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悲惨世界

第1章 悲惨世界

长安、北郊

    凤凰寨少管所

    正午时分,少管所的滑轨大铁门缓缓打开了。

    “陈默,出去后好好重新做人!”

    随着句中气十足的话语,一个小平头的十七八岁青年,提着个简单的旅行包,从少管所内不疾不徐的走了出来。

    这个青年长相有些小英俊,更有两条会令花痴少女尖叫的大长腿,只不过身板稍显单薄,脸色亦略苍白。

    高墙外刺目如火骄阳,让走出少管所的青年不禁眯了眯眼,他便暂且停下了脚步,深深吸了口充满自由味道的空气。

    “呵,只坐了一晚牢,这算是运气不错吧?要是在两年前就魂穿了过来,我绝对会被憋疯掉的……”

    微笑着的青年,用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如是自语。

    就像这句自言自语一样,陈默是个以魂穿方式,穿越到这个平行世界地球的穿越者。

    魂穿前,陈默被誉为声乐奇才。

    被中央音乐学院免试录取,也许算不得什么惊人的成就,那么被学院院长以及七位教授联袂推荐,前往世界知名的柯蒂斯音乐学院进修,陈默却是中央音乐学院建校以来第一人。

    没办法,过目不忘的强大记忆力,再辅以变态级的乐感,千万人中都未必能够找出来一个,而陈默却恰恰就是这千万分之一。

    所以无论是在中央音乐学院,还是在柯蒂斯音乐学院,都有为数不少的教授与同学,试图游说陈默转入作曲系、音乐学系,甚至再退一步转去钢琴系都好,不要再混在声乐歌剧系里瞎胡闹。

    毕竟,就算是能记住再多的乐谱、能将乐曲理解的再透彻、能宛若本能般掌握再多演唱技巧,也无法弥补得了天生的五音不全啊!

    可陈默的梦想,却从小到大都未曾变过,他想让自己演唱的歌不经修音,就能成为能够在多年之后也还会有人记得的流行金曲,不管是原创还是翻唱,哪怕只有一首都好!

    问题是……

    地球从不缺乏特点鲜明的实力派歌唱家,亦有着无数唱歌分分钟跑调,但靠脸以及录音师修音就能名噪一时的偶像派歌星。

    穿越前,相貌只能说是普通,有实力却发挥不出来,又不愿意让录音师修音的陈默,又哪里可能实现的了梦想呢?

    可就在陈默即将放弃梦想,向残忍的现实底下头颅的时候,穿越发生了。

    陈默很幸运,被穿越的对象不但与他同名,而且前天才刚满十八岁,这让陈默不但足足赚了十二年青春,还终于拥有了一副梦寐以求的好嗓音!

    但陈默也很不幸,穿越过来融合了记忆之后他才发现,这同名者居然以堪称奇葩的罪行,在十六岁那年锒铛入狱,不但被判两年监禁而且还背负了两百万元巨债!

    好在,刑期已经被前任服完,所以陈默只蹲了一晚上牢,算是体验了下生活。

    不过既然已出来了,陈默便迫不及待的相去干三件事——第一,找个馆子饱餐一顿;第二、找个地方落脚;第三,将梦想变成现实。

    可就在这时,停在少管所门口的一辆白色保姆车,中门砰的声打开了。

    一个画着浓妆,穿着吊带衫与小短裙的性感美女,踩着至少十厘米的恨天高,从保姆车内蹬蹬蹬蹬走了下出来。

    哇喔,竟是传说中的童颜巨……哎,贫乳啊!

    陈默欣赏性质的扫了一眼,然后就失去了继续欣赏的兴趣,他对飞机场、特别是对靠海绵撑起来的飞机场可无爱。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咱会觉得这个童颜贫乳美女很眼熟呢?

    陈默心中觉得有点奇怪,而还没等他完全想明白,那个童颜贫乳的美女就径直走到了他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陈默!别以为装做不认识我,就能躲过去!混蛋,你以为我推掉重要演出,专门在这里等两个小时,究竟是为了什么?!”

    那童颜贫乳的妹子,显然是真非常生陈默的气,这一点不仅体现于她怨气满满言辞,也体现于她那差丁点就要戳到陈默脸颊的右手食指。

    “你是……”看着眼前激动到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的妹子,陈默然融合的那些记忆终于被触发了,他下意识的念出了一个在融合的记忆中,完全就是女神代名词的名字:“郭欣怡?!”

