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暴怒出手

第5章:暴怒出手

宋怡冰一怔,俏脸儿微微发烫,这家伙狗嘴吐不出象牙,什么不比,把她比作菜?混蛋。

    再说,她是什么,轮得着他指手划脚?

    孙启的脸一会儿青一会儿黑,像个变脸关公,起伏不定的胸膛无疑在告诉别人,他很生气。

    “你说什么?”孙启眼神冷冽,死死盯着张狂。

    沙发上的张狂毫不在意,找个最舒服的姿势后歪着脑袋看过去:“没听清楚?那我再说一遍,你听好了,我说,我讨厌你。”

    这话一出,孙启更气,恨不得将这个可恨的家伙直接从这二十八层扔下去,让他摔成肉饼。

    “孙启,请你出去。”宋怡冰真怕两人打起来,气氛越来越不对劲。

    “怡冰,你竟为了这么一个无名小混混对我吼?”

    混混?还无名?张狂恼怒,奶奶的,这家伙欺人太甚,有几毛钱,就以为自己是世界首富?

    “孙装逼,首先,我不是无名,更不是个混混,你大爷我叫张狂,Z昂张的张,K昂狂的狂。”张狂作起自我介绍,只不过他这种自我介绍的方式怎么看都欠揍。

    宋怡冰别过脸,香肩微微颤动,不是因为生气,而是想笑,向来冰冷的她这会也憋不住的想笑,如此别出心栽的自我介绍,她还是第一次碰到。

    不过,还别说,宋怡冰这会儿的心情非常不错,能将孙启激怒成这样,她有种吐气扬眉的感觉,暗爽。

    宋怡冰发现,对付一个无耻的人,只有比对方更加无耻。

    毫无疑问,张狂就是这样一个人。

    向来性格要强的孙启无法忍受,尤其是被一个在他看来是卑微的可怜虫的人鄙夷,更是让他无法忍受。

    “你会后悔的。”孙启咬牙切齿,颤抖得厉害的右手指着张狂。

    “自以为是。”张狂冷冷一笑,毫不在意的扭头看向宋怡冰:“咱们还要谈吗?”

    宋怡冰没回答,扭头看向孙启:“孙副总,我还有事,请你出去。”

    张狂本以为宋怡冰都将话说到这份上,孙启会出去,只是,他还是低估了这位孙副总的无耻。

    “怡冰,跟这种混混有什么好谈?只会掉了自己的身份。”孙启苦口婆心的劝说,希望宋怡冰能听他一把。

    “傻逼。”张狂懒洋洋的回答,遇上这种极品,也挺有意思的一件事。

    孙启面目狰狞,嘴角抽搐着朝张狂怒瞪:“你骂谁?”

    “骂你。”

    气极败坏的孙启胸口起伏不定,恨不得活撕了张狂。

    用拳砸人,他不行,用钱砸人,他倒是行家。

    只见孙启掏出支票本刷刷的写下一张支票递给张狂:“马上滚蛋。”

    张狂瞟了眼那张支票,并没伸手去接,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几个意思?”

    孙启见状冷笑着答非所问:“怎么?不喜欢支票?没关系,我可以给你现金。”说罢,孙启拿起宋怡冰办公桌上的内部电话吩咐几句。

    不一会,财务送来五万块,孙启接过后将钱往张狂一扔,用一种狗眼看人低的姿态说道:“滚。”

    张狂低头看了眼已经掉落到地上的几扎钱,抬头时,他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残忍的冷笑,那笑容,就像野狼进入羊圈时的得意。

    孙启不寒而颤,张狂那抹笑容让他头皮发麻,一股浓浓的恐惧感从内心发出。

    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更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别人的一个眼神给吓倒。

    “捡起来。”张狂开口,声音冷如冰,仿若从地狱飘出。

    如此掉份的事,孙启这个堂堂副总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去做,说道:“还不满足?”

    张狂并没回答,弯腰将地上的其中一扎钱捡起。

    张狂此举让孙启暗自鄙夷,说到底,还是在乎钱,麻痹的,刚才还真被这乞丐给吓着。

    宋怡冰也神色复杂,不知她在想什么。

    “垃圾就是垃圾,永远改变不了。”

    然而,孙启的得意笑容都没从脸上退去,就忽感眼前一花,一个眨眼间,张狂就已经冲到面前。

    张狂的速度太快,令到黑带五段的宋怡冰都没能反应过来,想要阻止,也是有心无力。

    冲到孙启面前的张狂目光阴冷,如同觅食的野狼。

    提膝,撞击。

    所有动作都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张狂提膝一记重击朝孙启腹部撞去。

    蹬蹬蹬……

    孙启连续后退,背部撞到几步之外的墙上,若不是有那道墙支撑着他,必定会摔倒。

    避无可避的孙启直感胃在翻腾,那撕心裂肺般的痛让他窒息,额头上的青筋暴露,嘴巴张得老大。

    这一刹,孙启想死!

