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惊魂未定

第四章 惊魂未定

苏梓琪被一个跟踪她的色狼蒙住了眼睛,肆意非礼起来,他将苏梓琪按在空无一人的沙滩上,撕裂了苏梓琪的裙子……

    苏梓琪躺在沙滩上,她的衣服已经所剩无几!苏梓琪绝望地挣扎着……

    突然,苏梓琪一下子轻松了,束缚她的身体和手猛然离开了她,她看不见眼前的形势,只听见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还有一个男人被痛打的*声!

    苏梓琪慌忙坐起身,摘下眼罩,看到钟子沐正把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痛殴在地!很快,那个色狼开始在地上痛苦地*起来!

    钟子沐不再去理会那个色狼,而是走到苏梓琪的身边,把自己的风衣脱了下来,披在了苏梓琪的身上。

    苏梓琪瞥了一眼钟子沐,钟子沐身着衬衣的上身隐约露出了结实的肌肉,在月光的照耀下,充满了男人的原始魅力,尤其是在刚刚“英雄救美”过后!

    苏梓琪心下一惊,赶紧低下头来,她仍坐在地上,吓得腿脚发软。色狼见此良机,趁机跑走了。钟子沐趁势要追,别苏梓琪拦住了,“别去了,我怕……”

    “起来吧,我们报警。”钟子沐扶起苏梓琪。

    苏梓琪半靠在钟子沐的身上,连大口喘息的力气都没有,只微微地说:“别,别报警,让我的同学知道了……”。

    钟子沐立刻明白了,“好,不报警,那我送你回去吧!”

    钟子沐将惊魂未定的苏梓琪送回酒店。在苏梓琪房间的门口,钟子沐掏了掏着风衣的口袋,想找出那个水晶心手机挂坠还给苏梓琪,可是他却突然找不到了。可能是刚才在打斗的过程中掉了吧,算了,就当没有发现过吧!

    “好好休息!”钟子沐说完转身要走。

    “等下!”

    说着,苏梓琪回房间换了衣服,然后出来,把钟子沐的风衣还给他,“今天谢谢你,本来应该洗好给你的,可是你这样……容易着凉……”苏梓琪低下头去。

    钟子沐点点头,接过衣服,嘱咐了一句,“把房门锁好!”然后迈步离开了。看着钟子沐离去的背影,苏梓琪脸上绽放出嫣然的笑容。

    她看见钟子沐的最后一抹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后,慢慢关上门。抵在门上,苏梓琪随手拿过旁边的杯子,喝了一大杯水。今天这个机会真是难得,自己的计划也是天衣无缝,苏梓琪不禁有些得意!

    苏梓琪正喝着水,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苏梓琪神色镇定地拿起电话。

    “喂,苏小姐,我按照你的吩咐办完事了,剩下的钱是不是该付了?”

    “好的,回到瑞城就付!”

    苏梓琪挂下电话,神色蒙上了些许无奈。自己的计划虽是成功了,可是为了这次的演戏,要给那个电影学院的男生付掉自己两个月打工挣来的钱,真是花费不少,自己现在的身份不是富家千金了,遇到钱的事情总是有些为难。

    唉,苏梓琪叹口气,好在明天就要回瑞城了,又可以开始打工挣钱了!

    第二天,苏梓琪一早便起来收拾东西,门铃此时响了起来,她走到门口,从门镜里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的手上拿着一幅画。

    苏梓琪把门打开一条缝。

    “小姐,钟少爷让我把他做的画送来!”这个人把画通过门缝塞了进来,苏梓琪把画接了过来。

    “谢谢!”苏梓琪接过画,关上门后,她仔细端详起画来。这幅画上有一个看海的女人,她的侧影在落日的余晖中,显得格外清朗美丽!画上的女人很像两个人,一个是前世的自己——蒋婉,一个是今生的自己——苏梓琪!

    苏梓琪手中捏着画,心中暗喜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步,可很快,她的内心开始有些慌张,为什么,为什么她就像那画中的女人一样,望着大海,看似脱尘却又有些沾沾自喜?难道自己还爱他?

    苏梓琪内心一阵抖瑟!不,不,苏梓琪狠狠地合上画,她的眼神异常绝望又坚毅!复仇!我的重生之路只有这二字,绝无其他!

    然而,回去的路上,钟子沐画的那幅画一直在苏梓琪的脑海中不断闪现。此时,方元赫正开着豪华跑车,载着大家在高速公路上一路狂奔,车载广播*新闻要情,苏梓琪坐在副驾驶上却在走神。

    “全球犬类技能大赛决赛昨日在碧海龙湾举行,来自全球85个国家和地区的优秀名犬通过初赛、复赛的激烈比拼,有36只名犬脱颖而出,昨天将在碧海龙湾集中亮相,一展英姿!其中来自中国瑞城的一只六岁金毛在本次大赛决赛中表现出色,获得全球犬类大赛的冠军……”广播里传出男播音员磁性的声音。

    “咦?碧海龙湾?犬类技能大赛?我们不知道,要不就去一饱眼福了!”驾驶跑车的方元赫偏过头对苏梓琪说道。

    ?!苏梓琪一愣,这不是自己曾经养过的狗吗?方元赫看到苏梓琪正在发愣,好奇地看了她几秒钟,当他再回过头的时候,发现前面的越野车正在急刹车!方元赫也连忙急刹!

