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大师兄

第5章 大师兄

成乾泰不冷不热地说道:“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女儿、你的大师姐成瑜,这是你的大师兄李元焕。”

    凌潇笑容可掬朝着二人鞠躬:“见过大师姐,大师兄。”

    虽然凌潇那夸张地鞠躬让众人觉得很不爽,不过礼多人不怪,不管是礼物还是行礼。成瑜脑袋微微一昂,轻哼了一声:“嗯。”

    李元焕便是站在成乾泰身边那高大威猛的男子,他倒是十分温和:“凌师弟不必多礼。”

    成乾泰随手取出一条魂链,要是一天前的凌潇估计会觉得很奇怪,不过现在他也能随手取物,见怪不怪了。

    当然凌潇还是装得十分惊讶的样子,一直盯着成乾泰看,好像要看出个究竟出来似的。

    成瑜翻了翻白眼:“土包子!”

    成乾泰好像根本不介意自己女儿的无礼,而是朝着凌潇说道:“这条魂链给你,里面有我们北珉派的筑基拳术心法——北珉神拳。至于这条魂链怎么和你自身融合,等下让你大师兄把魂链心法教给你。”

    “多谢师父。”凌潇恭恭敬敬地用双手接过魂链,他认真地抚摸着这条魂链,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心中却是在暗暗鄙夷:“娘西皮的,这条破链子,上面就一颗宝石,连串宝石的链带都是草编织的带子,这师父怎么就比那师父小气那么多?”

    凌潇暗中把成乾泰和七魔老祖这两个师父做了一下对比,得出了一个结论:七魔老祖比成乾泰大方得多得多。

    当然,他自然不会特意去想,他从七魔老祖那儿得到的多,要付出的也多。

    “夫君,这就是你新收的徒弟么?”

    一个娇艳欲滴的声音从大厅的偏门传了过来,凌潇下意识地往那方向望去,眼珠子顿时停在那儿,一动不动。

    这是一个三十来岁、很有魅力的中年女人。

    用凌潇多年看飘红院红牌和普通姑娘的眼光来看,这个中年女人的魅力可以总结为四点:胸大、腰细、屁股圆、腿长。

    极品,女人中的极品。

    这女人的样貌不是很出众,比起大师姐成瑜就差了一大截。不过她身上那种成熟女人的风韵,远远不是青涩的成瑜所能相比的。

    不过,当凌潇看到这女人那双眼睛之时,心中却是一凛。

    那女人的眼神,和飘红院那些姑娘的眼神极其相似。而凌潇明白,这女人的身份,和这种眼神极不搭配。

    那是一种叫做桃花眼的眼神。

    不用问都知道,这女人是凌潇的师娘。

    见凌潇如此肆无忌惮地看着自己妻子的某些部位,虽然那眼光只是短短一两秒,可成乾泰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成乾泰最忌讳的便是其他男人看自己妻子的那种眼神,他平时没少见到其他男人对他妻子投以这种淫邪的目光,所以他对此特别敏感。

    要是神魂师其他门派的人这种神情,他或许只能忍气吞声。

    自己新收的这小徒弟竟然也敢如此放肆,这让他成乾泰的脸面还往哪儿放!?

    见到成乾泰那张铁青的脸,所有的师兄弟都在暗暗幸灾乐祸:这小子犯了师父的大忌,他死定了!

    大师兄李元焕见气氛不对,忙道:“师父,我带凌师弟去他房间收拾一下行李。”

    成乾泰强压着心中的怒意,狠狠地瞪了凌潇一眼,低沉地说道:“去吧。”

    凌潇自小看人脸色,怎么会看不懂成乾泰那副表情是什么意思?

    在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凌潇朝着成乾泰鞠了一躬:“师父,师娘,徒儿先行告退。”

    见凌潇离去,那女人娇笑了一声:“很有意思的一个小子。”

    成乾泰一声不哼,他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脸色和眼神是多么狰狞、可怕。

    北珉派最后方并排着上百间小屋子,李元焕将凌潇带进了最右边的一间小屋子,点上了白色的荧粉灯,顿时整个房间亮了起来。

    “凌师弟,你以后就住这儿了。”李元焕道。

    凌潇稍看一眼,这简陋的房间中除了一张小床、一张小桌和一个放着脸盆的架子以外,连条凳子都没有。

    “谢过大师兄了。”凌潇将包袱放桌上一放,朝着李元焕笑道。

    那个包袱只不过是凌潇用来掩饰自己七魄魔链的空间罢了,其他东西他早就放到那处空间之中了。

    李元焕道:“凌师弟客气了,反正你也没多少行李,就放这儿,先去饭堂吃饭吧。”

