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画中女人

第二章 画中女人

钟子沐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觉得苏梓琪让他有温润的熟悉感,但他确信,他没有见过她!他向来对除了婉儿以外的女人没有什么关注度,可是却对面前这张脸有这般似曾相识的感觉,这太奇怪了!

    “你就是今天包下这座酒店的人?”苏梓琪扬起脸,眼色冷硬地对视着钟子沐深邃的眸子,明知故问。她的眼眉微耸,带着某种挑衅的意味。

    钟子沐注视着苏梓琪,微微点点头。

    “是你让他把我从这里赶走的?”苏梓琪黛眉微蹙。

    “我只包下了酒店,并没有让他把你赶走,不过,小姐,你知道包下酒店的含义吗?就是只接受我邀请的客人,而你,并没有得到我的邀请!”钟子沐眼里闪出炫目的光芒,他边说,边注视着苏梓琪慢慢变得愠怒的表情,觉得饶有趣味。

    “这位先生,您是没有邀请我?可是我只是来找人,现在我的画板被他丢进了水里,请问怎么解决?”苏梓琪的嘴角抿起,似嗔似怒。

    钟子沐看着苏梓琪一身寒酸的打扮,却是这般娇俏的模样,嘴角勾出了俊逸的笑容,他猜得出,又是一个为了一朝变成金凤凰的女人,如此搅蛮,想要赢得自己的关注。

    “小姐,我知道你想找什么人,可是你找错人了!我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偶遇的男人!”钟子沐盯着苏梓琪,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听起来如此狂野和刺耳。

    偶遇?苏梓琪的脸由红变紫,她感觉钟子沐那犀利的眼神像是要戳穿她的衣服一般,*、嘲弄!

    苏梓琪被激怒了,复仇,复仇的念头充斥了她的整个大脑,她猛然发力,将站在她对面的钟子沐奋力一推!推进了池塘!

    扑通!毫无防备的钟子沐掉进了池塘里!在水面激起了巨大的水花!

    站在岸上的服务生,慌张地喊着:“钟少爷,钟少爷!”随后,他脱去了礼宾大衣、衬衫、裤子、鞋子、袜子,准备下水救钟子沐。

    池塘被激起的波纹一圈圈散开,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很长时间,都没有钟子沐从水里探出头的身影。要下水救人的服务生已经脱的只剩了短裤,可他欲跳不跳,一边佯装要跳水救人的样子,一边带着哭腔大声地喊着,“钟少爷,钟少爷,快来人呐!有人落水啦!钟少爷……”

    苏梓琪见被他推下去的钟子沐半天没有浮上来,也有些慌怔,他不是游泳的好手吗?不会这么轻易就淹死了吧?这么让他死了,就太便宜他了!

    想着,苏梓琪蹲下身子,把头探向池塘边,突然,她感觉到手臂被攥住了,一股力量拖住她,将她一把拽进了池塘里!

    扑通!苏梓琪也掉进了池塘里!

    苏梓琪只是刚刚俯下身,却突然被伸出水面的一只手给拉进了湖里!这钟子沐,仍然如此狠戾!

    很快,水从四面八方袭来,没过苏梓琪的头顶,原来这个池塘这么深!

    苏梓琪措手不及,入水后喝了两口水,随即她屏住了气,双脚用力一蹬,想浮出水面,就在这时,有一只手臂搂在了她的腰间,瞬间将她带出了水。

    这是一个十分有力量的手臂,苏梓琪在这个臂弯的保护下,贴在钟子沐的胸口,她感觉到了那紧实、有力的肌肉,这是她十分熟悉的。苏梓琪的意念充满怨恨,可突然却有种贪恋的情绪拴住了她的身体,让她不自觉地更加紧合地贴上去,她甚至想要回身抱住他。

    池水中的钟子沐一只胳膊拖着苏梓琪,一只胳膊划着水,很快,钟子沐带着苏梓琪游到了岸边。

    岸上已经又来了许多人,所有的人都既紧张又兴奋地叫着,“钟少爷,钟少爷,您没事吧?”

    同时,有人向二人伸出了手,包括那名脱光的服务生。

    钟子沐在众人的帮助下,一只手带着苏梓琪上了岸,另一手则举着苏梓琪的画板。

    苏梓琪被这些人拉上岸,随后坐在一个石凳上喘气,她浑身湿透了,水顺着她的衣衫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你,你……混蛋!”苏梓琪头发湿拉拉地淋着水,她一面抹着从头发上流下来的水,一面大声骂到,想不到盘算好的偶遇,竟被钟子沐弄到如此窘迫。

    “你怎么还骂钟少爷,是你先……”那个脱得只剩得短裤的服务生上前来指责苏梓琪,钟子沐一扬手,让他退后,他乖乖地退到了后面。

    钟子沐眉间滴着水珠,湿漉漉的头发仍硬挺有型,塌湿的衣衫贴在他的肌肉上,陈显出钟子沐绝好的身材。

    钟子沐举着画板,有一丝暗哑的微笑划过他的脸庞,“这个是你的吧?这个给你!”。

    苏梓琪看着钟子沐手上的画板,突然意识到,钟子沐潜在水底就是故意捉弄她!想到这,苏梓琪虽然表现出气愤的颜色!心里却兀自冷笑着,好啊,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偶遇的男人,却是一个喜欢刺激的男人?