    不对啊,融合的记忆中那个碧波青莲般干净的女神,怎么才两年功夫就变成了这副堕落风尘似的模样?

    “呵,呵呵……陈、默,多谢你还记得我的名字!”

    郭欣怡笑了,笑容中蕴藏着满满的愤怒,然后她就做出件让人始料不及的事情。

    啪——!!!

    郭欣怡狠狠一巴掌,扇在了陈默的左脸颊上,她显然是用尽了全部力气,因为陈默甚至都看到了漫天的金星。

    “陈默,这一下,是谢你让我明白了,娱乐圈中不能有信任与天真!”

    说着这番话,郭欣怡露出了极度厌恶的表情,她缓缓后退到了至少一米外。

    也许是怕陈默暴起伤人,从保姆车上跑下来了两个穿黑西装的男人,一个身体强壮大约应该是保镖,另一个油头粉面的不是律师就是经纪人。

    “陈默,你曾经说过,你的梦想是成为大导演大明星。今天,我郭欣怡把话撂在这儿了,只要我郭欣怡还混在娱乐圈里一天,你就永远也别想再踏进娱乐圈,别想再祸害任何女人!”

    而远远的又说了这样一句话,郭欣怡在那个壮汉保镖陪同下,转身钻进了保姆车。

    若是有狗仔跟踪到了这里,并拍下了刚才那一幕的话,明天那是百分之百能够抢占一个娱乐版头条新闻,而新闻的题目很好拟定——“十八禁电影诈骗犯陈默出狱、四小花旦之首郭欣怡打人”。

    “陈默先生,首先我对刚才的事情,代替郭小姐向你表示诚挚歉意。不过,鉴于陈默先生你两年前的所作所为,我猜你其实也能够理解,为什么郭小姐她会情绪失控,所以对此我们双方最好的选择,是都保持沉默,你说对么?”

    那个油头粉面的西装男,果然不是经纪人就是律师,他带着一脸职业化的笑容来到陈默面前,谈笑间将一个文件夹递了过来。

    “哎,我能理解。”

    脸颊火烧火辣的陈默,牙疼般别扭着点了点头。

    两年前,郭欣怡还是个清纯玉女,因为出演了两部评分不高的小成本电影,而在演艺圈崭露头角,将红不红。

    也正是在那时候,疯狂迷恋郭欣怡并将其奉为女神的那个陈默,找上了郭欣怡。

    那时候,那个陈默刚满十六岁,但他的疯狂追星行为,却轻而易举甩百分之九十九的明星粉丝十条街。

    那个陈默伪造各种凭证,摇身一变成了“国立长安电影学院导演系”刚毕业的新锐导演,以及“一般人”他不告诉的某大导演私生子,然后用他自己编的一个电影剧本,靠如簧巧舌成功从家公司拉到了两百万元投资!

    有了这两百万,那个陈默立刻就雇了一帮人,拉起了个像模像样的独立电影制作工作室。

    待草台班子搭好,那陈默便马不停蹄的登门拜访郭欣怡。

    一百万的片酬,十个点的票房分成,再加上那陈默即使在女神面前,也能够发挥八成实力的如簧巧舌,成功说服了郭欣怡出演电影女主角。

    那是部有三场床戏的爱情电影,而男主角毫无疑问只可能是那陈默自己……

    没错,这就是那陈默的追星方式!

    若非电影拍摄到差不多三分之一时,那陈默手头资金便花销殆尽的话,这场经济与感情的双重诈骗,甚至都不会让已被爱情冲昏头脑的郭欣怡,发觉任何疑点。

    但即便如此,当东窗事发而警察登门的时候,已和那陈默有过肌肤之亲的郭欣怡,是无论警察们如何摆事实讲道理,她都不相信陈默是个大骗子,她坚信陈默是才华横溢的新锐独立导演、是极富有魅力与演技的未来天王巨星。

    可事实终究是事实,就算是某著名导演坚定了那陈默写的电影剧本,以及拍摄好的那部分电影母带后,私下里说那电影要是能够拍完,没准儿还真能够斩获不错的票房,所以那陈默在电影拍摄与表演上,还真有不错天分也没用了。

    这难以置信的案子被媒体曝光之后,社会舆论一边倒的痛心疾首与严厉斥责。

    还有两个弟弟的家庭,则第一时间宣布与那陈默断绝家庭关系,随即法庭宣判两年管教监禁加心理矫正治疗。

    至于那两百万投资款,根据那陈默表现出的智力水平,自然也被判决为全额由其自己承担偿还。

    陈默的个人身份信息里,则多出了关于这案件的不良记录,这甚至是比两年监禁更严重的惩罚,因为其以后无论是找工作还是申请贷款,都非常有可能因为这不良记录而被第一时间拒绝!

