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降光鼎

第1章 天降光鼎

“老天,你个傻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刨了你家祖坟、偷了你老婆吗!”

    狂风暴雨之中,醉眼朦胧的周天指天怒吼,泪流满面。

    周天今年高三毕业,刚参加完高考,今天成绩下来了,他连高职高专分数线都不到,这如何不让他抓狂?要知道,周天平时成绩是可都是一直排在全校第一的,就算怎么发挥失常,也不可能失常到这个地步啊。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高考之前,他高烧了,而且持续高烤41摄氏度不退,吊盐水打抗生素都没有半分作用,烧得象个烤鸡一样。如果是平时月考也就罢了,请假还是可以的,可是高考不行啊,高考不会因为某个人病了而延迟等你。没办法之下,周天只好顶着“高烤”参加了“高考”。

    41度的高烧还能考出什么好成绩来?他每考一科,都是让人扶进去的,每考完一科又被抬到医院打点滴,据他模糊记忆,他每一科考试,清醒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半个小时,其中好几分钟都是拿来填名字和准考证号了,高职高专分数线都达不到,这也在意料之中。

    但他郁闷的不是这些啊,他郁闷的,是因为他持续数天、药石无方的高烧,竟然在考完最后一科时完全好了,好得不能再好,再去医院检查,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这让他欲哭无泪,唯有怒骂苍天。

    成绩下来,周天郁闷到想死,独自一人跑进一个小酒馆买醉,直至酒馆关门,他才跌跌撞撞走了出来,走不到五十米,顷刻间狂风大作,雷雨交加,把他淋得象个落汤鸡。

    风吹雨淋,周天没有清醒过来,反而是酒劲涌头,抬头望天,竖起中指指天怒骂,感觉到头越来越重,恍惚间满天飞星,雷火滔滔,雷霆怒撕天穹,一团耀眼的、宛若传说中的鼎形天火向他碾劈而来,脑袋一痛一晕,他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在狂风暴雨中跌跌撞撞前行,耳边不时有惊雷轰响,似有无数天火在追他,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终于体力不支摔跌在地,漫天飞火扑至,他惨叫一声……

    然后从梦中醒了过来!

    雨后的夏晨,远水青山,清丽如画,空气中弥漫着少女体香般的清甜味道。

    “欣丫头,高考考得不错,有想好读哪所大学了吗?”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一个身着草绿纱裙、长发披肩的少女推着轮椅出现在坡头,轮椅上坐着一个迟暮老人。

    晨风柔拂,草木沙沙声响,少女三千青丝荡起,露出一张清丽脱俗、不带一丝人间烟火的脸蛋,旭日晨光之下,水灵的眸子里宛若有星光闪烁。

    “难道我还在做梦,不然天下哪有如此漂亮的女孩?”周天醒来之后感觉全身无力,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他睁开眼睛,便看到了这一幕。

    不似凡间精灵,只应九天方有。

    若得一执伊荑,今世哪愧枉生?

    周天呆呆地望着坡头身影漫现的草裙少女,十八年来,第一次心动。

    怦然心动!

    “爷爷,是不是我想念哪所大学你就让我念哪所?”草绿裙少女蹦地跳到轮椅前面,调皮地笑道。

    后背曲线玲珑,纤细的腰肢,隐约可见的翘臀弧线,修长的玉腿,无不令周天着迷。

    只不过,下一刻,草绿裙少女突然抬头望向轮椅的后方尖叫起来:“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

    三道人影从山坡上冲了下来,手里都拿着亮闪闪的大刀,没有理会少女的尖叫娇叱,三人迅速散开,飞快地向两人包抄而来,中间一人挥刀劈出,大刀宛若一道惊虹斩向轮椅上的老者,左边一人则是一刀砍向草裙少女……

    “小心!”

    周天惊叫着爬了起来,然后他便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只见轮椅上的老者陡然转身,双掌一合,竟然徒手将那把斩向他的大刀稳稳夹住,苍老的喝声响起,他就这么夹着大刀一甩,将中间那人带动撞向左边那人,两人撞在一起的同时,他双手松开,伸手拉住草裙少女一甩,大喊道:“欣丫头快跑,去报警!”

    他这一甩用的是巧劲,草裙少女纤弱的身体似乎是被人托着送出了七、八米外,随着惯性直接向坡下冲去,而轮椅上的老者已经与那三名歹徒斗了起来。

    老者虽然两腿残疾坐在轮椅之上,但他的双手却极是灵活,轮椅如同飞轮一般飞快转动,双掌翻飞,竟然把三名持刀歹徒的疯狂攻击都挡了下来,啪啪啪,每一掌拍出,都能击退一人,掌风呼呼,端是厉害。

    “哎哟……”

    草裙少女随着惯性冲下,却又担心老者的安危,奔跑间脚下一个踉跄,从斜坡直摔滚而下,直向周天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