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这就是你对兄长的态度么?

第1章 这就是你对兄长的态度么?

晨日升空,绚烂的阳光映照着大地,好一片朝气蓬勃的景象。

    细柳摆动,透过斑驳的树影,一群十六七岁的少年正在练武场上熬筋炼骨,修灵纳气。

    一个身着深蓝劲装的中年男子背着双手,站在少年身前,锐利而刁钻的虎目不住地在他们身上扫视,那严厉的神色,好似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错误。

    这名男子名唤元虎,是元家的武师。

    “拳带风,掌成势,腿做弓,出招要有力,才能引气入脉,激发出自身的潜力。记住了么?三天后,你们就要通灵了,完成通灵,才算一个真正的武者,踏上武修之道。”

    说话之时,元虎不由地瞟向远处盘膝而坐的少年,神色颇为复杂。

    “通灵么?”

    听得元虎的话,少年呢喃两句,依旧闭着眉目。

    这少年名叫元真,生得剑眉星目,鼻梁高挺,面容俊逸,当真是一表人才。

    他是元家的嫡系子孙,今年刚满十五岁,没有与众人一起练功,倒不是说他性子自闭,而是因为命运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元真三岁习武,八岁踏入淬体六重境,十岁晋入洗髓体六重境,十二岁即完成通灵仪式,成为元家乃至金鳞国不世出的天才。

    要知道,一般修者,一年都很难提高一个境界,虽说修习到洗髓体六重境,体内就可以炼化出灵之气,达到通灵的门槛。

    但大部分人直到十六七岁才勉强触碰到六重洗髓体的边缘,如同完成成人仪式般,按部就班地进行通灵步骤,有几分赶鸭子上架的味道。

    所谓的通灵,是九天界陆特有的修炼之法。

    但凡武者,在体内炼化出灵之气后,即可以进入通灵阁,利用那里的通灵阵通融一颗灵,成为一名真正的修者,将来所修习的功法、武技,武道所能达到的高度,都与所通融的灵有关。

    通灵之后,修为踏入灵动境,才算是正式踏入武道。

    元真年仅十二岁就进入通灵阁,一向被视为天才的他,更是博得最闪亮的桂冠,整个家族甚至整个伏龙郡都为之颤动。

    十二岁就完成通灵,可以想象,这样一位不世出的天才,前途是多么的无可限量!

    但是,

    当元真从通灵阁走出的那一刻,他震惊地发现,自己的修为竟然倒退到了洗髓体五重境,辛辛苦苦炼化出的灵之气荡然无存。

    无论他如何进行修炼,总是炼化不出灵之气,看似一步之遥的洗髓体六重境,却成为遥不可及的存在。

    同辈的少年不断进步,修为逐渐超越了他,当年那个天之骄子已经沦落为一无是处的废柴,甚至变成一个笑话。

    失去光芒的天才,跌落到的可不止平凡人的生活,还有无尽的鄙夷和白眼,元真也不禁颓唐起来。

    不过,这种颓唐的情绪持续没多久,他便重新振作,继续修炼。

    一味的埋怨根本改变不了现状,只有努力才有可能突破,这个世界上,唯有努力不会背叛人。

    呼。

    元真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双手捏着功诀,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对,就是这种感觉。我的淬体境已达到九重,洗髓体还是五重,以后只要抓住这个感觉,一定能够突破,炼化出灵之气。”

    想到这里,元真俊逸的小脸上,现出一抹期许的浅笑。

    “你看那家伙竟然在笑。”

    “一个废物而已,有什么资格笑,难道他还当自己是天才?八成是在做白日梦吧。”

    “家族为了他浪费了多少灵丹妙药,要是给了我,早就踏入灵动境了。”

    少年们练完功,成群结队路过元真所在之处时,七嘴八舌地对他指指点点,更有人直接爆粗口:“脑残。”

    三年的大起大落,早已使他的心性具有远超同龄人的沉稳。

    元真目光淡淡地扫过四周,旁若无人地起身,朝练武场门口走去。

    “元真表弟,你刚才是突破洗髓体六重境了?表哥我实在为你高兴。”

    刚迈出两步,一个男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但那语气丝毫没有高兴的意思,而是辛辣的嘲讽。

    “没有。”

    元真脚下不停,继续走去。他知道说话之人是他大伯的儿子,元宁。

    元宁一向认为自己身为元家嫡长子,理应享受到家族最好的资源,受到众人的瞩目,但爷爷却独宠元真,所有的灵丹妙药全都紧着他。

    三年之前,元真是一代天骄还则罢了,三年之后,他已是一个原地踏步的废柴,爷爷还是紧着他。

    这让元宁很不爽,甚至恨。

    “我哥和你说话,你都不知道看着他么?”

    另一名少年突然挡在元真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喝骂。

    “元杰表弟,我是你的表哥,这就是你对兄长的态度么?”

    路途被阻,元真无奈地停下脚步,盯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三个月的表弟,面无表情地道。

    “哼,他么的,你有什么资格嚣张?”

    话音刚落,元杰一拳朝元真胸口打去。

    这一招突如其来,两人距离很近,留给元真躲避的间隙极小,况且元杰已是洗髓体七重境,拳力之中蕴含着灵之气,足以伤筋断骨。

    元杰一出现,元真就留意着他的动作,当拳头袭来时,元真迅速右迈一步,堪堪避过心脏要害,饶是如此,那一拳仍是重重落在左臂上。

    顿时,左臂血流阻塞,筋脉扭成一团,伴随着剧痛的产生,手臂像是失去知觉般悬挂在肩膀上。

    “呦呵,躲开了,骨头还没断?不愧是天才,挺能挨的。”

    元杰不怀好意地看着元真的手臂,阴阳怪气地道。

    元真紧咬着牙,小脸上带着愤怒的神色,但目光却是出奇的冷静,缓缓从元杰脸上扫过,在元宁那幸灾乐祸的神色上停留了数秒后,又落在元杰身上。

    “打啊。”

    “是男人就还手,光挨打算什么男人?”

    “窝囊废。”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起哄声也是此起彼伏。

    一招得手后,元杰的自信心暴涨,带着戏耍猎物的表情,往后退开一步,做出武斗的姿势。

    元真依旧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元杰,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小杰,你元真表哥可是家族的天才,你能和他交手,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哦。”

    一旁的元宁讪笑道。

    “哈哈,哈哈。”

    这句话引得围观的少年们尽皆大笑,不怀好意的目光毫不掩饰地落在元真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