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001

“呼……呼……呼……”

    米亚趴在地上,努力克制着因为紧张而变得急促的呼吸,视线透过面前狭小的洞口,紧盯着前方。

    她知道爷爷就隐藏在附近的另一个洞口处,只是因为角度的问题,她只能隐约看到那洞口旁边凸起的红褐色石头。因此,孤独和恐慌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汗湿的手颤抖着,几乎握不住那把粗制滥造的石斧。

    在这狭小的洞穴外面,一只长得就像腐烂树根一样的怪物正慢悠悠地翻找着食物,它有两人高,尖利的爪子在地上轻轻一划,坚硬的石头就像豆腐一样裂开,地面出现一个半尺多深的坑洞。怪物又刨了两下,从地下勾出一条不断扭动的细长褐色的虫子,伸出长满倒刺的舌头一卷,就将那东西吞进了口中,几乎没怎么咀嚼就咽了下去。

    米亚头皮一阵发麻,眼中不由自主地露出深深的恐惧之色。

    那怪物,学名叫做科洛蜥,在她以前的认知中,是一种就算是軍队也要出动至少两个精英小队才有把握对付的凶残怪兽。而在这里,却是除了人类以外最弱小的生物之一,也是她和爷爷唯一能够捕猎的口粮。

    这是米亚的第一次狩猎,为了这一天,她已经在幽暗阴森的地下洞穴锻炼了半年之久,但当她真正面临实战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力量是如此弱小,准备也远远不够充分。科洛蜥身上披着的鳞甲是那样坚硬厚重,她很怀疑自己手中的石斧能不能在上面砍出缝隙来,而那爪子和牙齿又是那样锋利,只要被刮上一下,非死即伤。

    米亚不由自主地生出退缩的心理,但随后立刻又坚定起来——爷爷年纪已经大了,如果她一直做个无用的拖累,那么迟早有一天,她会害死自己唯一的亲人。为了不让悲剧发生,她一定要尽快地、尽快地强大起来,要能独当一面,要成为可以让爷爷信赖并依靠的强者!

    这么想着,心底似乎有无穷的勇气涌上来,手臂的颤抖也猛地停止。就在这时,科洛蜥忽然发出一声骇人的惨嚎,巨大的头摆动着,暗红色的血液顺着面颊流到地上,一只眼睛已经变成了一个血洞,因为有一颗拳头大的石头深深地嵌了进去。

    米亚一愣,随后意识到这是爷爷已经发动了攻击,她便不假思索地冲了出去,高高地跳了起来,双手举起石斧猛地往下一劈!

    “嗨——呀!”

    石斧重重地砍在科洛蜥背后的鳞甲上,擦出一溜闪亮的火花。

    “遭了!”

    身体落向地面的时候,米亚已经意识到自己仓促之间发动的攻击劈砍在了科洛蜥后背坚硬的甲壳上,根本没有给这怪兽造成丝毫的创伤,反而将科洛蜥的注意力引到了自己身上。科洛蜥转过头,另一只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摔在地上的米亚,大嘴一张,腥臭的气味几乎将女孩熏得晕过去。

    “轰!”

    眼看着怪兽闪着寒光的牙齿就要将米亚的身体咬成两半,一道黑影忽然从旁冲出,重重的一拳砸在科洛蜥的下颌处。宛如被一辆高速汽车迎面撞了一下,科洛蜥的上身不由自主地扬起,嘴里发出喑哑的低吼声。而那黑影片刻不停,闪电般冲到科洛蜥身前,几乎将这丑陋的怪兽抱进怀里,接连几拳砸在科洛蜥较为柔软的腹部,“轰轰轰”数声巨响后,科洛蜥轰然倒地,粘稠的红色液体从口中溢出,四肢依然抽搐着,却渐渐没了声息。

    这个突然冲出的黑影虽然三五下就击杀了普通人闻之色变的凶兽,看上去却既不强壮,也不酷炫,他满头白发,身形瘦削,此时正佝偻着,捂着嘴发出几声压抑的咳嗽,宛如一个普通的、行将就木的老人。

    吓呆的米亚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扶住老人的胳膊,羞愧又带着几分委屈地喊道:“爷爷……”

    “别愣着。”老人米东又咳了两声,摆摆手说:“赶紧收拾一下,刚才的动静太大,我们要快点离开。”

