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摆在你门口

第5章 摆在你门口

陈羲接过来周九指亲自递给他的热茶,低头看了看茶杯里飘着的茶梗。热气婷婷袅袅的飘起来,不管是温热的水汽还是茶香都让人觉得很舒服。这茶就是小满天宗山中自己种植的岩茶,算不得极品却胜在一个自在。

    想到这里的时候,恰是周九指说了这句:“茶之品,也在自在。”

    陈羲看向周九指,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周九指品了一口茶后说道:“茶的自在,与人的自在一般……茶园里的茶,不自在。它生它长,都是按照人的要求。即便人不动手干预,也会心中期盼茶树生长的茁壮些。这便是不自在,人念便是最大的干预。宗门里的茶,是真自在。”

    他笑了笑说道:“如弃儿。”

    弃儿?

    陈羲心里微微一震,然后问道:“弃儿自在?”

    周九指道:“若弃儿长大,便是自在。若弃儿死去,也是自在。若本是弃儿,但又被丢弃他的人捡了回去,那是不自在。已经起了丢弃之心,自然不重视不维护不保养。”

    陈羲有些不懂,这话逻辑似乎有些混乱。

    但是,陈羲知道,弃儿若长大那便是自在这句话没错。

    “可是弃儿长大的自在,很辛苦。”

    他说。

    周九指道:“辛苦些,才会有所得。你看山上那些茶树,没人打理,靠阳光雨露活着。生的歪七扭八好生难看,但未必不是舒展开了它想舒展开的筋骨。你看园子里的小黄杨树整整齐齐那般的漂亮,可却是铁剪剪出来的模样。”

    “学生不懂。”

    陈羲用了学生两个字。

    周九指笑了笑,将茶饮尽:“之前你在戒律堂冻死了那些冬永虫的时候,我知道你是将积压在体内的碧水寒潭的冰魄之力排了出去,所以冻死了虫子。但是这也暴露出你体内有炎气功法的内劲,所以你是七阳谷的人而不是像你之前所说的那样。七阳谷最近也没有发出通缉追杀弃徒的消息,所以你是他们允许离开的。这有些奇怪,不是吗?”

    话到了这,陈羲似乎被逼到了绝境。

    “是”

    他点了点头:“我是自由离开七阳谷的,不是弃徒也不是逆徒。我之所以离开,是因为七阳谷的功法不适合我,我若有适合自己的功法,或许已在破虚境。我要报仇,就要变强。小满天宗的大开极功法,我觉得适合我。”

    周九指叹了口气:“你是真的不自在。”

    说完这句话,他起身准备离开。

    “这一套茶具留给你。”

    周九指看了看陈羲,走出陈羲的破落木屋:“你可以去参加内试,但我会盯着你。若你对小满天宗有什么不轨图谋,我杀你很容易。留下你,是因为我刚刚接到了这个。你不是个弃徒也不是个弃儿,但你自己把自己弃了。你弃了人生,背负起来仇恨,所以只怕永远都不得自在。修行一道,有压力自然是好事,可到了最后,没人能逼着你进境,你自己也不行……”

    他随手丢过来一个信封。

    陈羲顺手接住,打开来看了看。

    是七阳谷阳照大师的亲笔信。

    这应该是阳照大师给周九指的回信,里面回答的都是周九指的疑问。这疑问,自然是陈羲的来路。阳照大师回信中确定了陈羲七阳谷弟子的身份,也说明了陈羲要来小满天宗修行是为了报仇。多年之前陈羲父母被杀,仇敌修为高绝,所以阳照大师在发现七阳谷的功法不适合陈羲之后,让他来小满天宗修行。

    阳照大师说,陈羲的父母是他的旧交好友。

    看完这封信,陈羲心里一暖。

    他知道自己瞒不住周九指,之前周九指没关注他的时候可能不会发现他的炎气功法,但是那般修为的人,只要关注就必然能窥破。陈羲不清楚周九指的修为,推测着身为外宗六院院长之一,最不济也在灵山境吧。一个灵山境的修行者,可以用一根头发把他压成齑粉。

    周九指没有问陈羲为什么如此耗费心神的来拜师学艺,以陈羲的境界进小满天宗不难。那是因为,宗门之规矩,不能破。七阳谷的弟子,转投小满天宗……是忌讳。并非两个宗门有什么仇恨,而是这行为,往恶劣了来说便是叛徒。

    所以阳照大师的信最后,是请求周九指不要揭穿陈羲七阳谷弟子的身份。因为一旦如此,那么陈羲就会成为人人唾弃的江湖逆徒。

    看完这封信,再抬头时周九指已经远去。

    陈羲却忽然笑了笑。

    “第二步,成了……”

    他自语一句,眼神里有些期待。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七阳谷炎气功法的修为藏不住,谁又能想到,他修炼炎气功法也不过是为了掩藏另外一件事。这另外一件事,才是真真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若是周九指看破的话,他的所有算计准备也就白费了。

    少年人

    成竹在胸。

    ……

    ……

    我自在吗?

    陈羲问自己。

    自在

    他回答自己。

    为报仇而做的任何事,都出于本心。既然是出于本心,哪里来的不自在?

