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夜混乱

第2章 一夜混乱

“你……你是谁?!”

    洛云舒此刻的心情,真是如同来了个过山车一般,原本落下的那颗心,此时又猛地提了上去。

    “哦?不知道我是谁,你就敢随随便便进我的房间?小姐,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

    一声“哦”,语调上扬,竟被他念出了一种诱人的味道。

    随之缓缓逼近的男人,让刚刚适应了房间光线的洛云舒猛地睁大了眼眸。

    原本以为惊鸿一瞥的凤眸,就已是此人身上的惊艳之处,却不想,这个男人相貌俊美,身材高大修长,肩宽腿长,又穿着号称是男人战衣的西装三件套,行动之间,实是荷尔蒙爆棚!

    这竟是个难得的极品!

    比她之前的男友徐枫已是强出无数倍了!

    但想到自己此时的处境,洛云舒又小脸一白,忍不住地向后退去,却发现自己已经退无可退,身后就已是房门。

    男人顿时停下了脚步,见她仍双眸紧紧盯着自己,仿佛稍不注意自己就会扑上去一般。

    他兴味地看着她,双臂环胸,嗤笑道:“喂,你不会认为……我会对你做什么吧?小姑娘,不得不说,你也自我感觉太好了一些,这么平……”

    目光在洛云舒的胸前停留了片刻,他摇摇头。

    “我可是不会感兴趣的。”

    “你!”洛云舒双眼圆睁,活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

    “你凭什么说我平?你……唔……”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向后猛地靠去,喘起了粗气。

    原本那股子被她强压下去的邪火,此时竟再次窜了上来,并比之前来的更迅猛。

    眼前的这个男人,本就生得俊美,此时落在她的眼中,竟又多了几分诱人的味道。

    心头的邪火仿佛是被浇了一桶油,瞬间就无法抑制下去了。

    俏脸已是红了起来的洛云舒,竟然一改刚才胆小的模样。

    她眸光迷蒙地向前几步,一把搂住了对方的腰:“我就让你看看,我这里平,还是不平!”

    然后一把扯住对方的领带,迫使对方低下头,她则踮脚吻了上去。

    ……

    次日清晨,在一张松软大床上醒来的洛云舒,刚刚动了下,就忍不住蹙眉,**出声:“疼……”

    心里已是把刚刚跟自己春风一度的男人骂了个狗血喷头。

    她昨晚的确是进了那个男人的房间,也的确不想出去来着,可那是希望对方不要将自己扔出去,不是让对方睡了自己啊!

    好吧,回忆了一下昨晚的情景,似乎是她主动的成分更多一些,但是……

    洛云舒稍微一动,小脸就忍不住白了一下。

    他就不能怜香惜玉一下吗?

    “哎哟!”勉强从床上下来,白嫩的脚丫刚一挨着地毯,酸软的感觉就让她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用手扶着腰,洛云舒慢慢地直起身,苍白的小脸上已是皱在了一起。

    破瓜之痛,又是在毫无情意催动的情况下进行的,对她的身心都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混蛋!”

    身体上除了异样,还有沐浴露的味道传来。

    回想到昨晚的种种荒唐,洛云舒单手捂脸,有些难以接受这种羞耻的现实。

    只是这种羞愤,在她捡起地上的衣裳穿好后,已是化为了对未来的忐忑与茫然。

    “叩叩。”

    这时,有人敲门,同时还有人在门外窃窃私语。

    “不是说客人早就走了吗?不如直接进去啊。”

    “对方走前让我们先不要打扫,你不懂,这明显就是昨晚有情况啊。”

    “啧!送上门的女人啊,哈哈,我懂!我懂!”

    洛云舒听到这里,已是羞愧难忍,趁着外面的人打开房门的瞬间,捂着脸直接冲了出去。

    “哎哟!你走路不看着点啊!跑什么?”

    “喂!做得出这种卖肉的勾当,还知道害臊啊?!”

