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第1章 重生

又是一年清明节,顾眉景送走了早八点就过来她这里补习英语的女孩儿,匆匆忙忙往陵园赶去。

    今日的天气阴沉沉的,外边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虽已是暮春季节,天气转暖,这样的天气下起雨来,多少还有些冷。

    顾眉景一直都是怕冷的,小时候是因为体虚,后来父母在十年前清明雨天去世,每逢清明节,或是下雨天,她手脚都冰冰凉凉的,好似置身冰窖,又好似自己早已死去。

    顾眉景还在感念着,今年这个清明节,和父母去逝那天的情景简直像极了,待她浑浑噩噩反应过来,旁边女司机方才凄厉尖叫的那一声,——“不好,右边打滑的卡车开过来了”是什么意思时,再去缩身护脑已经太迟了。

    额头猛的碰撞在脑侧的车窗上,听着近在咫尺“轰”的一声爆炸声,顾眉景躺在血泊中,疼痛的浑身蜷缩起来,指尖都在打颤,然而她却没有挣扎,眼神空洞茫然,隐隐有解脱之色。

    是啊,解脱,若能这般轻易死去,于她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可她是个“命硬”的,“克死”了父母双亲,“害的”舅舅破产,外婆枉死,大伯一家妻离子散,亲人父母或死或亡,或因她背井离乡,都没有落个好下场,偏她还活的好好的。

    其实她才是最该死的那一个,若是早在十年前,她能随父母一起死在那个细雨绵绵的清明时节,说不定,她那些至亲都还能好好的活着。

    顾眉景的思绪越飘越远,身子也越来越冷,她抿着唇角,难得的想露出一丝笑意,她要解脱了。

    “乔,乔,乔乔……”

    头顶传来孱弱到极点的熟悉女声,满是温和慈爱,说话细声细气,这声音是属于妈妈的。

    也只有妈妈,才总会这样无奈中夹着宠溺唤着她“乔乔”,那是她的乳名。

    是妈妈来接她团聚了么?

    多好啊。

    顾眉景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过去,朦朦胧胧的便看到年轻时候的妈妈。

    妈妈死时不过三十五岁,还很年轻,她又是个典型的美人,素来注重保养,哪怕到了三十多岁,看起来也不过是个二十五、六岁的美.妇人,惹眼的很。

    “妈,妈妈……”

    “乔乔,要好好活着,妈、妈妈不行了,要去陪你爸爸了,乔乔以后乖乖的,要听,听伯、伯父伯母的话,他们会替爸,爸妈妈照顾,照顾乔乔的……”

    浓重的血腥味儿传来,有粘腻的东西“啪嗒”“啪嗒”滴在她额头上、眼睛里,那热度那么滚烫,身上的痛感那么真实,睁大眼,顾眉景看到瞬间化身成血人的母亲。

    她头上发丝中的血迹,像断了线的珠子似地,啪嗒啪嗒全部往她脸上滴,顾眉景张开嘴,整个人不能言语。

    这场景……,十年前,她也是在这辆被压扁的私家车中,见的母亲最后一面。

    “妈,妈妈……”顾眉景泪如雨下,一时间分不清幻境与真实。

    只知道用最大的力气,抬手拉住垂在自己面前的,母亲脖颈上带着的玉坠,想要将母亲拉下来一点,挨着她近一点。

    “乔,乔乔,妈妈要,走了,活,要好好的活下去……”

    *

    顾眉景这一觉睡了很久,她似做了一个冗长的噩梦,梦里反复出现她死前乘坐的那辆出租车,以及那辆在记忆中,早就褪色,变得模糊不清的私家车。

    她看到两辆车被撞翻,旁边响起一连串爆炸声,她痛得不能自已,听着熟悉的哭泣声和纷扰声,心焦的好似心里有火在烧。

    顾眉景再次醒过来时,入目是一片雪白,良久之后,听着耳畔沙哑的呼唤,她转头过来,看到喜极而泣的伯母,以及满面惫色,眼中全是红血丝的舅妈。

    顾眉景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了,她宛若一个已经失去意识的僵尸一样,任由伯母和舅妈拉着,跪在灵堂上,送别一个个身着黑衣,前来参加葬礼的宾客。

    直到再次跪在熟悉至极的父母的陵墓前,顾眉景才声嘶力竭的哭晕在伯母怀里。

    等她再次苏醒过来,眼前全是黑色,隐隐约约,似乎还能听见门外有人在小声交谈。

    顾眉景摁开床头的开关,看着房内熟悉的布置,良久良久,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她这是回来了么?

    回到十年前,她十四岁,父母刚过世的时候?

    顾眉景一边颤抖着手指,掐着自己变得干瘦的胳膊,一边努力让滚到眼眶的泪水消失。

    记忆中,这个房间是伯母在自己家给她准备的房间,她从小和堂哥亲近,小时候更是日日黏着堂哥;每逢节假日,都要过来住几天;之后父母去世,她也曾在这里住过两个月。

    本可以一直在这里长大,偏她听了些闲言碎语,认为父母的死,完全是因为,身为Z省税务局副局长的伯父,得罪了人,有人要报复他,才残害了父母。

    当时年纪小,分不清是非,听的多了,也便以为这便是真相和事实。

    她害怕,愤怒,大哭大闹,为此公然顶撞伯父,让他没脸,几次三番,更是想要杀了伯父为父母报仇。

    那时的自己幼稚的可怜又可笑,伯父伯母为她操碎了心,见关系越闹越僵,她也对他们排斥至极,只哭喊着要找外婆和舅舅,就把她送回了海市舅舅家。

    那以后,一切才都脱离轨道,让她每每回想起来,都忍不住愧疚自责。

    若她不去海市,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只是,不管一样不一样,既然上天怜悯,让她回到了十年前,为何不再多怜悯她一些,让她能早回来一天。

    不,哪怕是早半天,三个小时,一个小时,甚至是提前十分钟,五分钟也是好的。

    可是,上天怎么就那么吝啬那几分钟?怎的还让她此生继续做孤儿?

    “乔乔醒了?”大伯母从门缝中看见屋里灯亮了,迫不及待的端着放在托盘中的纱布、药膏等物品过来。

    大伯母娘家姓裴,她闺名裴茵,因为早年和她母亲乔涟漪是大学同学,更是要好的闺蜜,两人关系极亲近。

    父亲和母亲第一次见面,还是在大伯和伯母的婚礼上,也是在那时,父亲对母亲一见钟情,之后百般追求,才将母亲收入囊中。

    好闺蜜做了妯娌,大伯母和母亲的关系自然非常亲近要好,连带着,就连她和堂哥顾良辰,也关系好的远胜过许多亲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