    ……

    “想不到,你居然真的从戒律堂熬过来了。”

    赵武在木屋门口出现,冷冰冰的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来路?你若是背后真有势力,你本不必做了这一年杂役。能从戒律堂寒冰室里熬过来,而且出来之后就这般的生龙活虎,毫无损伤,你的修为确实让人吃惊。又或者,你身上有什么宝贝?”

    陈羲依然仔细的将茶具收拾起来,毕竟这是他这个小家的第一件奢侈品。

    他问:“你到底想得到什么答案?”

    赵武一脚站在门里一脚站在门外:“我来要的答案,你心知肚明。”

    “我不知不明。”

    陈羲回答的很干脆。

    赵武的嘴角挑了挑,然后冷声说道:“我们背后是谁,青武院也好,凰鸾院也好,其他学院也好,每一个想进改运塔的人背后都有些不能说的秘密。但是这秘密,其实表面上的东西大家都知道。那就是靠山……不管靠的是什么山,都是不可动摇的大山。但你,我们都不清楚来路。”

    陈羲站起来,走到门口,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近在咫尺。

    赵武显然变得紧张起来,脸色变幻不停。

    “我碍着你的路了吗?”

    陈羲看着赵武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没有碍着你的路,但你碍着我的路了。我没有主动挡着你,你却主动来我家门前挡着我。”

    赵武缓了口气,让自己不会太落了下风:“你挡在我面前,就是碍着了。”

    陈羲沉默了一会儿,往前倾了倾身子贴着赵武的耳朵说道:“刚才你的话好没道理,我来教你如何讲道理……我碍着你的路,你可以杀我。你碍着我的路,我也会杀你。”

    赵武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退出门外。

    陈羲笑起来,有些轻蔑:“一个这么容易退缩的人,连我对手都不配做。放心,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胡乱出手杀人。那么多人都觉得我来路不明,为什么只有你来问我?因为……你真是个白痴。”

    他回身,回到床边躺下来准备休息:“若有自知之明,就该走了。”

    赵武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才走出十几步,忽然闷哼一声。然后回头,脸上都是惊恐和不可思议。陈羲听到闷哼的时候人已经冲了出来,可是只看到了倒地而死的赵武。人死的,原来可以这般快。

    伤口在后背,正对着心脏。

    极狭细

    是剑气

    这一剑不知从何处而来,却精准异常。剑气不多一分不少一分,破开了赵武的护体真气后堪堪刺穿心脏,然后剑气便消散无形,想查都查无可查。陈羲看着倒地的赵武,眉头逐渐皱紧起来。

    这个人就这么死在他的门外。

    甲班修为前三的弟子,竟然死的这般窝囊。

    陈羲站起来,回头看了看。似乎看到了一张脸,正在对着自己阴森森的笑着。

    ……

    ……

    周九指摆了摆手,示意陈羲不用解释:“人不是你杀的。”

    陈羲点了点头:“我不修剑气。”

    周九指摇头:“不是剑气,是本命。”

    陈羲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修行一道,自明悟而入开基,开基九品而入破虚。破虚九品,而入灵山。只有到了破虚境界的修行者,才能修炼本命。所谓的本命,就是一种独属于修行者自己的东西。将全部的修为意念灌注其中,简单来解释就是修行者最趁手的兵器。

    “我以为是剑气消散。”

    陈羲说。

    周九指道:“不是剑气消散,是本命杀人之后遁走回到了杀人者的手里。所以无形无迹,若是剑气消散,死者体内也会残存。”

    “您能看得出来是什么本命?”

    “不能”

    周九指道:“虽然我能看出这是实物所杀,而非无形剑气。但是修行者万千,所选本命无奇不有,瞧不出来的。我知道人不是你杀,正是因为你还没有到可以修行本命的境界。但是……我知道不是你杀,但你还是杀人者。”

    陈羲点头:“是的,我还是杀人者。”

    周九指微微叹息:“青州赵家,算不得什么名门望族,但是族中高手也不少,要杀你……不难。无论如何,他死在你门口,赵家的人都会找你要一个交代。纵然有我明面上帮你解释,他们也不会听,因为他们背后……还有一个安阳王。”

    “看来我遇到麻烦了。”

    陈羲伸出手。

    周九指疑惑的问:“干吗?”

    “给点银子,我要跑路。”

    “你居然还能开的出玩笑。”

    周九指叹道:“心未免也太大了。”

    陈羲笑了笑:“不然呢?难道我要哭?如果哭管用的话,我倒是真想哭一场。”

    周九指道:“谁叫你突兀的冒出来?他们杀赵武嫁祸给你,是让赵家出面逼出你背后的势力,看看你到底归属谁人门下。赵武只不过是他们的枪,这枪没能问出来你的来历,所以只好将枪折断,逼迫枪的主人来找你问。”

    他看向陈羲:“你背后有什么了不得的靠山吗?”

    陈羲摇头:“绝对没有。”

    周九指嗯了一声:“我后悔了,现在我打算把送你的茶具拿回去。”

    “为什么?”

    “因为你快死了。”

    周九指说完之后又看了看赵武的尸体,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

    陈羲将赵武的尸体抱起来,缓步往山下走。

    “你去干吗?”

    周九指问。

    陈羲回答:“摆在你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