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7章 笑看潮起潮落

第2317章 笑看潮起潮落

“本位币……”冯君沉吟一下回答,“先期提供不少于三十万吨的黄金。”

    他对黄金价格有初步估算,一克黄金按三百华夏币(不跟现实金价挂钩)计算,一吨黄金就是三亿华夏币,一万吨黄金就是三万亿华夏币。

    按照广义货币供应量为两百万亿华夏币算的话,一百万吨黄金就绰绰有余了,而三十万吨黄金足以启动华夏币跟黄金的挂钩。

    冯君是确实有心报效祖国的,而黄金对于他来说,也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他更需要灵石,但是在具体操作上,他不会一下拿出所有的黄金来。

    光是他手里那块硕大的狗头金,起码也有几千万吨的黄金,可是一旦拿出来,远远超过了准备金的数量,没准就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他不怕事情,而且说句不客气的话,现在地球界能伤到他的武器已经不多了,再具体考虑到投放方式和反应时间,那就更少了,几乎可以说没有。

    但是他不喜欢麻烦,而且……他能免疫大多数的鬼蜮伎俩,他身边的人就未必了。

    有些事情不宜深究,不过还是那句话,不要轻易考验人心。

    很多时候好心做错事,不是能力问题,也不是智商问题,而是活得太天真。

    冯君打算做的是大好事,于国于民都有利,行事谨慎一点,才是真正负责的态度。

    “先期……三十万吨,”林美女木然地重复一遍,两双长腿上也满是鸡皮疙瘩,不是春寒料峭,而是这个消息实在让她太震惊了,激发了人体的应激反应。

    然后,她觉得胸前的吊坠,有点微微的发热——这是其他监视的人有反应了。

    因为冯君极其讨厌被监听和监控,林美女见冯君的时候,身上都不会带着任何通讯器材,别说录音设备了,手机都不允许带着。

    这是冯君自己的规矩,不守规矩的人……转眼就会知道人家为什么有资格定规矩。

    冯君不会轻易地惩罚人,但是录音干扰器和电子屏蔽设备都是必带的,这么操作的人,首先不会有效果,其次……那就是没有以后了。

    所以此刻的林美女,身上其实十分干净——她也不会破坏刚刚建立起一点的信任,但是……冯君还真的是必须受到监控的人。

    目前两人的谈话也受到了监控,是远距离无人机,至于冯君在说什么,那可以通过唇语专家来分析和解读——为冯君画像的那些人,现在对他语言习惯的了解,比他本人还多。

    因为天上在下着雨,视觉效果不是很好,唇语解析起来相当困难,但是双方谈话的后期,一直在围绕一件事情谈论,连蒙带猜也能分析个差不多。

    发现冯君能提供三十万吨黄金,这些监听的人惊讶过后,马上就做出了反应——林组长你一定要促成这件事!

    他们联系不上林美女,也不可能作死去山门口折腾,那就只能通过有限的手段告知她:你一定要应承下来此事——最少最少,要高度关注。

    为了表示己方的重视,他们还是通知了林美女——通过那个吊坠。

    吊坠不是电子产品,只不过里面有个可以产生共鸣的空腔,五公里之内可以隔空激发。

    至于说吊坠发热,也不是电子产品的原因,而是化学反应——非常细微的共鸣,会引发几种粉末的震荡,通过化学反应产生热能。

    这种热能不是很热,只是能稍微地提醒一下林美女:快点回电话,或者是“要重视”!

    不得不承认,为了研究冯君,他们也花费了太多的辛苦。

    起码冯君还没有发现这种信息传递的方式,当然,也许他已经体会到了,但是不在“电子产品”的范畴内,他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对方也算对他表示出了足够的尊重。

    林美女伸手摩挲一下两条腿,让鸡皮疙瘩下去一点,“真的吓坏我了,你看……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信你摸一摸。”

    “摸一摸,当我傻吗?”冯君白她一眼,“我老妈说了,男孩纸出门在外,要学会保护自己,尤其是我这么英俊的……三十万吨,我觉得足以启动这个项目了。”

    林美女终于借他说话的时间,回过了一点神,她怔了一怔发问,“纯金吗,四个九的?”