    刚刚出水的钟子沐衬衫尽湿,但他毫不介意,仍把手上的画板递给苏梓琪,“这个你晾干了还能用。”

    “现在你充什么好人!”苏梓琪胸口一起一伏地喘息着,心里有一丝气愤也有一丝兴奋,自己的一时冲动居然能达到如此效果,本来以为他仍喜欢温柔的。

    “我只想告诉你,这个池塘不浅,不会水的被你推下去,会出危险,而你的行为可以构成蓄意谋杀未遂了!”钟子沐脸上的水痕使钟子沐此刻看上去更加刚毅、英俊。

    “你别以为我不懂法律,是你们惹我在先,我这是冲动之举,怎么是蓄意!我还要你赔偿我的画板、颜料和画笔呢!”苏梓琪腾地站了起来,那个只穿了短裤的服务生连忙上到钟子沐的前面,“你干什么?还要伤害钟少爷?”

    钟子沐拍拍那个服务生的肩膀让他退到后面去,这时已经有人为钟子沐拿来了一个浴巾为他披上,钟子沐使了一个眼色,旁边的人立刻会意,又拿来一条浴巾,递给苏梓琪。

    “用不着这个!陪我的画板、颜料和画笔!”苏梓琪把浴巾狠狠摔到地上,她不屑钟子沐给她的一切!

    “颜料和画笔多少钱?我赔给你。”说着,钟子沐一招手,有人给他拿来一个包,他从里面抽出一张支票。

    苏梓琪很快算了两秒钟,然后说:“一共三百五十六块钱!”

    钟子沐很快写好一张支票,递给苏梓琪,“这里是一千块钱,拿走吧算是赔偿!”

    “我不要这么多!三百五十六,就是三百五十六!”苏梓琪并未接钟子沐手中的支票,前世她最看不起的就是钱!

    钟子沐冷笑,眼里划过一丝讶然,这女人还挺有脾气,很快,钟子沐又重新开了一张三百五十六元的支票递给苏梓琪。随后转身向酒店的别墅区走去,其他人也陆续随着钟子沐离开了花园。

    苏梓琪望着了一眼那清俊的背影,嘴角绽出一丝夹杂仇恨的冷笑。

    随后,她然后回到自己住的酒店房间,换下浸湿的衣服。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是此次和她一起来碧海旅游的同学。同学问她去了哪里,苏梓琪随便扯了一个谎,说自己有些头疼,回来休息一下。

    挂下电话,苏梓琪把打湿的画板晾在阳台上,无聊地看着海景,往日的一幕幕再次浮上心头,钟子沐,前世今生,你欠我的,我要你连本带利全部还清!

    苏梓琪的脸上阴沉着团团黯哑的黑雾!

    远处湛蓝的大海波涛起伏,有几艘帆船在海面自由游弋,真是难得一见的好景色,苏梓琪惬意地欣赏着这美丽的海景,突然她的视线落在了海边一个男人的身上,那个男人在池塘边作画,苏梓琪从上面的角度能够清楚地看到他画作的内容。

    钟子沐,他竟然在海边作画?苏梓琪吃了一惊,他什么时候学会了画画?以前的钟子沐是不会画画的。

    苏梓琪在阳台看着钟子沐作画。他的画面已经基本成型了,从他作画的姿势和画面的构图,专业的苏梓琪能够看出,他画画的水平十分高超。

    楼下的花园里,钟子沐仍在聚精会神地作画,等他快画好的时候,突然停笔停了有三分钟,然后他在画上画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穿了一条白色的裙子,站在湖边,望着花园和远处的大海,露出美丽的侧影。

    随后,钟子沐放下画笔,钟家随从递过来的湿毛巾擦了擦手。

    “钟少爷,您要去招呼一下客人吗?”随从显然是钟父前来递话的。

    “不去!”钟子沐摇摇手,想想那些陌生的面孔,钟子沐觉得索然无味,“你先去吧,我自己在这里待会!”

    那人下去了,钟子沐站起身,看向远处,一种寂寞感油然而生。三年了,他没有任何女人,也不需要任何女人!他只想要蒋婉,但蒋婉已经永远定格在二十三岁!钟子沐神情悲冷!

    突然,钟子沐回过头,望向旁边酒店的六层阳台,并将目光准确地定位到阳台上的苏梓琪。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背后有一股冰火交融的力量刺痛着他的脊背。

    苏梓琪正在楼上的阳台上清冷地看着钟子沐的背影,当钟子沐回头准确地定位到她所在的位置是,钟子沐犀利的眸子让她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