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鬼魅色影

第三章 鬼魅色影

钟子沐盯着阳台上的苏梓琪看了几秒钟,随后回过头,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他感觉到耳后被来自远处的光烧的灼热,回过头却看见那张让他心动的脸,钟子沐的心在沉寂了多年之后,第一次泛起阵阵涟漪……

    在最初见到婉儿的时候,钟子沐也有过这样的感觉,似曾相识的脸庞,清澈如水的眼眸,动人心魄的美唇……

    只是,婉儿是一个温文尔雅的温情女人,她的一颦一笑都充满了柔软的因子,她像水一样纯净,清丽!

    而今天遇见的这个女孩,像是一团火,一团可以燃烧一切,吞噬一切的火,有刚烈的性子和猩红的热情!

    在水中,你会沉溺,在火中,你会燃烧!

    钟子沐盯着远处那闪亮的眸子,有一团小小的热气在体内开始集聚起来!

    婉儿离开后,从未有过的感觉在体内升腾!

    钟子沐看了看手里的画作。是啊,作画,自己竟然喜欢起作画来,因为婉儿走了,他需要疗伤,作画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妈妈即是如此,从他很小的时候,他就看到妈妈每日每夜的作画。

    现在,他终于理解母亲为何如此喜欢作画了,因为作画使人能够消散心中的烦忧,他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通过作画消解,但他知道妈妈一定通过作画得到了很多!

    钟子沐收起画,看了看手表,时针已经指向六点中。今天晚上本应该是他这个集团总裁去和来参加集团宴会的商务人士们宴请聚餐的时间,可是他不想去。

    一想到他集团的总裁的身份是婉儿的性命换来的,钟子沐的心头就挥之不去浓雾似的黑团。罢了,今天仅仅是作为集团董事长的父亲邀请的一切老友,就让父亲去搞定吧!

    钟子沐给表弟安振玮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不会出席晚上的晚宴,然后钟子沐关掉手机,慢慢走回别墅。

    在别墅困坐了一阵子,钟子沐听海潮声,听得渐渐厌了,于是他打算去名声远播的酒吧去转转,这样的地方可以解酒消愁,不是么?

    钟子沐穿上风衣,向夜夜笙歌酒吧走去。春末的风还是有些凉意,又是在海边,钟子沐两只手插在裤袋里,神色冷峻!

    ********

    天色将黑之时,苏梓琪和同学也到达了著名酒吧——夜夜笙歌。

    此时,酒吧里面已满是摩肩接踵的人群,散落在酒吧各处的人品着千奇百怪的酒,有的人不时端着酒杯摇走着,一路搭讪,成功了便随机而坐,更多的人在舞池中央,随着奔放的音乐宣泄着、扭动着,远远看上去,寸光碎影,交错缭乱。

    很多同学一进到酒吧,就不自觉地扭动起来,还拉着苏梓琪要去跳舞。苏梓琪不喜欢跳这种快舞,她摇着头,“我累了,你们去吧。”

    同学们到了这么兴奋的地方,忍不住要扑进舞池,随后,一群人一没入舞池便不见了踪影。

    苏梓琪坐在一个角落里,看着四周兴奋过度的人群,觉得自己的安静有些异类。她目光游离中,看到前面不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个异类,他独自一人在这喧嚣中品着一瓶苏达拉酒,虽然光线很暗,但他幽幽的眼神仍然清晰可辨,是钟子沐。苏梓琪黯然一笑,自己算的不错,他果然会来这里。

    苏梓琪似看非看地眼睛瞟向钟子沐,却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端着酒杯,走到钟子沐的面前,将一只荧光下晃的雪白的手肘撑在钟子沐的肩上,脸上展现出妩媚的笑容。钟子沐轻轻将雪白的手肘移到自己的肩下,没有看眼前的女人,而是继续品他的酒。这女人脸上立刻呈现出忿忿难平的神情,一仰头走了开去。

    他还是如此清高,苏梓琪冷笑着,然而她脸上的笑意渐渐有些僵持,她看到他射灯下俊朗的双眸和高挺的鼻翼,心头涌起一丝想要深情凝视的冲动!混蛋!他竟然对自己还有吸引力!

