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倒霉

第2章 倒霉

常朵苏也灭灯了,十一号女嘉宾付红利举手道:“我觉得男嘉宾有可能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其实,你来这里应该有些仓促,或者你只是为了某一个女嘉宾来的。所以,我建议男嘉宾还是回去好好地准备一番,只有功课做足了,才能使得自己更有信心。祝福你,男嘉宾。”说着,付红利果断灭灯。

    三号女嘉宾听了就冷笑,“如果只是为了某一个女嘉宾来的,我觉得应该一开始就直接说出来。否则,这岂不是在调戏我们大家嘛!”说着,她伸手灭灯。

    剩下最后一位女嘉宾,她无奈地望了刘炎松一眼,也伸手将灯灭了。“不好意思,我觉得自己要是不灭灯,就是在调戏你了。”

    一段vcr下来,所有的灯全灭,刘炎松心中郁闷,同时一股失落也从心中升起。“这些女嘉宾,她们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不过就是说错了一句话而已,有必要如此上纲上线吗?”

    刘炎松万分不甘,但他的理智毕竟还在,并没有当场动怒。韩飞对他伸出手臂,“不好意思,有些遗憾。”

    刘炎松与韩飞握手,再对着张伯伦老师和黄涵老师鞠躬,他落寞地走下舞台,身后也不知哪个女嘉宾在低语,“在这里来调戏我们,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现场,许多观众轰然大笑,也不知道是否在嘲笑刘炎松的无知无畏,他脸色惨白地推开过来要采访自己的工作人员。“不说了,不说了。”

    带着无尽沮丧与苦涩走出江南卫视的刘炎松,被外面凉风一吹,他的头脑变得有些清醒。他默默转身仰望江南卫视这座高楼大夏,那璀璨的霓虹大字,就好像是嘲笑他一般地闪动着光芒。回想起自己在演播厅受到的质疑与打击,刘炎松痛苦地摇头,他紧紧咬住嘴唇,愤怒地握住双拳,心中就好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般。

    最终,刘炎松黯然离去。他沿着解放路往前行走,心中并没有具体的目标,只愿这条路永远都没有尽头。相亲失败,甚至自己还受到了各种质疑和嘲笑,刘炎松心中受的打击,可想而知。他无比的失落,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便是寻到一个清静的地方,或者痛哭一场,或者一醉方休。

    然而就在这时,沉醉于伤痛中的刘炎松并没有感觉到,在他身后,突然传来了刺耳的轰鸣声。一辆黑色的奥迪小车,快速地朝着他撞击过来。

    车子歪歪扭扭,速度却快得惊人,刘炎松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就被撞得直接飞起,整个人被抛到了空中。顿时,刘炎松就感觉脑袋中一片空白,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彷佛要从脑海中钻出去一般。

    身上,一块玉佩掉了出去。这玉佩是刘炎松在十岁的时候,一个游方的道人送给他的。道人告诉他,这块玉佩会给他带来好运,所以刘炎松一直都带着身边,已经快二十年了。

    刘炎松的身体从空中摔下来的时候,玉佩也正好飞过了对面的马路。他的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地,口中咕隆咕隆地冒出鲜血。而那辆肇事的车子,也歪歪扭扭地冲上了人行道,最后撞到一棵大树才熄火停了下来。

    刘炎松的意识显得很迷糊了,他隐隐约约看到车门很快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踉踉跄跄,步履蹒跚地从车上下来。这人用力地拍击着额头,然后等自己稍微清醒后,他立即伸手入怀,从身上掏出一个手机来。

    男子很快就拔通了电话,他嘶哑着声音喊道:“海,海潮,我出事了。”

    刘炎松没能听到男子最后说了些什么,他突然感觉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拉扯自己的灵魂,于是身不由己地就飞了起来。刘炎松心中惊惧,他低头望向地面,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仍然躺在原地不曾动弹。

    刘炎松感到万分的惊恐,如果地上的那人是自己的身体,那现在飞在空中的,又是哪个?