    “嗯!”米亚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她答应一声,担心地看了一眼米东,双手稍微用力地抓了一下老人的胳膊,似乎想藉此将自己的年轻和力量都传递给对方,然后松开手,两人拖着微微发颤的手脚,迅速将科洛蜥的尸体剥皮去骨,将能食用的肉和内脏尽可能多地割下来,用几根破布绳子捆绑起来,以便能带回他们临时的住所去。

    不多时,科洛蜥庞大的躯体已经变成了几堆鳞甲、碎骨、肉块之类的东西,唯有一颗头颅还保持着生前的狰狞。眼看着今天的工作就要完成,米亚不由得露出几分轻松的神色来,忽然腰间一紧,整个人被带着扑向一边,极快的速度甚至让她眼前一黑,再回过神时,发现她转瞬之间已经移动了十来米的距离。

    七八根箭矢钉在他们原来的位置上,巨大的力道甚至让大半个箭身都没入了地面,如果米亚还在原地,此时肯定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米东单手抱着女孩,另一只手中握着从科洛蜥身上拆下来的一截腿骨,面色冰冷如铁,眼中带着杀意,冷冷地看着周围突然冒出来的十几个人。

    这些人衣衫褴褛,有的甚至只在腰间围着一块看不出颜色的兽皮,神色中俱都带着亡命徒般的疯狂和残忍。他们的武器也十分简陋,只有三四个人手中握着自制的弓箭,其余人多半都是石器或者兽骨,有一个人甚至是赤手空拳,只有十根指甲磨得十分尖锐。但外观的简陋并非说他们就是弱者,相反,能在这个地方生存下来,本身就证明了这些人的强大。

    ——只不过,总有那么一些人,即使在绝境中也不敢将手中的武器挥向怪兽,而是选择了将同类当做自己的猎物。

    人类因为智慧和感情,有时候,捕杀起来要比单细胞的野兽容易得多。

    从袭击者的站位上来看,他们以一个光头壮汉为首,最好的一把弓箭也在这个人手里,同时他腰间还别着一把用兽牙磨成的短刀。

    光头咂了咂嘴,似乎对偷袭无效感到十分遗憾。他眼神闪烁着,评估着米东刚才展现的实力对自己的威胁程度,犹豫片刻后,摆了下头说:“东西放下,你们可以离开。”

    在他看来,大概这样的决定已经是十分宽宏大量了,但米东的脸上却有怒气一闪而过——在过去,还从未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不过手中女孩柔软而微微颤抖的躯体湮灭了他心中骤然升起的杀意,略作踌躇,米东带着女孩缓缓后退,目光始终紧盯着这群袭击者,不敢将自己的后背留给他们。

    袭击者也是同样,即便米东两人已经露出了退缩的意思,却也没有一个人放松警惕,光头手中的弓箭始终随着米东的移动而移动。唯有米亚看着渐渐远离的肉块,神色中不由得流露出几分不甘和渴望。

    “等等。”

    眼看着米东两人即将靠近地面一个三米平方左右的洞口,光头突然喊了一声,众人陡然提高了警惕,空气似乎都变得紧绷起来。

    光头放下手中的弓箭,上前几步,捡起地上的一捆鲜红色的肉块,将其用力一掷,抛向米东,同时说道:“不好让你们白辛苦一场,这些你拿去。”

    见已经失去的东西重新回到手中,虽然只有原本的几十分之一,但米亚还是因为这意外之喜露出了喜色,连带着对那光头的观感都变好了不少。但米东的脸色却变得更加难看,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接过肉块,深深地看了光头一眼,就要带着米亚跳入洞穴中。

    就在这时,光头的一个手下无意中抬头看了一眼,惊呼一声:“糖雨!”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愣了愣,其中一个人甚至差点儿把手中的箭射出去。然而反应片刻后,所有人都将对峙的状态抛到了脑后,齐刷刷仰头望天,然后一起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色。

    只见天空中,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白点凭空出现,渐渐变大,形成一场名副其实的骤雨。纯白色的“雨点”以一种堪称悠然的速度落向地面,不一会儿就占据了整个天空,也占据了地面所有人的视线。

    即刻便犹如冷水倒进了滚烫的油锅。

    如果此时从高空俯视,可以看到,整个星球,都因为这一场“雨”而彻底地沸腾起来。

    “雨点”虽然有很多,但是相对于以星球为单位这样的散布范围,就显得十分稀少了,有时可能方圆几十里都看不到一个。因此能不能抓住这场“机遇”,就需要准确判断其落点的能力、强大的竞争力——或者说战斗力——以及一点点运气。

    而这几样,光头的团队都不缺少。他们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很久,凭借丰富的经验,能够判断出天空中有一个雨点将降落在附近。光头当机立断,立刻道:“走!”

