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重塑

第二百二十五章 重塑

第二百二十五章重塑

    这片三万里的哭沼,每一处都是节点,但每一处又都不是。因为这里每一个点都是三力聚合,而每一个点都有可能链接不同世界。可就是三者成了统一的点,就彼此分不出来了,只有借助强大的力量,将三力打散,才能重构各自的世界,也才能重新假设明月鬼桥。但这个力量太过于强大,不是东子一个真神能实现的,而南石境疯子认定的九星连珠,就是这个力量的一种。而仙人或许有其他的方法,从而也打开过这个平衡,踏上了明月鬼桥。

    而东子也真得明白了,余和熙、皮艺和寒同碰到的小村庄在哪里了,他们就在这个哭沼中,但又不是在傲来神境中。在三力分解重组的时候,这里就分出了重叠的三个世界,而三个人调入的是其中的两个世界,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灵力充沛的仙人世界,只不过他们尚不清楚。

    这些村庄和人类,只有在明月鬼桥出现的那一刻,才会重新组合存在,而明月鬼桥消失之后,他们就再次消散了,他们的寿命只有明月鬼桥出现的那几天。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最梦想仙、神、人的和平统一,才最希望能多活上几天。他们既生活在神界,也生活在仙界,还生活在人界,三力聚合后世界重叠,他们就成了这片哭沼里的水水草草。

    难怪这里叫做哭沼,不仅仅是凡人难入,更重要的是这里每一个棵草里都有碎裂的灵魂,他们被苦苦桎梏在虚无的世界里,多少年才有重生的几天,所以哭的是这些重叠世界的人们。

    摇了摇头,东子将这些苦难人的哭泣放在一边,如今首要的是寻找到能破开三力的无上能力,否则再有多少悲悯都是枉然。而这种无上能力,看来要借助于天时,此番异象非人力可为,即便是真神、哪怕是天神之力,在这番异象面前都为不足。可科技文明的凡人世界只有九星连珠的奇迹时才能开启,疯子科学家曾经计算过,这种天文景象几万年都碰不上一次,难道只能苦等?

    “仙人是怎么实现的呢?”余和熙好奇地问道,他对森德境仙人启动明月鬼桥之事非常好奇,“难道仙界有远超过神界的能力?”

    “也是他们机缘巧合吧。”东子不大确定的说道,毕竟德恒殿曾经启动过仙术大阵,将庞大的仙人部队都传送到傲来神境了,这份战绩在神界还没听说过。“或许他们哪里也出现了九星连珠?”

    “九星连珠出现的条件非常苛刻。”余和熙肯定地说道,“在我来时出现过一次了,这么段的时间内不可能再次出现。”

    “可森德境不是你们的南石境啊!”东子纠正道,“你们哪里没出现,不代表森德境不重现。”

    “对啊,或许下次就在傲来神境出现了!”余和熙恍然大悟,尽管天空的太阳与月亮看起来一样,但此地究竟是另外一个星空,南石境不发生的天象,不代表在傲来神境也没有。“可没有观测手段,怎么知道九星连珠出现的时间呢?”

    “仙人能知道,那我们神人也能知道。”东子强调到,他对于仙人着某种亢奋,有着天然的敌意,毕竟对于仙界和仙人,他心中感受的只有恨,而在神界才有了重生,才感受到温暖。“我们神人,是与仙人比肩的存在。”

    “我们科技文明,也是强者。”余和熙非常及时的跟了一句。

    “我看见了再说吧。”东子不经意的回应了一声,“谁能最清楚九星连珠天象出现的时间呢?”

    “不知道,别问我。”余和熙下意识地接了个话吧,“要问问别人啊。”

    “问别人。”东子突然想到,谁熟悉这里的情况,当然是地主啊,就是这些碎成基本力点的三界之民。他们在这个存在了不知多少世纪,每每受到这种粉身碎骨的折磨,自然对每一次的磨难都有着深刻的记忆,只要从中提炼出天象规律,就能知道下次出现三界分解的日子。

    “生魂再造!”东子再一次发出命令,傲来神境各地的信徒弟子再次聚来强大的信仰源力,而东子自己也将真神之力完全展露出来,第一次施展寇乐童真神打造的绝世神术。这个神术要求的太过于苛刻,仅仅是主持法阵的人选就要必须是真神,而且灵魂之力要足够强大,否则造魂不成反受到反噬。而东子的灵魂之火在傲来神境绝对是第一,这个无上神术似乎就是给他量身定做的。而召集信仰源力,东子是怕到时间神力不济,反而功亏一篑。