    一股巨大的惯性力量促使苏梓琪的头狠狠地向挡风玻璃上撞过去!

    就在同时,她身上的保险带瞬间卡死,勒住了她胸肋和肚子,然后将她的上半身拉回在副驾驶的座椅上!

    随之而来的,是跑车紧急刹车制动的刺耳声音!而那辆越野车尾部的刹车灯红灯直刺着苏梓琪的双眼!

    “啊——”苏梓琪惊叫起来,因为回过神儿的她看到自己所坐的跑车直直地向前面一辆越野车撞过去!

    在苏梓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咚”地一声撞了上去,随后安全气囊“嗵”地弹跳出来,将苏梓琪包裹在一个软气球里!

    时间瞬间凝固,大脑片刻空白,足足有半分钟,惊魂未定的苏梓琪陷入时空的断裂点,僵持在白色的模糊中。

    当苏梓琪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车子已经停住了。她赶快看看一旁的方元赫有没有受伤,一旁驾驶着跑车的方元赫也包裹在安全气囊中,头上是渗出的虚汗。身为赛车手的他经历过很多锻炼车技时的险情,可是这一次,他最深爱的女人坐在旁边,这样的闪失让他无比紧张!

    苏梓琪再看看后面的同学,他们已经吓得噤做一团。

    前车会不会有事?苏梓琪刚剥开安全气囊开,看向前面,此时,方元赫已经跳下车了。

    这时,越野车上也下来一个男人,他穿了一件黑色风衣,带了一副灰色偏光镜,只是背影也足以见其清逸俊朗!

    他把越野车打了双跳,看了一眼前方,是一个大车上面掉下来的轮胎,好险,如果不刹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啊?!又是钟子沐?苏梓琪眼神瞬间凝固,看来,我不找他,他也要来找我,这便是孽债。

    钟子沐在车停后,紧张地向他车的后门快步走来,却被方元赫跑上前一把揪住衣领,“你会不会开车?高速公路上急刹车,你想害死人啊?

    钟子沐看着怒气冲冲的方元赫,只说了句:“我不急刹,才会死人,前面一个大轮胎,我翻车,你就不是追尾这么简单了!”

    “你会不会开车?早不看见吗?”方元赫大叫着。

    钟子沐掰开方元赫的手,冷冷地说,“我会不会开车不重要,在这危险的高速公路上,你能做的就是保持安全车距!”

    “别来教我开车,赛车我开了五年了!”方元赫咆哮着。

    “我不想现在和你争,纨绔子弟,走开!”钟子沐不耐烦地拨开方元赫,焦急地走向越野车的后门。

    方元赫见他对自已不理不睬,勃然大怒,他上去一把拽下钟子沐的偏光镜掰成两半,然后抓住他的脖领子大叫到,“谁是‘纨绔子弟’?”

    苏梓琪这时已经下了车跑到两个人跟前,她抓住方元赫的手,“元赫,你干什么,大家好不容易出来玩,你控制一下情绪!”

    钟子沐的眼镜被摘掉了,露出一张英气逼人的脸,他看到苏梓琪,先是一愣,随即,眼神瞬间变得狰狞又犀利,他死死地盯着苏梓琪,一只手抓住方元赫的手腕子,轻轻一扭,方元赫痛得大叫了一声,瞬间放开了手!

    突然,钟子沐一把拉过苏梓琪,苏梓琪被这凶猛地一拽,半倒在钟子沐的怀里,她看到了一双深邃如潭、斯亮如炬的深眸,这目光凝视了自己半秒钟,随即又闪了开去。

    就在这当,一辆小车嗖地一声,在苏梓琪耳边呼啸而过。方元赫和苏梓琪都呆住了。

    危险过去,苏梓琪立即从钟子沐怀中弹跳出来,苍白的脸上竟然现出了些绯红,太久没有被他抱过了!

    钟子沐再不看满脸绯红的苏梓琪和满脸怒色的方元赫,而是急促地用力想要打开被撞了变形的后门,可是车后门严重变形了,似乎很难打开。

    苏梓琪看着那变形的车门,突然发现,似乎是有血从里面流了出来!

    “血!有血流出来!”苏梓琪大叫!

    钟子沐看到变形的车门缝开始流血,更着急了。

    他发疯地开始拉那变形的车后门。一般人的力气肯定是拉不开的,可是钟子沐一脚踢在门上,两手掰在变形的车门缝隙上,硬是拆开了一块门的铁皮。

    顺着拆开的缝隙,苏梓琪看到里面有一个变形的狗笼,有一只金毛犬被卡在变形的门和座位之间的狗笼里,它浑身流着血,身上金黄色的毛发被血渍浸湿成一团团的,局促着,逆着光地泛着黑色的暗淡,让人触目惊心!那正是她、蒋婉曾经的爱犬!

    “!!”钟子沐呼唤着大狗,那狗温顺地看了钟子沐一眼,然后舔了他的手心一下,突然,大狗看向了苏梓琪,它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爬了两步,凑到苏梓琪身边,舔了苏梓琪的胳膊,苏梓琪愣住了,而只金毛显然认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