    突然,苏梓琪看到钟子沐将视线转向自己,犀利、冷峻,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神情含在他的目光中。

    这时,苏梓琪的手机开始震动了起来,她手机上的水晶心也开始闪动起来。苏梓琪接起电话,可是周围的声音太嘈杂,苏梓琪一点也听不清电话里的声音。于是她站起身,挤过人群,准备出去接电话。

    苏梓琪挤过舞动的人群,然而却被人撞了一下,一抬头,却是那束深邃的目光!苏梓琪似乎吃了一惊,却突然想了一个绝好的法子,她在钟子沐全然不知的情况下,迅速解下手机上的吊坠,将其偷偷塞进了钟子沐的风衣口袋里。而此时,钟子沐已匆匆在挥舞的手臂中穿梭而出。

    苏梓琪离开嘈杂的酒吧,边走边说,一路远离了夜夜笙歌,来到了大海边的沙滩上……

    电话讲完了,苏梓琪吹着徐徐的海风踩着软软的沙滩向前走着。天上月朗星稀,星幕璀璨,远处有几处渔火,微微飘摇。苏梓琪望着大海,想起三年前她还是蒋婉的时候,和钟子沐的点点滴滴,曾经的过往如这些渔火一般忽明忽灭,虚无缥缈。那夜,她本已经死了,如果不是阴差阳错来到这个女孩儿的身体里,她怎么也不会再见到他,也绝不会有报仇的机会。

    此番重生在世,是缘是劫,她都要再走一遭!

    苏梓琪悲怆与激荡中,突然来了兴致。刚才方元赫拉她跳舞,她不去,并非她不喜欢跳舞,只是她不习惯那种剧烈的晃动。从小到大,苏梓琪最擅长的就是跳舞,她要试试自己的新技能!

    苏梓琪脱下灌了沙子的鞋子,光着脚,穿着白色连衣裙,在月光下,跳起舞来。应着这景色,她跳了一支《海的女儿》。

    而在另一处的酒店,钟子沐喝的有些昏昏沉沉,他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回酒店,进了房间的门,就倒在床上。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快速进入了梦乡。可是没一会儿,他就被一阵悦耳的音乐声给惊醒了,同时伴随的,是他手机震动的声音。

    他循着声音的出处,在椅子上他风衣的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和一个水晶心手机挂坠,这颗心不断跳动着,并闪烁着七色的光芒,在这黑暗的夜中格外醒目。

    手机上显示这是一个骚扰电话。钟子沐挂断电话,水晶心也安静了下来。

    钟子沐的头有些痛,酒精仍还在他的血液里,没有完全挥发。他回想着这个玩意是怎么跑在他的口袋里的。突然,他想起,他从夜夜笙歌的酒吧出来的时候撞上了今天把他推进池塘的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手里当时拿着手机。

    钟子沐握着这颗水晶心,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可真是巧!被这玩意打扰了睡眠,钟子沐再也睡不着了,他站起来望着外面的海天夜色,打算去海边走走。

    钟子沐来到海边,在沙滩上慢慢向前走着,大海呜咽着不断冲击着绵软软的沙滩,偶尔,钟子沐会感觉脚下一阵冰凉,那是海水打湿了他的脚。

    钟子沐走着走着,突然停下脚步,他看到一个女孩正在沙滩上翩翩起舞。那女孩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因此她的舞姿在黑夜中十分醒目。她婉转着长长的手臂,时而托起那碧海月色,时而抚触着柔软的海滩。那一头长发随她舞动的身影飘飞着,有丝丝随风挡在她的眉间,隐约露出她清澈的双眸。她那细长的双腿在海天之间跳跃着,一会儿成了娓娓游弋的美人鱼,一会儿成了站在刀尖上跳舞的公主。这女孩身材窈窕,灵动的舞姿更衬托出她曼妙的身姿。

    钟子沐却并未停留,而是远远地走过苏梓琪,突然,他想起他口袋里的水晶心挂坠,于是,钟子沐又转回身来……

    在沙滩上,苏梓琪仍轻快地舞着,沉浸在美妙的舞蹈世界里,终于,她跳完最后一个动作,然后收住舞姿,以一个结束式坐下。

    苏梓琪轻轻喘息着,头上也跳得微微有些发汗了。她站起身准备回去,却突然被一个男人的大手蒙住了眼睛!

    “是谁?元赫吗?快别闹了!”苏梓琪有些惊慌地问道,她以为是方元赫在和她开玩笑,通过苏梓琪的记忆,她知道方元赫是苏梓琪的一个有力的追求者。

    然而,蒙住她眼睛的这个男人没有出声,却将一个眼罩戴在了苏梓琪的眼睛上,苏梓琪什么也看不见了!

    “不是元赫吗?你是谁?为什么蒙住我的眼睛?!”苏梓琪大叫,她内心陡然惶恐,这让她想起让她生命之花夭折的那次劫持。

    然而,这个男人一直继续手里的动作,没有对苏梓琪作出任何回答。

    “救命啊——”苏梓琪刚喊了一句,就被这个男人用手把她的嘴捂上了,继而,苏梓琪被这个男人摔倒在沙滩上。

    他一只手捂着苏梓琪的嘴,一只手将苏梓琪的两只手紧紧地抓着,然后,肆无忌惮地在苏梓琪的脖颈上吻了起来。

    苏梓琪知道,自己遇见色狼了!难道再世重生就要被这个色狼覆灭?难道刚刚遇见钟子沐要开始施展计划,就要在这里结束?

    苏梓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而身边的这个男人把苏梓琪的手用腿压着,开始脱苏梓琪了裙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