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杀人了!

第3章 我杀人了!

“哎,我说哥儿俩个,群殴可不是好同志!”周天一拳凑功,一时间信心万倍,啊,不,十万百万倍,他想要试试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看到两名歹徒攻来,发现他们的动作真的好慢好慢,心情大爽,嬉笑声中突然踏前一步,竟然从两人的刀光中间穿了过去,左掌右腿,左手掌提下按,右腿如飞鸟扑食,分别击中两人身上的又大又方便出手的破绽。

    猿摘!

    鸟伸!

    “砰”

    “嘭”

    这两式似是而非的五禽戏动作在周天的手里竟然发挥出神奇的威力:左边歹徒被他一肘反击在脖子上,强壮的身躯直接板跌地上,间或传来颈骨断裂的声音;右边那名歹徒被他一脚踢在胯骨上,强壮的身体如同皮影人一般倒飞而去,直摔出十多米远这才跌下,跌地之后还咕噜咕噜滚了五六滚,赖在地上惨号起来。

    “好暴力的少年!”旁边轮椅上的老者看着这一幕,身后冷气爬呀爬的都爬到后脑勺了,不过他更感奇怪的是,已普及成为健身功的华夏五禽戏真的有这么大的威力吗?

    他看周天的动作确是五禽戏的功法招式,但又似是而非,比如猿摘和鸟伸同时使出的五禽戏,这老者还从来没有见过。

    “小伙子,你杀人了,你快走吧,一会警察来了不好交待。”老者看了那个被周天肘击的歹徒一眼苦笑道。

    “什么?我杀人了?”周天大吃一惊,他虽然感觉到打得很爽,但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杀死人。

    “你看他,颈骨都断了,救不活了。”老者指着那名歹徒苦笑道。

    周天小心脏砰砰砰砰的剧跳,极是忐忑而小心地将那名被他反肘砸了脖子的歹徒翻过来一看,只见他两眼圆瞪,嘴鼻流血,脑袋歪软无力,一探鼻息,哪里还有呼吸,分明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呕……”

    一股强烈的反胃感从心底窜起,周天猛地冲到一边狂呕起来。

    他不是没见过死人,高一的时候班上有一个男生去游泳溺水死了,死相很难看,当时他看到都没有呕吐;但他却是第一次杀人,或者说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杀人成了杀人犯,在确认的那一刻,他丝毫没有准备地反胃,呕吐,这是心理与生理反应神妙结合的结果。

    老者也不说话,任由周天在那里吐着,眼中闪烁着深邃的光芒,周天没有看到,老者在他呕吐的时候,右手如拈花般的掐了数下,眼中曾经露出过欣喜与震惊混杂的复杂光芒。

    周天几乎是把胃液和昨晚已经融进他五脏六腑的酒精都吐了出来,最后是黄胆水,只不过反胃的感觉却一为也没有消止的迹象。

    “小伙子,你过来!”老者对着脸色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的周天招了招手。

    周天捂着嘴巴走了过去,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惶恐。

    此时他的脑子是一片空白,脑海里来来回回就只有一个声音在回荡: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竟然成了杀人犯……

    老者也不跟他多说什么,让他靠近过来,伸出右手在他左腋轻捏了几下,又让他蹲下,在他的头上摸老红索了片刻,周天同样没有看到老者在摸着他的头时震撼而狂喜的表情,以及突变的脸色,而后咕噜一下有东西涌上喉咙又被他硬吞了下去,嘴角有些许血迹。

    这老者只是摸了一下他的头,竟然激动得吐血?当然,这一切周天都不知道。

    “好了,你看看是不是没有恶心呕吐的感觉了?”老者微笑道,不着痕迹地清理了嘴里的血迹。

    周天拿开捂着嘴巴的手,动了动,哭丧着脸道:“是好了,不再反胃,不过我……我杀人了,我岂不是要坐牢?甚至挨枪毙?”

    “小伙子,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老者眼瞳深处的狐狸光芒一闪而逝,一脸肃然地伸出一个剪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