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003

“嗖——”

    尖利的破空声响起,听到的时候就已经迫在眉睫。容远略一侧头,指间已经夹住了一支长箭。粗制滥造的箭头有着超越极限的速度和力量,被倏然停止以后箭尾犹在嗡嗡嗡地颤抖,黑色的发丝被破空的风扬起来,又缓缓落在光滑的额头上。

    容远抬眼,看向面前的一群人。

    他漫步走了这么长时间,打他主意的人不少,但只有这些家伙勇敢地跳出来了。

    这是当然的,因为他们是这片区域中最强的团伙。

    为首的光头从隐身处跳了出来。容远刚才擒住箭支的一手虽然极巧,但速度并不是很快,看上去也并非惹不起的强者。因此他低吼一声,召唤手下一拥而上!

    十秒后……

    犹如难民一样的抢劫者们躺了一地。侥幸躲过一劫的光头麻溜地跪在地上,毫无障碍地在一张凶神恶煞脸上变换出谦卑的笑容,哀告道:“对不起对不起大人,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请您饶了我们吧!我们兄弟都上有老下有小,没有我们,他们也就活不成了啊!作为赔罪,我可以献上我们兄弟这些年来的一点积蓄……”

    光头一边叫着,一边略微调整着身体的姿势。他眼睛偷偷往上一看,就见容远的目光从他紧握的右手上掠过,光头身体一僵,准备好的词都接不下去了。

    对方是怎么放倒自己一帮兄弟的,光头即使一直没有眨过眼,也完全不清楚。他只知道,面前的男人只是轻轻弹了弹手指,十三个并不算弱的伙伴就全都倒下去生死不知,而他能够幸免,只是因为他的位置比所有人都靠后,见机不妙跪得也更快,所以才能安然无恙,他并不比自己的伙伴们强多少。所以除非偷袭,否则他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但此时,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暗藏的小手段,他还有机会吗?

    轻轻的脚步声渐渐接近,一滴冷汗从光头的额边滑下,啪地一声砸在地上,晕开一片深色的水迹。

    这样的强者……这样的强者……不在帝都叱咤风云,怎么会跑来他们这样的蛮荒区域?

    忽然,想到那从天而降的冰棺,想到之前莫名其妙的昏迷,光头恨不得狠狠给自己一个耳光。

    明知道有冰棺降临,这种时候不好好躲藏起来,还胡乱蹦跶,不是找死是什么?他自己死了倒是没关系,但是……

    “站起来吧。”淡淡的声音从头顶响起,光头能感觉到一股冷淡的视线从上方俯视着自己,犹如冰冷的刀悬在头上。

    右手猛地攥紧,光头神色挣扎着,片刻后,他闭了闭眼睛,缓缓放松手掌,站了起来。

    在红狱星,当敌对双方强弱悬殊的时候,强者杀死弱者不需要任何理由。而万一死亡没有降临,通常并不是被放过一马,而是意味着比死亡更可怕的境遇。

    但他不敢出手,也不敢逃走。现在的他,还怀着万分之一侥幸可能,若是没有自知之明地偷袭,恐怕连万一的机会也没有了。

    所以他现在的姿势就非常古怪,右手以放松的姿态紧贴在腿边,左手则每一根汗毛都紧绷着呈爪状,一条腿膝盖微屈脚掌抓地,另一条腿扭转方向脚尖指向左侧,躯干也呈现一个扭曲的角度,像是要进攻,又像是要逃走,身体却依然死死地钉在原地。

    容远看出他的恐惧,却并没有多说什么,他懒得解释自己的动机,更不想做开解别人的心灵导师。如果恐惧能让复杂的人际关系变得更简单一点,他也不介意在这上面再加上一点佐料。

    其实像光头这样血色浓重的家伙,负功德早已超过了一万,容远如果杀死他能够获得大量的功德值。但他早已学会不用功德的正负来判断他人的善恶,正功德者可能是极恶,负功德者也可能是至善,这样矛盾的存在他过去也曾经碰到过几个。如果仅仅根据功德数值来决定自己的行为,那样的他不过是被《功德簿》操纵的傀儡而已。

    更何况,容远也早已摒弃了用杀戮的手段来获取功德这条捷径。

    在这种地方,抢劫与被抢劫只是生活的一种方式,容远可以理解。因此他并没有打算对光头做什么,只问道:“你刚才想到了什么?跟我有关?”

