,你快去吧!”老师将化妆品递给她,“这我就不要了,小家伙挺可爱的,要好好教育!”

    林浅溪也不推脱,道了别后就驱车回家。

    她切着娃娃菜,待会儿再煮汤。小奶包很活跃,在她身边转个不停。

    “林知非,你今后的牛奶可能要减半了。”她边切菜边说,语气有些散漫。

    小奶包的小脸一垮,瘪着嘴儿,“为什么呀小溪溪?”

    他可是牛奶的忠实爱好者,每天都必须喝。

    “你把学校的墙壁给弄花了,还把小朋友给打伤了,我得把钱花在那儿。”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的儿子这么能耐,明明可以靠颜值做一个小帅哥儿的,非要出手唉。

    是牛奶不够好喝?!

    奶包沉默,没过一会儿又嘟嘟囔囔轻轻扯住她的衣角,“小溪溪,我的爸爸(爸爸)呢?”别人都是爸爸接的,他连爸爸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呢!

    这次是他第N次问小溪溪,看来小溪溪还是不准备回答呢。

    林浅溪将煮好的汤放在餐桌上,收拾了流理台后才坐在椅子上。

    不知道小家伙在想着什么,一小坨蜷在沙发一头,手指互相捣来捣去。就算是饭做好了他也不曾移动,他今天兴致不高啊,若是往常,这会儿他已经拿着小勺儿迫不及待地开饭了!

    她怎么会不懂小奶包在纠结什么。

    她母亲去世得早,她曾经也受过别人的冷嘲热讽和欺负,但那又怎么样,不过是年幼时不懂事的小孩子之间互相攀比罢了,自己如今不也过得好好的?

    只是孩子终究是孩子,需要时间和适应的过程,再长大点儿也就好了。

    林浅溪把小家伙扶正,手背轻轻擦小脸儿上不知何时沾满的泪。

    “乖,先吃饭,我再跟你说,好吗?”

    他点点头,这才起身走向餐桌边,一言不发地吃着。

    “小溪溪……”他嘴里还有饭,一边还眨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酥得她心软软的。

    她也很无奈呀,她能怎么办,连她自己都不清楚那男人是谁,索性编吧,“你爸爸是……”

    是傻子?然后有一天自己走丢了?

    算了!

    “你爸爸是工作狂,一直在国外出差呢,没空回来看我们!”本来想说他是傻子,走着走着就走丢来着,不过好像不太好,毕竟小家伙长得这般俊俏机灵,那男人长得应该不差的。

    小奶包露出狐疑的表情。

    她有些心虚地挠挠头发,“喏,你的牛奶就是他赚钱买的,你看!”她还指指桌上的那瓶牛奶,心里发虚!

    “可是我现在不想喝牛奶了,爸爸不就可以回来了!”果然,这小家伙……

    她第一次在一个三岁孩子面前表现得如此……慌张无措!

    重点是此刻小奶包还一脸期待地在等她回答,她慢吞吞地咽下一口纯净水。

    “你……你爸爸说要赚足够的奶粉钱,让你长得更高,他才回来呢!嗯……至少要长到1米8吧!”她还伸手在林知非面前比来比去。

    小家伙把饭吃得干干净净后马不停蹄跑到卧室镜子前照照,他离1米8还差了好远……

    林浅溪也跟进卧室,她坐在有些窄小的儿童椅上,“知非,以后同学如果问起你爸爸,你知道该怎么说了吗?”

    他点点头,胸有成竹,“我爸爸在国外努力赚钱养家!”语气中充满自豪感。

    女人欣慰笑笑,虽然不知道那男人到底在哪儿,干些什么,但总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先让小家伙安心一些,日后他再长大一些,心理成熟一些,再告诉他。

    她也明白小家伙需要父爱,但如今她身旁没有合适的人选,自己也没有心思谈恋爱,久而久之已经不去想这些。再者,家里有小奶包已经挺好的了,能一天天守着他长大也很好。

    果然啊,“单身久了是会习惯的”这话说的一点儿没错。

    将小家伙哄睡后,本想忙些工作,但手机却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