    身后传来哎哟的呼痛声,随之响起的就是嘲讽和唾弃声。

    洛云舒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昇兴大酒店里出来的,路上遇到的行人,有不少都忍不住朝她投以注目礼。

    当洛云舒上了出租车,才避开了这些带着兴味的目光打量。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发现了自己白嫩胳膊上的齿痕,唰的一下,白皙的俏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难怪刚才路人都这么看自己,连胳膊上都是这种东西,自己裸露着的其他皮肤上,肯定也有着其他痕迹!

    头发微微蓬乱的洛云舒,咬着下唇,狼狈又可怜。

    若是有可能,她现在恨不得有个地缝能让自己直接钻进去。

    虽然昨晚的那个男人,不是什么猥琐好色老男人,但这种跟陌生人***的事,还是让洛云舒觉得自己浑身不舒服。

    狼狈的她一路无话,到了目的地就塞给司机钱,不等对方找钱,就低着头快步进了篱笆小院。

    篱笆小院里是一栋三层别墅,这栋位于洪夏市普通富人区的欧式别墅,正是洛云舒的家。

    别看她从小到大生活简朴,身上穿的衣服最多不超过三位数,但其实家境颇好。

    而之所以在外面认识她的人都不知道她有着这样的家世,当然是因为……

    有了后妈,就有后爹了。

    “混账!看看现在都是几点了,你还知道回来?!”

    刚拿着钥匙打开门走进去,坐在客厅那里正与第二任妻子说话的父亲洛程风,就直接冷脸看向了她,喝骂出声。

    看上去不过四十岁的男人,其实已经五十多岁了,倒是坐在他身旁的美艳妇人苏悦,的确才不过四十出头的年纪。

    虽然这样的一个女人,不到二十岁就已经生了孩子,而那个孩子,不仅跟洛云舒同一个父亲,还比洛云舒大了两岁。

    是的,洛云舒的生母,早早就去世了,带着孩子嫁入洛家成为她继母的女人,是她父亲早就养在外面的小三。

    他们一家三口似乎才是甜甜蜜蜜的一家人,而她,早在多年前,就已被排斥在外,犹如豪宅中的一缕游魂。

    本来应该在几天后才度假回来的这两人,竟然早早归家,这是洛云舒没有想到的。

    “我……”面对父亲的喝问,洛云舒犹豫了一下

    然后就被客厅里的第三人抢夺了先机。

    苏悦笑盈盈地上下打量着她,目光落在她脖子上的吻痕上时,笑意便更浓了一层。

    “不是我说,云舒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懂事了。昨晚一夜未归,该不会是跟男人鬼混去了吧?你这样做,可是有损洛家门风的啊。”

    “她敢!”

    洛父闻言,立刻恶狠狠地说道:“吃我的,喝我的,不知道回报就算了,要是敢有损洛家的名声,我饶不了她!”

    “哎呀,先不要骂孩子嘛,她还小呢。” 苏悦眼神一瞥,似笑非笑。

    “再说了,这早点儿知道人事,也未必是坏事嘛。王总那里,可就喜欢这种年轻漂亮还懂事的小姑娘呢。”

    洛程风表情就是一顿:“可是……”

    对方已经五十多岁了啊!比自己还大了好几岁!

    哪怕他的确想要跟王总合作新的生意,但把刚大学毕业的女儿嫁给对方,也实在是有些……好说不好听啊!

    “哎呀,人家都不嫌弃你这个女儿不是处呢,好歹也是有着几家大公司的老板,五十岁怎么了?离过婚怎么了?有的是年轻漂亮小姑娘想嫁给他呢!谁让人人家重脸面,更想找个好家世的女孩儿呢?”

    苏悦细声细气地劝道:“老洛,过了这个村,可就没了这个店了!”

    “你……你们在说什么呢?”

    听着这对夫妻旁若无人的交谈,站在那里的洛云舒,已是微微睁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