    凌潇想起了成乾泰那可怕的眼神,心中好一阵不舒服:“今天太累了,吃不下,想先休息一晚。我自己带了些干粮,明天再去饭堂吃饭吧。”

    李元焕也不勉强他:“那我先去吃晚饭,晚饭过后,我再来找你。修行,一天都不能落下的。”

    凌潇这才想起成乾泰把自己交给了李元焕这个大师兄调教,而这个大师兄倒是挺热心的,和那个敷衍了事的师父大不一样,心中不由得感激不已:“谢谢大师兄,那我就在这儿等你。”

    李元焕憨笑道:“凌师弟,同门之间互相照顾是应该的,不用这么客气。我先走了。”

    望着李元焕高大的背影,凌潇的心头隐隐有些淌热。

    大师兄是第一个不歧视他、真心待他好的人,从小流落街头、十二年看遍人间冷暖的他自然能够感觉得到。

    一想到等下大师兄就要帮自己融合魂链,心中不禁有些苦笑:“不知道这一颗宝石的魂链,和我这七颗宝石的魂链有什么区别?”

    没过多久,大师兄果然来了。

    趁着先前大师兄李元焕不在的那段时间,凌潇啃了些干粮,精神上也好了一些,没有了先前那么明显的疲态。

    李元焕甚是赞许得点了点头:“凌师弟,你倒是很有精神。这样也好,精神力对于我们修炼力魄的神魄师而言其实也是有好处的。”

    “力魄?”凌潇听不懂李元焕所说的这个词儿,眼睛瞪得老大老大。

    李元焕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忘了你是刚入门的人,那我就给你介绍一些最为基础的东西吧。”

    李元焕十分认真地讲着,凌潇也十分认真地听着。

    从李元焕口中得知,所谓的链魂师就是将自己的魂魄和魂石项链融合在一起的强者,以魂石所发出的魂魄之力的颜色来判断等级。总共是七级,赤橙黄绿青蓝紫。

    而神魂师和魔魂师的区别就在于两者所修炼的方法和技能之上。

    神魂师讲究顺其自然,一步一个脚印地修炼,所修炼的技能也偏向于温和。

    魔魂师则完全相反,他们相信人的潜能是无限的,不管哪种修炼方法都是极其霸道、逆天,甚至是损人利己,以吸取他人魂魄之力来壮实自己。

    魔魂师修炼极快,但是修炼过于迅速所带来的副作用却是非常之大,通常会丧失理智,要么疯疯癫癫,要么嗜杀如狂。

    所以神魂师视魔魂师为魔物,普通人见着了魔魂师自然也是唯恐避之而不及。

    但是不管是魔魂师还是神魂师,修炼的都是魂魄之力。

    人有七魄,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北珉派是以第四魄力魄为主的落风谷旗下的小门派之一,自然也是主要修炼力魄。

    力魄主修人的肉身力量,以拳法和各种利用肉身力量的械斗为战斗技巧。

    力魄在心轮上,并同时与双手心和双脚心相连。

    魂链一旦和人的魂魄连在一起,魂链上的魂石如果破了,人的魂魄也随着烟消云散。

    魂链师通过灵魂转移来转换使用更好的魂链,但是转移过的魂链就变成了死物,需要重新祭炼融合之后才能再用。

    也就是说,链魂师只能使用一条魂链。

    所以,对于链魂师来说,魂链就是他们的一切。

    他们所修炼的一切,就是将自己的魂链变得更强。

    听到这儿,凌潇忽然想起了七魔老祖将七魄魔链传给自己以后,并没有死去。

    而在与七大圣地的主宰大战之中,他还自爆了一条魂链。

    想到这儿,凌潇心头一阵凉飕飕的。

    这只有两种可能性。其一,七魔老祖将七魄魔链传给自己的同时,将自己的灵魂转移到另一个魂链之上。

    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七魔老祖和自己一样,也是可以同时使用两条魂链的神魔双魂者!

    虽然震惊于自己的猜测,不过凌潇也只是听七魔老祖说过自己可以同时使用两条魂链,并没有真正地融合祭炼两条魂链。

    不过,很快他就可以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同时使用两条魂链了。

    借着大师兄休息的片刻,凌潇又将自己不理解的问题问了出来:“上次我看到的那个蓝袍人,他身上的魂链有五颗魂石,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同时修炼七魄的七颗魂石的魂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