    一群人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们之前抢来的科洛蜥肉,纷纷以最快的速度扑向白点将要落下的地方,破布掩盖下的身躯中透露着一股势在必得的气势。

    眨眼之间,这附近就只剩下了米亚爷孙两人。

    米东这才放开米亚。女孩落地,转头看着老人,迟疑地道:“爷爷,我们……”

    米东咳了两声,然后道:“不急。”他迅速把捆好的肉块都藏起来,然后看着眼中露出渴望的米亚,沉吟片刻,说:“我们也去看看,相机行事。不过等到了那儿,你要……”

    “我明白。”米亚快速地说:“我会先找地方藏好,不会冲动,不会给你添麻烦。”

    米东补充道:“我要说跑,你就立刻逃命,什么也别管,能做到吗?”

    米亚咬了咬嘴唇,点头道:“我知道了。”她明白米东的意思是——万一他遇到了危险,让她要立刻扔下他逃命。女孩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在偷偷想:如果连爷爷都死了,她一个人在这个地狱般的地方,就算苟延残喘地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米东看没再说什么。女孩的心思就像写在白纸上一样,一眼就看得出来,米东觉得有些无奈,不过这番话只是他习惯性的叮嘱,并不带有多少强硬的味道。因为米东很自信,他不觉得这个星球上有多少人比他还要强,就算打不过,带着一个小女孩逃命总是能做到的。刚才若不是米亚在身边,就光头那群人,他一只手就能把他们全都留下来。如果有人看他既老且病就以为他很弱,那就大错特错了。

    当两人赶到预测中的落点附近时,那颗糖雨还在空间慢悠悠地下落着,而附近已经围上了数十人,这其中,光头的团队是人数最多的,他们虎视眈眈地盯着所有人,神情紧张,手中的武器蓄势待发。其他三三两两的人群心知自己有所收获的希望不大,但又舍不得离开,徘徊在附近,指望着糖雨落地的时候可以浑水摸鱼。

    米东两人藏在远处,米亚仰头看着上空数百米处正在飘落的圆球,微微愣神。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颗星球上人们的盛宴——糖雨。

    壮观,美丽,悠然。

    ……而且绝望。

    “爷爷,我也是这么来的吗?”米亚轻声问道。

    “……嗯。”米东低沉地答道。

    米亚沉默。

    这段时间以来,她竭力让自己不去回忆过去的生活,不去思考这一切都是为什么,拼命地掌握能在这个地方生存下来的技能,忘记过去,也不去展望未来,只是努力地度过现在的每一天。但现在,这一场白色的雨却忽然唤醒了所有的记忆和痛苦,想到自己曾经也是这样无可挽回地落向这个地狱,米亚身体微微颤抖着,紧紧攥住的手心中一滴一滴的鲜血落在地上也未察觉。

    米东无声地叹了口气,不过并没有说什么——不管有多么痛苦,这一关,她必须要自己捱过去。

    等待了十几分钟,糖雨终于缓缓飘落到地面,附近也又多了一些鬼鬼祟祟的身影。在那白色的巨型球体离地面还有七八米的时候,终于有人按捺不住,高高地跳起来抓住“雨点”,从上面狠狠地扯下一大块白色絮状物。

    这一下就好像是捅了马蜂窝,许多人一窝蜂地冲上去,很快就将白球撕扯地七零八落,还有人迫不及待地将白色絮状物填进嘴里,狼吞虎咽地吃着。但光头、米东等更有实力争夺的人却并没有动作。