    身体朝着对面的马路飞去,刘炎松很快就看到马路旁有一个长得非常秀丽的女孩,大概十六七岁的模样。她的脸上一片殷红,许多的鲜血顺着脸往下流淌,然后滴到了女孩脚边的玉佩上。

    玉佩一闪一闪地散发出璀璨的光芒,刘炎松才刚刚打量了女孩一眼,那玉佩突然间就爆裂开来,然后化成了一个璀璨的光环。女孩好像惊呆了,她似乎也看不到刘炎松的存在,这时更大的力量从光环中穿透出来,刘炎松身不由己就一头钻了进去。

    顿时,刘炎松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感觉自己的意识、思维,似乎全部都被禁锢了一般。无论他怎么挣扎,怎么用力,都无法逃脱那种力量的牵引。

    刘炎松被这股莫名的力量拉进了光环后,他就感觉自己的灵魂飘啊飘,被这股力量牵引着,向一个未知的地方行进。“难道,我这是要前往鬼门关报道了吗?”刘炎松不敢确定,他听说过许多有关便于鬼怪的故事,觉得这有可能是自己被传送到所谓的地狱中去。

    到了这个时,刘炎松心中倒也不惊了。反正他心里明白,自己现在就是死人一个,一个孤魂野鬼、倒霉鬼。这世上,想来也应该没有比变成倒霉鬼更加倒霉的事情了,刘炎松开始疑惑地望着四周。

    他的身体在快速地行进,但四周的景象,却好像没有任何的改变。白茫茫的一片,使得刘炎松根本就看不清周围有些什么物事。而传说中的鬼门关,倒也没有出现,好像跟他并没有缘分一样。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刘炎松感觉四周慢慢地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自己的身体飘荡在一座高山之上,四面群峰环绕,脚下甚至还有飞鸟叽叽喳喳地扑腾过去。

    朝下凝望,刘炎松看到这高山就好像是一条伫立的大龙,而四周的群峰,都面向大龙进行叩拜。

    这是一种奇异的风水,据传有这种分水的地方,将来有可能会出现真龙天子。

    想到有关于风水的事情,刘炎松倒也只能苦笑。说什么面相,论什么风水,自己连灾难都无法预知,又凭什么去论断他人。所谓的风水,也许只是欺骗那些凡夫俗子的吧。如今这样的一个时代,哪里又会出现什么真龙天子,难道社会主义还要改朝换代?

    刘炎松自然是无法说服自己,因为有很多关于风水的典故,其实也是他在无聊的时候,稍微地涉猎了一点罢了。“也许,是我看错了吧!”刘炎松不能断定,他的身体从高山上一闪而过,朝着山下的一处庄园降落下去。

    这庄园很是庞大,刘炎松虽然处在空中,却一眼也无法看到尽头。虽然也因为天色的缘故,但这种情形,仍然使得他感到震撼。而自己的身体竟然会被莫名地牵引到这个地方来,刘炎松心中也是忐忑不已。

    失去了性命的他,其实根本就不必在乎这些东西,毕竟只剩下了一道灵魂体物质的刘炎松,其实也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地方了。但不知为何,刘炎松从心底就感觉到一种惊秫,他暗自猜测这庄园究竟是怎样的来头。

    巨大的力量在牵引着他,刘炎松身不由己,朝着庄园的一处古屋飞去。从外表看,这处古屋应该是一个宗祠或者宗庙,刘炎松的身体直接穿墙而过,进入到了古屋的厅堂内。

    厅堂非常的宽广,大概有一百多个平方的样子。当然,里面似乎还有其他的房间,刘炎松倒也没有生出好奇,因为他的心神,已经被眼前的神台给吸引住了。

    神台上摆放着林林总总的牌位,牌位上面都是以先考刘某某为标识,于是刘炎松猜测这庄园的主人应该姓刘没错,跟他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

    神台虽然古老,倒也没有什么地方能让刘炎松感兴趣。只是神台的左右两侧,却是写着一副对联,刘炎松不由自主地就轻轻地念出声来,“为官莫若执金吾、娶妻当如阴丽华!”

    心中感觉有些惊奇,这两句话,刘炎松似乎有些印象。仔细推想,他才蓦然记起,这两句话说的是刘家祖先光武大帝刘秀与光烈皇后阴丽华两人的事迹。但,同时刘炎松心中却也有些疑惑,根据他从史书中知道的讯息,好像这两句话并不是如此流传的。仕宦莫若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这应该才是真正的版本。然而现在神台两侧的对联,虽然也只是更换了几个字而已,但刘炎松总觉得有些怪异。

    “是不是觉得奇怪!”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使得刘炎松一时间竟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古屋中竟然有人!而且对方似乎还可以看到自己!刘炎松听到话语后的感觉,便是如此,他惊奇地望向声音传来的位置,只见一个邋遢的道人,慢慢地从神台下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