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突发事件

第798章 突发事件

段景前脚刚回到八王府,后脚堇宁就跟了进来。

    “主子,不好了!”堇宁神色慌张道。

    “何事如此大惊小怪的?”段景眉头轻蹙。

    大喘着粗气的堇宁缓了缓,才继续道:“主子,大事不好了,‘香依舍’现在已经被人团团围住了!就连商城都被人围了起来!”

    闻言,段景一愣:“发生了什么吗?”

    “前些日子就有人说从‘香依舍’买回去的衣服穿在身上起了红疹子,但那时候很多人也说可能并不是衣服的问题,也许是临时爆发了什么疾病,所以并未在意!”

    说着,堇宁也显得一筹莫展:“但这两日,那些身上有了红疹子的人不穿‘香依舍’的衣服之后,便又渐渐好了许多,但更多的人还是穿着‘香依舍’的衣服,所以……”

    若不是近日来起红疹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也不会发现确实是“香依舍”的衣服出了问题。

    而更让人确认无疑的是,这段时间胡娘的制衣坊里几乎所有的工人都染上了这种红疹,症状很是奇怪。

    起了红疹的人起初只是微微地瘙痒,之后若不继续触碰那衣服的话倒还好哦,渐渐便也就轻了许多。

    但若是继续穿着那身衣服的话,红疹便会慢慢溃烂,甚至连大夫都拿这种症状没有办法。

    听了堇宁简单的介绍之后,段景的眉头便再未松开过。

    衣服都尚未来得及换下,便转身朝着王府外走去:“走!跟本王去看看!”

    “是主子!”堇宁忙跟上了段景的脚步。

    现在最需要搞清楚的就是这些人身上的红疹究竟是不是因为衣服所起,若真是如此的话,那最先受到影响的就应该是制衣坊才对!

    只是,现在段景急着解决“香依舍”和商城被包围一事,所以暂时还不能到制衣坊去。

    当段景来到商城外时,门外的百姓仍在叫嚣着,若不是有八王府的守卫拦着,这会商城里的“香依舍”怕是早已被这些人踏平。

    一路上段景也询问了一些关于这次事件的事情。

    好在在这件事发生之后,见有人到“香依舍”闹事,堇宁便立刻命人将“香依舍”关上了门,只留下商城的这间店铺,也算是对老百姓有个交代的地方。

    匆匆赶来后,看着商城外乌压压的人头,段景眉头一皱,厉喝一声道:“光天化日聚众闹事,成何体统?你们眼中究竟还有没有王法?”

    听到段景这一声厉喝,这些闹事的百姓们也纷纷安静了下来,为段景让出了一条路来。

    虽然他们并不知晓面前的是何人,但从他的衣着和气质看来,应该是个大人物,而且是他们惹不起的大人物。

    来到众人面前,段景沉了沉眸色,这才开口道:“你们聚在这商城门外究竟是所为何事?”

    这时立马就有人冲了上来,嚷道:“我们是来找‘香依舍’老板的,我们穿了他们店里的衣服之后身上都起了这种红疹子,有些人身上的红疹已经溃烂,这次必须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着,边捋起袖子将身上红疹给段景看,一边回头对身后的百姓们道:“你们大家也是为此事而来的对不对?”

    “对!我们也是来讨要个说法!”

    接着就有人开始各种诉苦。

    “就是!我还以为这是什么疫病呢,吓得好多天没休息好了!”

    “可不就是!我还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呢!花了好些冤枉钱来治病,确实一点效果都没有!”

    “我才更惨呢!你们看看我女儿身上,哪里还有一块好的地方,全都被抓破了,她可还没成亲呢呀!这以后谁还敢要她呀!”一位中年妇人拉着自己十几岁的女儿哭诉着。

    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的比着谁更凄惨,段景也是满心的烦闷。

    他又何尝不知这些人哪里是讨要说法,分明就是在讨要赔偿。

    但这“香依舍”是关琳儿所有,他并不能做出最后的决断。

    “大家安静一下!”段景抬手再次让大家静了下来,“你们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但这件事我们也不能全听你们一面之词,还需要进一步调查,若当真是因为衣服让你们起了红疹的话,我们保证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如何?”

    如此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承诺。

    只是,这些百姓显然不会因为他一句承诺便乖乖离开。

    众人纷纷议论起来,不知是谁忽然说了句:“那你们多久才能给我们答复?万一你们耍赖,一直调查不出来,那我们怎么办?还是直接让我们报官?相信官府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的!”

    官府?段景眸色又是一沉。

    随即便笑了起来:“哈哈!你们若是愿意找官府,本王倒也不介意!但这个结果,最终还是本王说了算,说不定你们还要给那些官员塞些东西才行,倒不如安静的等待了吧!”

    听到本王这个自称,一些人已然反应了过来。

    当初就听说这商城有八王爷参与其中,如今看来应是不假。

    一句话,便让所有人再次安静了下来,望向段景的目光也变成了畏惧和担忧。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既然王爷说了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解释,自然会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们尽管等着便是!”堇宁在一旁对大家摆了摆手劝道。

    然而,总是有一些不怕死的,这时候还是插了句:“那究竟要我们等多久?”

    不知为何,今日段景的心情似乎很是不好,微眯了下眼,瞟了那人一眼,直看得他脊背一凉,才说道:“你打算几日呢?”

    “这、这、这个……我、我、我怎么知道!”那人怯怯的向后缩了缩。

    好在段景也并没有为难他的意思,只是深吸了口气后,说道:“十天之内,本王必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人,如何?”

    他所要的这个十天,却并非是调查的时间。

    而是等候关琳儿赶来的时间。

    这“香依舍”是她的,突然出了这种事,她必定是要过来看看的,也好决定究竟该做出怎样的交代!

    虽然对于这些百姓来说十天并不短,但他们倒也愿意等待。

    等到守在商城门外的百姓们全数散开之后,段景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继而转身对堇宁道:“商城继续营业,不要被这次的事情所影响,我先去趟制衣坊,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