    原本容远只打算震慑一番后就直接离开,但光头呼吸的急遽变化引起了他的注意。好奇之下,便顺口问了一句。

    光头身体抖了一下,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一片,他咬了咬牙,慢慢抬起头,问道:“阁下……难道就是……乘冰棺而降的那位?”

    “冰棺?”容远问:“那是什么?”

    闻言,光头精神一振,难道面前的并不是那一位?但随后他肩膀又塌了下去——不管这位是什么来头,他都一样惹不起。

    于是,光头开始老老实实地介绍。

    投放到红狱星的犯人,都是先用药物使其身体处于冬眠状态,然后利用棉花糖投放。因为事先按照预计的投放时间计算好了药物注射的剂量,因此大多数犯人在落地的同时就能苏醒。但也有一些倒霉的家伙,苏醒的时间比较晚或者本身实力不济,就会被蜂拥而上的犯人夺去能够短暂维生的棉花糖糖丝、衣裤鞋袜、随身物品、甚至是生命。

    但也有一些实力强大、极端危险的犯人,因为其体质强横,往往具有超越常人的抗药性,极有可能在运输中途醒来,不仅会给他人带来致命的危险,甚至还有逃脱制裁的可能性。对于这类人,就需要用到一种特殊的工具——冰棺。冰棺的特殊材质能使人体包括意识都始终处于冻结状态,在落地之前其内部的犯人绝对不会苏醒,但却有一定几率的致死性。在落地之后,准确地说是在大气的作用下,冰棺又会在短时间内迅速挥发,不可能被红狱星的犯人再次利用。这种只能一次性使用的工具造价却十分高昂,故而极少使用。

    历史上,乘冰棺降临到红狱星的犯人,除了少数一部分在落地之前就变成了尸体以外,其余的所有人都是名震一时的强者。而这些人,也无一愧于其“穷凶极恶”之名,每个人都曾让红狱星血流成河。因此,素来一盘散沙争斗不断的红狱星众人第一次建立了一个共识——一旦冰棺出现,不管是哪个势力、哪个区域的人,都必须放下前嫌、暂停争斗,齐心协力铲除来者。

    最近的一次有记录的冰棺来客,是在三十多年前,据说是一个看似病入膏肓的消瘦老人。那老头儿几乎连路都走不动,看起来极弱小,起初所有人都看轻了他,只是因为红狱星的公约才勉强开始战斗,并且轻而易举地杀死了他。

    但没有人想到那老头竟然掌握了一种不知名的制造瘟疫的办法,在他死后,他的身体还在持续地散发着瘟疫病毒,病毒在传播的过程中还在不断地传染变异。等到红狱星几个顶层的势力查清瘟疫来源的时候,红狱星至少有四分之一的人被感染了,并且,在这个资源贫瘠的地方,感染者无药可医,如果放任他们继续行走活动,只能成为新的病毒源,进而毁灭整个红狱星。

    就算这个地方再怎么令人绝望痛苦,大多数人还是想要活下去的。

    于是这一次,屠刀来自伙伴。

    看似最“弱小”的冰棺来客,最终造成了红狱星有史以来最惨痛也规模最大的一次死亡。纵然红狱星的人口密度很低,病毒传染的效率并没有达到极限,但当事件彻底结束后,红狱星还是几乎被清空了一半。自那以后,再没有人敢于轻视先民的警告,每当有冰棺降临的时候,整个星球总是要动员起最强的力量战斗,趁来者在最弱小的状态将其斩杀。于是这几十年中,虽然每隔三五年就有冰棺的消息,但再也没有出现过大规模的伤亡。

    光头一边说,一边偷偷打量着容远的脸色。但从那张连眼神都没有丝毫波动的脸上,他实在看不出什么来。

    实际上,红狱星虽然有这样全星球誓死共抗冰棺中人的公约,但对于光头这样在偏远地区挣扎求存的流浪团体来说,可并没有那种慷慨赴死的情怀。每一次冰棺出现时主动挑起战斗的都是星球上的几个大势力,以及一些被迫裹挟进去的中小势力,光头等人总是有多远就躲多远,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命更重要。