    那些絮状物只是“糖雨”中可有可无的添头,真正重要的,是里面的东西。他们等待着,看那些东西是不是值得自己出手。

    ………………………………………………

    糖雨当然不是真正的雨。

    那是这个与世隔绝、环境恶劣、原始而蛮荒的星球上,获取文明世界物资的唯一渠道。

    多年前,不知道什么人发明了一种奇怪的糖球,白色,绵软,含有少量的糖分和较为丰富的营养物质,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膨胀,直径最多可达二三十米,内部可以容纳一定数量的物体,外部厚厚的白色糖丝兼具了弹性和黏性,防火又防水,能够很好的保护里面的物体。不管里面装着的物体多么脆弱——玻璃杯也好婴儿也好——即使从星球外千万米的高空抛下来,最后落到地面时冲击力也微弱得不会对其造成半点伤害。

    这种叫做“棉花糖”的糖球一经出现,立刻就风靡了整个兰蒂亚帝国,不久之后也就成为了向这颗星球投放物资的首选。在过去,为了避免被星球上的人获得科技产品进而改造出飞船、进而逃离星球这种可能性,外界一向是用十分原始的降落伞来投放包括人在内的各种物资,由此造成的人员伤亡并没有多少人在意,但一些物资在降落的时候严重损坏,却是许多人都无法忍受的,因此棉花糖受到的欢迎也就可想而知了。

    只不过,这种投放方式也有一个缺点:不撕开外面包裹的这层糖丝,谁也不知道里面装载的到底是什么——可能是食物,可能是干净的清水,可能是药品,也可能……是人。

    几个呼吸之间,外层的糖丝已经被饥饿的人群撕下了七八成,里面的东西隐约露出了一部分。光头感到那东西的模样看上去十分陌生,不是他曾经从棉花糖球中获得的任何一种物资。坚硬的质感,青色半透明,那种感觉……忽然间,他想起某个传说,瞳孔猛地一缩,喊道:“等等……住手!”

    但最后一层糖丝已经被心急的人们扯了下来,内部的物体彻底暴露在所有人眼前,看着那东西,大多数人都不明所以地愣住了。片刻后,一个充满恐惧的、破了音的尖叫声猛然刺穿了空气:“冰棺!这是冰棺!”

    哗地一下,众人仿佛听到了□□响声的兔子,登时向四面八方逃窜。还有少数人茫然地问:“冰棺……是什么?”但知情的人没有谁愿意停下来为他们解惑。谁也不是傻瓜,眼看着其他人都在逃命,即使不知道为什么,剩下的人也都拔腿就跑。

    不机灵一点,在这个地方是活不长久的。

    被众人抛在身后的,是一个三米多高的柜形物体,淡青色半透明的材质散发着淡淡的寒气,看上去确实像是一个寒冰制成的棺材,里面还能看到一个人形的黑影。

    “爷爷,那里面……是人吗?”米亚轻声问。

    “应该是。”米东道。他们两人流落这个星球之后,并不与其他人来往,因此米东也不知道所谓的冰棺是什么。不过他自恃实力高强,并不像其他人一样仓皇逃跑,而是留在原地观察。他盯着那吓得众人恐慌万状的冰棺,并不觉得那东西有什么特别的,只是……

    米东眉头一皱。

    明明根本连人影都模模糊糊的,但他忽然间就有一种感觉——冰棺中的那人,睁开了眼睛。

    这一瞬间,拼命逃窜的众人像是约好了一样,脚下齐刷刷地一顿,仿佛赤身【裸】体暴露在冰天雪地中一样,一股寒意渗到了骨头缝里。

    下一秒,仿佛一颗□□爆炸了一般,冰棺瞬间化为蒸腾的水汽翻滚着扩散开来,须臾间就将方圆百里都变得雾气腾腾,乳白色的雾气浓浆一般,连身边的人看起来都朦朦胧胧。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波动扩散开来,所有逃走的、徘徊的、躲在远处观察的人,全都在瞬间失去了意识。

    米东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就一样昏迷了过去。倒是他身边的米亚,她脖子上戴着的一串项链闪烁一下后破裂,这短暂的防护让女孩昏迷的时间比其他人都晚了两秒钟。

    失去意识前,她努力地瞪大眼睛,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白茫茫的雾中,她隐约看到一个修长的人影从远处走过来,宛如踩着风,踏着云,一步一步,带着奇妙的韵律,似乎合着她的心跳声,又仿佛只是梦境中才能看到的惊鸿一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