    巨痛让他无法呼吸,刚才那一记膝撞直接要了他半条老命。

    然而,就算这样,张狂也并没打算放过对方的意思,只见他快速将手中那扎钱卷成圆形,直接握着一端朝孙启嘴巴重重撞去。

    此时的孙启根本无法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嘴巴被那扎钱撑得老大。

    除了胀之外,孙启还感受到一股咸味。

    终于反应过来的宋怡冰吓得连忙上前将张狂拉开,这样下去,分分钟会出人命。

    “住手。”娇喝的同时,宋怡冰也成功拉开张狂的右手。

    然而,不待宋怡冰松口气,只见张狂一个原地一百八十度的转身,左手手肘运力重重朝孙启嘴里的那扎钱撞去。

    砰!

    一声闷响过后,整扎钱都已全部进入到孙启的嘴里,深入喉部。

    背靠墙的孙启两眼往上一翻,整个身躯软软的往一边倒下,与此同时,两颗牙齿往地上掉落。

    看着软倒在地上如同条死狗的孙启,宋怡冰整个人都懵掉,头皮发麻的她竟不知该如何处理。

    反倒是张狂,一脸平静的站在那,丝毫不为自己刚才的冲动而后悔,末了还要对着早已晕厥过去的孙启说上一句:“我也可以用钱侮辱你。”

    晕过去的孙启已无法听到这话,整张脸被那扎钱撑得像猪头。

    抓狂得想杀人的宋怡冰抬眼扫向张狂:“你知自己在做什么吗?”

    张狂拍拍双手,点头说道:“知道,收拾一个渣渣而已。”

    宋怡冰被呛得哑口无言,不知该说张狂无知好,还是说他艺高人胆大好。

    她算是看出来,这家伙刚才动手时那动作行云流水,绝对可以列入高手行列。

    强忍着怒火与抓狂的宋怡冰喊来秘书,安排将孙启送到医院去,与此同时,她还想着如何解释这事。

    孙启不可怕,可怕的是孙启背后的势力,他被打,他家里会善罢甘休?弄不好,极有可能还会波及到宋氏。

    “咱们还要谈吗?”收拾完孙启后,张狂忽然觉得有些累,还是在山里好,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纷争,可以专心修练帝王瞳心决。

    见宋怡头不说话,张狂便没再问,转身准备离开。

    宋怡冰心一急,开口喊道:“等等,你就这样走吗?”

    停下脚步的张狂转身疑惑的看向宋怡冰。

    俏脸一红的宋怡冰直接忽略这话,说道:“你爽完了,就把烂摊子留给我收拾?”

    闻言的张狂带着几分戏谑问道:“你的意思是我该主动自首?”

    “孙启不是一般人,他的家族在东市很有势力。”

    耸耸肩的张狂反问:“那又怎样?”

    张狂吊儿郎当的模样让宋怡冰很不爽,怒吼道:“至少你不能这样离开,你这样,会让我陷入危机之中。”

    “真想让我去自首?”张狂脸色一沉,气氛骤然变得冰冷起来。

    “张狂,别拿那种眼神看我。”宋怡冰忽然语气一转,说道:“来我公司帮我,我需要你。”

    话说出后,宋怡头忍不住脸儿一红,刚才那话说得有些过于暧昧。

    张狂懵圈,差点没因为吃惊而咬到舌头,讶异的他开口提醒:“我是来退婚的。”

    宋怡冰的话让张狂有些猜不透,一方面说孙启的家境很牛叉,另一方面却又想拉他进入宋氏。

    最主要是,他只是来退婚,不是来应聘。

    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可惜,自己的帝王瞳还没练到那个境界,不然就可以看出她的想法。

    张狂并不知道,宋怡冰在赌,豪赌,张狂所露出的一手手,都让她意识到张狂的不简单,因此,宁愿拼着不惜得罪孙家也要将张狂拉入宋氏。

    人的一生总会遇到各种叉路口,也会碰上各种各样的选择。

    宋怡冰相信自己的眼光,也擅长豪赌,两者权衡之下,她还是偏向张狂这边。

    何况她根本没得选择,孙家明明有自己的公司,却还要将孙启安排到宋氏集团上班,这其中的原因,宋怡冰明白,狼子野心。

    张狂的出现,打破这一局面,更让宋怡头看到希望与曙光。

    “答应还是不答应?”被盯着头皮直发麻的宋怡冰很不适应,被张狂如此盯着,让她浑身不自在。

    “你脑子没坏吧?”半响后,张狂忽然问道。

    气恼的宋怡冰脚一跺,破口大骂:“你才脑子有病,你全家都脑子有病?”

    张狂狂汗,小美妞抓狂起来,其实也挺好看。

    咆哮过后,宋怡冰又恢复昔日的冷冰,说道:“我同意你退婚,但条件是你帮我一年,这是你欠我的。”

    张狂:“……”

    “还有,CT片子是怎么回事?”宋怡冰一眨不眨的看着张狂:“别告诉我跟你没关系。”

    昨天张狂离开后,医院方面又安排替宋满堂再一次拍片子,可是得出的结果是,宋满堂的脑供血系统并无任何问题。

    “那啥,不是说了吗?我是魔术师。”张狂笑。

    宋怡冰不屑的反驳:“手指轻轻一抹就能改变片子的魔术师?”

    张狂无言以对,这女人,太聪明,一切都被她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