    之时已是午夜,明月当空照下,整个哭沼是一片灿烂,不仅有如水的月光,更有天地自然神力高度集中的闪光,还有跨越虚空而至的五彩斑斓信仰源力。在下面旁观的余和熙,沉迷于这片灿烂的光芒之中,对强大的神力世界更加敬畏。

    在光芒之中,从三万亩水面沼泽中,从密密丛生的水草中,从这方鱼虫鸟兽的生灵中,丝丝点点的灵魂之光被抽取出来,随着东子缤纷复杂的手诀,这些光点慢慢集中成了一个明亮的球,然后进一步凝结成了一个点。这个点里面,没有丝毫的仙力和科技,仅仅是傲来神境的神力光点,纯粹而无杂质的灵魂元素。

    然后又是一点,这次依旧是纯洁的神力,两个光点慢慢靠在一起,似乎还打了个招呼,就倏然融合了。

    人类夸耀的绣花耐心,在这份提炼灵魂光点的这一刻弱爆了,这份细腻也只有强大的真神才能把握,只有稳定强大的灵魂之力才能保持从头到尾的完全一致,中间只有差上丝毫,这个生魂就死掉了,重新化为天地间的虚无。而只有完全一模一样,才能在最后一个光点完成之后,再造出一个有生命可以附身完整的生魂,而不是毫无灵智的孤魄。

    余和熙屏住呼吸,不忍心打破这份美妙时刻。周围太美了,想都想象不出来的美丽,这份光景只要见过一次就行了,也对得起独闯傲来神境,当猪一样苦苦挣扎的磨难。如果还能重新来过,他宁愿再受一次苦难。

    在欣赏美景的时候,不知道时间的流逝的飞快,感觉才一会,还没看够,突然光芒一收,天空中的东子披着一身月光,如柳叶般飘然而落。

    “怎么样了?神仙。”余和熙这次是真得认识到面前这位真神的伟大,也确信他真得能就自己救出生天,回到梦寐以求的故乡,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思乡的情绪猛然爆发出来,让其问话之时,都声音颤抖了。

    “再等一会。”东子温和地答复道,“让这个生魂平静一下,他也非常激动!”

    是啊,从来都是短短几天寿限,然后就是漫长等待的三界之民,如今可以自由存在了,又怎么能不激动?他们这些人,梦想能如他人一样存在已经很久了,但每一次都是梦想破灭,一次又一次的粉身碎骨,一次又一次的生命重塑,让他们真得苦不堪言,如今真得可以在月光下飘荡了,即便只是一个灵魂存在,没有身躯没有眼睛,可已经让这个生魂欣喜若狂了。

    “我叫澹台咏,是智画村的长老,非常感谢你授予我生命,得以永生,请接受我最诚挚的叩拜!”月光下,这个生魂恭敬俯在东子面前,用他们最臣服的礼节,想这位创造出奇迹的真神致敬。尽管东子说了,第一次重塑的灵魂并不完善,在傲来神境存在的岁月也不会太长,但这个时限对于每次只有短短几日的三界之民而言,已经是永生了。

    “从今以后,我就是你最忠实的奴仆,愿意永远侍奉在你身侧。”澹台咏继续向东子献祭忠诚,卑微地匍匐在地无以复加。

    “不用了,你就是傲来神境的一员了,自由生存去吧。”东子温和地一笑,并没将自己当成了造物主,而是希望这个灵魂如同傲海宗门下弟子一样,可以有着自己美好的生活,“当然,在离开之前,你要告诉我们几件事。”

    “我的主人,什么事情都会告诉您,请您不要抛弃卑微的奴仆。”澹台咏还是摆出卑微的动作,东子不当自己是造物主,可澹台咏始终将他作为自己心中最高的神祗。无论如何,都要忠贞不二的侍奉。

    “你们三界之民,能不能感受到什么时候出现三界恢复的迹象?”余和熙最为着急,抢先发问,他借助于东子的灵魂之力,可以同步收到澹台咏的信息,此时着急问道。

    “主人的朋友,回答是肯定的。”澹台咏给出了大家最想听的答案,“我们三界之民,生生世世都在经历聚分之苦,当然对三界的变化非常敏感,每当我们要重生的时候,我们的灵魂元素就会跳动加速。每当这个时候,我们这些三界之民就知道,不久就能再生。”

    “那下次三界重塑,是什么时候?”余和熙激动地问道,他的回乡之路有着落了。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三界重塑。”澹台咏认真回答道,这让余和熙心中一沉,可接着又惊讶起来,“但这次三界重塑的时间不远了,我们共同感受到灵魂元素在加速。”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