    “不是,”冯君摇摇头,正色回答,“就是狗头金,差不多七成吧,五十万吨狗头金,炼制一下应该是比较轻松的。”

    黄金的提炼成本很高,但是含金量足够的话,成本就会低很多了,当然,从一个九精炼到四个九,成本也会急剧加升,可是规模足够大的话,成本又会降低一些。

    简而言之,五十万吨七成的狗头金,提炼为四个九的黄金,差不多是三十五万吨,超出的五万吨黄金,支付提炼成本是绰绰有余。

    林美女点点头,她倒是想问“你在哪里得到的狗头金”,但是没这个胆子,所以只能问一句,“那你后续还能提供多少?”

    “后续的话,如果一切顺利,几百万吨不成问题,”冯君回答得也很干脆。

    他当然不是吹牛,甚至隐隐有点告诫,“如果一切顺利”——你品,你细细地品!

    林美女的脑子又开始炸裂,不过这一次,她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下意识地发问,“如果上面同意的话,先期的三十万吨,要多久能运送过来?”

    说句实话,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个问题的意义何在,她已经彻底地懵了。

    但是这么问,应该不算冒失吧——大宗商品交割,总要有个期限,又不是地摊上买烧饼。

    冯君很奇怪地看她一眼,“只要谈好,运送时间……你觉得对我来说是问题吗?”

    对你来说真的不是问题!林美女虽然脑子炸裂了,这点因果还是想得明白的,然后她又晕头晕脑地问一句,“看护人员……你对性别和相貌有要求吗?”

    你说神马?冯君被她问得愣住了,好半天才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咱们做人,能不能不要这么复杂?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不好吗?你可以顺便问一下,希望我在哪里交货。”

    林美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点什么,也有一点羞愧难当,我怎么会这么说话?

    不过她还是镇定了下来,“你确实挺好色的,这一点你能否认吗?”

    话音刚落,她胸前的吊坠又热了起来。

    “这跟你无关吧?”冯君无奈地白她一眼,“好了,如果你没有别的事,那就请回。”

    林美女也觉得自己昏招迭出,也不好意思久待,于是告辞而去。

    冯君送走她,觉得这么大的利好,上面应该反应很快吧?

    上面的反应的确很快,二十分钟之后,一架直升机落在了文化小镇,接走了林美女。

    杨玉欣特地找到冯君解释一下——文化小镇基本上是他俩的产业,主要是她的人在打理,“有些压力是无形的……土地国有制,你明白的。”

    “我明白,”冯君很好说话,他点点头,“但是下次,设置点障碍……要让他们搞明白,咱们愿意配合,那是咱们觉悟高,而不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杨玉欣多聪明的人?瞬间就懂了,她笑着点点头,“那是肯定的,咱们有使用权嘛。”

    冯君以为,直升机来得这么快,结果也会很快,哪曾想,过了一个多月,林美女才重新出现在山门外。

    在此期间,林美女通过电话联系过他,但是冯君就算在开机的状态下,都不会接她的电话——有事的话,你直接来找我谈就好,打电话算怎么回事?

    林美女再次求见冯君,得到了许可,两人在一号泵的亭子再见。

    时已仲春,草长莺飞蝶浪蜂狂,看着林美女的大白月退,冯君笑着打招呼,“小心蚊子。”

    林美女没有在意他的调笑,而是正色发话,“我回来得晚了,希望你没有介意。”

    “我就算介意,又能怎么样呢?”冯君还是忍不住吐个槽,“反正我就没资格插嘴的……安心看着迈元超发,金价上涨就是了。”

    “迈元超发,才是金价上涨的原因啊,”林美女随口回答一句,“但是黄金产量跟不上去的话,大部分的黄金储备在迈国,迈元早晚会上涨,金价会下跌……两者终究不挂钩。”

    这才是迈元霸权的真正体现,也是它收割全球韭菜的手段,她相信冯君的智商——身为工商管理专业的学士,你应该听得懂的吧?

    冯君无奈地笑一笑,这个说法他实在太清楚了,“所以你再回来晚一点,我也无所谓,大不了事情不成……你觉得我会损失什么吗?”

    等到金价下跌,他的损失可是大了去啦,不过对他来说……这个很重要吗?

    说到底,他有海量的黄金储备,金价下跌他真无所谓的,贬值又怎么样?只要我量够大,信不信我把黄金砸到白银的价位去?

    损人不利己?那就对了!我心目中的货币是灵石,倒是要看一看,海量黄金涌出,很多国家会不会再次实行金本位。

    他是真的一点不着急——具备砸盘的实力,我又不靠黄金活着,为什么要着急?

    正经是想垄断他手里的黄金,恢复金本位,抢夺全球金融霸权的国家,应该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