    故而此时,尽管他心中十分怀疑容远就是冰棺中的那一位,但依然恭恭敬敬的,有问必答,不敢有丝毫欺骗和隐瞒。因为他有种感觉,如果自己撒谎的话,面前的这人会立刻察觉,到时候,他的下场恐怕就不怎么妙了。

    光头对自己刚才冲动之下的问话很后悔,他竭力装作根本不认为容远与冰棺有关系的模样,话语中更是不着痕迹地为容远撇清,岂知容远却根本不配合。只见他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道:“原来那东西叫做冰棺……催眠效果倒真是不错,我竟然也中招了。”

    光头恨不得戳聋了自己的耳朵。

    ——大哥,我刚才这么多话都白说了吗?都告诉你冰棺中人会被整个星球群起而攻之的,你这么急着承认自己的身份干嘛?

    这时,面前的男人似乎才发现自己的错误,轻声道:“啊,说漏嘴了。”他转头微笑着问:“呐,你会出卖我吗?”

    陡然间,光头浑身发寒,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他突然发现,比起面无表情的严肃模样,面前这人微笑的样子更让他恐惧。

    “不……不会……”光头结结巴巴地说,牙齿间发出嗒嗒嗒的撞击声。

    “那就好。”容远收起笑容,问:“我是容远,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黑风。”光头道。

    “黑风?”容远有点惊讶,“外号?”

    兰蒂亚帝国的起名规律跟过去的地球祖国十分相似,但像黑风这样的名字也是少见。

    “……不,就是本名。”光头道。

    “噢。”容远点点头,也不怎么在意,接着道:“我初来乍到,麻烦你给我当个向导吧。”他的口气轻描淡写,似乎在说“麻烦你给我指个路吧”——好像这件事一点也不为难似的。

    “啊?”光头黑风瞪大了眼睛。他们虽然是虫子一般的存在向来不被那些大势力放在眼中,但如果被人发现他们与冰棺中人有所联系,那么碾碎他们也是绝对没商量。

    容远问:“怎么?有问题?”

    “不,没有……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黑风牙疼地道。不用担心以后会怎么样,只要此时摇一下头,他大概就没有“以后”了。

    实际上他也明白,容远并不是需要一个向导,而是为了避免像他这样知道他身份的人随便乱说,给他带来麻烦。说漏嘴什么的只是个玩笑,他故意暴露自己的身份,是因为即使不说,光头等人也不难猜到他的来历。亲口证实他的猜想,反而能让黑风更加敬畏,不敢轻举妄动。

    这时他也发现自己之前因为不了解情况犯了一个错误——以他显露出来的能力,米亚和米东两人,恐怕也不难猜出他的身份,这点在将来或许会成为一个变数。

    不过,要说容远有多么担心,那也是不可能的。他只是讨厌麻烦,并不是畏惧麻烦。

    “那就好。”容远放下这些思虑,对黑风道:“去把你的人叫起来吧。”

    “他们没死?”黑风下意识地反问道。

    容远斜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黑风又惊又喜,跑过去一看,发现自己的伙伴们果然都还活着,“啪啪啪”几个巴掌下去就都醒了,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好似都只是睡了一觉。

    “老大,怎么了?”一个面庞稚嫩的少年揉着通红的脸,茫然问道。

    黑风哈哈大笑,心中对容远的芥蒂和仇恨一扫而空,甚至有些感激。

    ——先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这正是不久之前他用在米亚身上的手段。如今轮到他自己,却也是毫无悬念地掉进坑里。

    只因为黑风心里十分清楚,在这样的强者面前,他们这些有眼无珠之人是真正的命如草芥。更何况自己知道了他的身份,此时杀人灭口才是最简单也最普遍的选择,因而容远愿意放过他们,黑风自然十分感激。

    他也并不打算把容远是随冰棺而降的事告诉自己的伙伴,这种事情,知道的越多,死得也就越快。万一将来容远改变了主意,他希望被杀的只有自己,而其他人可以幸存。

    而另一边,容远看着天空。红狱星因为在星河中的位置十分偏远,即使是万里无云的夜晚,夜空中也看不到多少星星。但他的目光却仿佛穿越了无数光年的距离,看到了兰蒂亚帝国那颗耀眼夺目的帝都星。

    “冰棺……”容远喃喃自语,“赛琳达,你想要我死吗?还是说……你根本就不希望我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