    至于惨遭哄骗的郭欣怡,原本走清纯玉女路线的她,显然无法再保持清纯玉女的形象,短短两年竟已变成现在这副性感欲女模样。

    当年之事,明显在郭欣怡心中,留下了难以抹去的深深伤痕,否则今天她也不可能专程跑来等陈默出狱。

    若是原本那陈默,挨一巴掌是半点都不冤枉的,可对于李代桃僵魂穿过来的陈默来说,这就完全是无妄之灾啊!就是典型的前人砍树后人晒太阳啊!

    可就算如此,陈默又能说什么?

    既然鹊巢鸠占了人家的身体,又哪里可能斩断因果,只拿好处占便宜,而不承担历史遗留责任?

    好吧,果然还是想说一句——其实,我是无辜的。

    “嗯,就像我预料的一样,陈默先生是拥有高智商的优秀男人。所以,请看看这些由郭小姐亲自拟定的条款吧,如果没有问题的话,请陈默先生你在最下角,签署上您的大名。哦对了,今天是2001年6月17号,签名之后请务必顺便把这个时间也写上。”

    郭欣怡的经纪人拿出一支镀金钢笔,指着递给陈默的文件夹,笑里藏刀的说道。

    陈默然扫了一遍那些由郭欣怡拟定的条款,很容易就归纳出了那多达二十条的条款,核心内容果然就是--只要郭欣怡还在娱乐圈,那陈默就用不能涉足进入娱乐圈之内,限定的重点则是陈默不能以任何方式,去主持拍电影电视剧的拍摄,以及不能出演任何影视剧的男主角、男配角。

    “这份东西……”陈默抬起头,很认真的看向了尽在咫尺的经纪人,然后将文件夹合起来抵还了过去:“很抱歉,我不可能签的。”

    虽然声音不大,但陈默话语中透露出的坚决之意,仿佛抛地有声。

    郭欣怡那一巴掌,陈默可以代前任默默忍受,却绝不会在这事关生死的问题上,也毫无底线的让步。

    若是签了这份绝不涉足娱乐圈的保证书,以陈默那绝不食言的性格,他将再没有任何未来可言。

    “什么?!”

    那经纪人露出了无比惊讶的神情,其实从上来与陈默说第一句话起,他就坚信自己牢牢掌控住了主导权,并判定陈默在经历两年牢狱之后,意志已经变的极其容易压制,哪里想到陈默居然还会拒绝他的要求。

    “小子,你疯了么?!你不签署这份文件,你知道你会付出什么代价么?!”

    自觉颜面受损的经纪人,朝着陈默发出了威胁意味满满的低吼。

    “任何代价,都没关系。”

    陈默平静的回答道。

    已经拥有了实现梦想的全部条件,却无法将梦想化为现实的生活,对陈默比失去生命都还要无法接受,所以为此去付出“任何代价”,又能算得了什么?

    “刘文师,他不签就算了,我们走!呵——,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再混进这个有我在的娱乐圈!”

    郭欣怡的声音,从保姆车上再度传了下来,那声音透着决然的冷冽。

    “嗯,也对……小子,我差点忘记了,你确实没有再进娱乐圈骗人的机会。郭小姐现在的影响力不是你能够想象的,并且只是你个人信息里的那条不良记录,就已能够将你拒之主流娱乐圈门外。那么,永别了小子,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不要再来打扰郭小姐的生活,否则后果自负!”

    留下这样一番话后,那心情重新好起来的经纪人,留下了一个充满蔑视的笑容后,脚步轻快的返回了保姆车,而后保姆车绝尘而去。

    “……”

    看着渐渐远去的保姆车,陈默竟无言以对。

    毕竟,这个世界,并非是生养陈默的那个地球世界,而是地球的平行世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