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意料之外

第797章 意料之外

“啊~”太后猛地欠起身子,死死地抓着段淳的手,哭道,“淳儿,源儿是不是以后都不会再来给母后请安了?母后以后再也见不到源儿了对不对?都是母后不好,是母后害了他呀!”

    泪水从她的眼眶中不断涌出,仿佛积压了许久的痛苦都在这一刻宣泄而出。

    段淳眉间轻蹙,他知道太后一向更加偏向于段源,但此刻,即便太后仍旧在惦记着段源,他的心也跟着猛地一阵揪疼。

    一个是他的弟弟,一个是他的母亲,最后却落得这个下场……

    “母后~”段淳轻唤了声,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

    “源儿~我的源儿呀~”太后痛失亲子,抓着段淳的手都忍不住颤抖。

    不知哭了多久,太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在段淳的安慰下才渐渐睡了过去。

    许是因为经过这一场大变,许多人的心境都发生了变化。

    这些日子,段淳每日除了早朝和批阅奏折,几乎全部时间都在鸾仪殿内陪着太后。

    怎么说这也是他的母亲,亲手将他带大的母亲,如今弟弟不在了,他自然要好好地待她,毕竟御医也说了,这场变故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显然已经时日无多……

    最后的日子里,段淳虽尽量陪在太后的身边,却也越发觉得疲惫。

    因为,太后时不时地就会把他认错,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这天,段淳照旧来看她,却被她误认成了段源,拉着他悄悄地进了内室。

    然后取出一个锦盒,小心翼翼的推到段淳的面前:“源儿,母后给你留了好东西哦!”

    说着,便从锦盒中拿出一张纸来,上面写着什么段淳并未看清,随即太后便解释道:“这是母后上次从八王手中得来的产业,几乎都在京都,今日母后就被这些都送给你,你可要小心经营呐,千万别给我搞砸了!”

    心中复杂的接过太后递过来的纸,段淳蹙眉看了眼上面的内容。

    果然,上面命一条条写着一些商铺的名字,最后还有八王爷的盖章。

    这对于太后来说应该是极为重要的东西吧?可是她虽然给了自己,却又让他完全高兴不起来,毕竟在她眼中,此时的自己只是段源罢了。

    “愣着干嘛?赶紧收起来呀?可千万别让人偷了去!这个价值可是不菲的!”太后给了段淳一记白眼。

    深吸了口气,段淳抿唇笑了笑,终究还是将这张纸收了起来。

    “该吃午膳了吧?源儿今日还留下来陪母后用膳吗?”太后的眼中满怀着期待。

    顿了下,段淳还是点头应道:“是的!今日还陪母后用膳!”

    说着,便命人去准备午膳。

    太后兴奋的像个孩子似的,拉起段淳走到自己的收藏柜前,前前后后的介绍起来。

    不知为何,段淳总觉得这种感觉有些奇怪,好像她怕以后再没了机会一般,不管他听与不听看与不看,都自顾自的讲着,甚至还将一些她平日里最喜爱的东西也都送给了段淳。

    见太后的神色看起来还算不错,段淳便也并未多想。

    只是,在用完午膳后将要离开,却忽然被太后唤住:“等等~淳儿……”

    段淳脚下一顿,心中更是一惊,她刚刚还在叫自己源儿,此时却又变成了淳儿,难道是回过神来了?

    缓缓回过身去,却见太后满脸慈爱和愧疚的笑意,轻轻地说了句:“对不起淳儿,母后所能给你的就只有这些了……”

    这话让段淳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太后对他露出这副表情倒还是头一次。

    以往见到她不是一副严母样子,就是像这段时间一样把自己错认成段源所露出的慈母表情……

    “母后?”段淳以为太后是误把源儿叫成了淳儿。

    可是刚开口,太后便微微一笑,对他摆手道:“好了,母后没事,你不是还有许多事情要忙吗?赶紧去忙吧!一定要做个好皇帝知道吗?”

    听了这话,段淳的心咯噔一下。

    不知为何,他和太后之间不过一丈远的距离,段淳却感觉太后似乎在渐渐的离他远去。

    “母后!”段淳猛地朝着太后冲了过去。

    但太后还是缓缓倒了下去……

    一旁的侍女都被这一幕吓呆,反应过来的时候,段淳一惊抱着太后,大喊道:“还不快去叫御医!快去找御医!”

    说着,便将太后抱进了鸾仪殿内。

    他从未像这一刻这般如此害怕失去某样东西,即便是对皇位也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母后,你听到孩儿说话了吗?”段淳紧握着太后的手,不停的在她耳边说这话,只希望她能够给自己一点反应。

    然而,许久,太后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最后,御医来了,诊断之后,便跪在了段淳和太后的面前,无奈道:“皇上,太后已经……不行了~”

    “不行了?”段淳双眼微瞪,咬牙道,“怎么会不行了?刚刚气色还这么好,跟朕说了这么多?怎么会忽然说不行就不行了呢?一定是你这庸医无能!”

    御医忙跪趴在地,垂首道:“皇上,臣已经尽力了,太后刚刚精神之所以如此之好,怕也是回光返照啊,皇上~”

    回光返照?段淳一愣。

    不禁让他回忆起当初他父皇离世时的那一幕,临死前,也是精神奕奕,他们都以为他不会死了,却不料,只不过一日的时间,他便撒手人寰……

    颓然的坐在床边,望着静静躺在床上已经没了声息的太后,段淳再也忍不住落下了泪来。

    太后殡逝的消息很快便传了出去。

    夏乞儿自然还是第一个前来安慰段淳。

    也正是因为这一路有夏乞儿的陪伴,段淳才能快速的从悲伤之中走出来。

    虽然太后犯了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但她毕竟是太后,不能举行国葬,但皇家的葬礼还是不能少的,朝臣也必须全数到场。

    当然,段景自然也不例外。

    对于段景来说,太后的去世是在他意料之外的,他并未想过逼死她,毕竟他尝过母亲去世的滋味,所以并不打算让段淳也尝一尝。

    这些人中,怕也只有段淳对他还算是念及了一些骨肉亲情的。

    死者为大,段景在太后的葬礼上也算是进了自己所能。

    只是,这边太后的葬礼刚刚结束,另一边“香依舍”和“制衣坊”便又传来了让段景头疼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