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拓印

第1章 拓印

青州城,洛家讲武场。

    洛天醒来的时候,眼眸中是一片星辰,他发现自己“站”在虚空之中,眼前万千星辰细如米粒般从身边滑过,无声无息,闪烁着缤纷的色彩。

    他很茫然地看着这一幕,良久,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颗奇怪的星辰,九彩光芒间断闪烁,立在万千单色的星辰之中,它如同一只调皮的精灵,慢慢地向洛天靠近。

    洛天伸出了手,那颗星辰仿佛划入了他的掌心,突然他眼前一暗,耳旁一声呵斥乍响,如同一道惊雷落在他的心头。

    洛天被吓得猛然睁开眼,一位须眉白发的老者以及数十个中学生模样的少年瞬间映入他的眼帘,他极为愕然地扫视了一圈,这才发现自己坐在一块光滑的石板上,四周是一个足有两个篮球场大的方形广场,广场周围立着八根直径两米有余的石圆柱,闪烁着莹莹白光,如同电视剧里的特效一样。

    这是哪?我不是……死了吗?

    洛天的呼吸猛然顿了顿,心脏如同被重重地锤击了几下,令得他不受控制地颤抖了几下,一副惨烈的画面被激活了出来,画面中……自己被一辆高速行驶的货车撞中,身体一半被卷入了车底,一半留在车道,那道血迹足足有十几米远,而自己最后的颤抖也消失了,自己终于死去……

    “啊——”

    他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自己被车撞死了!那这里是哪……难道自己穿越了?

    刹那间,一连串的记忆从他脑海中复苏过来,这如同在他脑袋里点燃了一颗炸弹,炸得他头晕目眩起来,眼眸里的光芒不受控制地发散开来,而随着一股难以置信的情绪涌上来,他张了张嘴,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自己也是猛然站起了身,哈哈哈,自己竟然重生啦。

    “洛天,你站起身可是对今日的功课有所感悟?”

    一道威严的声音从方形广场中央响起,声音来自那个须眉白发的老者,他远看颇有一番仙风道骨,气质也显得很飘渺,只不过……那张面沉如水的老脸上时而颤动的皱纹,却是在表明他已经到了发怒的极点。

    伴随着老者的怒火,一股强大的威压如潮水般蔓延开来,在场众人同时感觉肩上一沉,顿时多了上百斤的力量,不多时连呼吸都被压制得不通畅起来,他们强咬住牙,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以免遭受长老无端的怒火!

    该死的洛天,六长老的课也敢走神,简直是找死!众人心里大骂起来,他们分明感觉到了长老那随时要爆发出来的怒火,这怒火今日恐怕要将洛天这个废物烧成灰,只是该死的废物,烧死了也就罢了,还让怒火烧到我们身上……废物,回头一定要狠狠的揍他一顿出气。

    众人被压迫得面色涨红,愤怒的眸子纷纷看向洛天,见到洛天一脸茫然的样子,更是咬牙切齿地磨起牙来。

    “原来这具体身体的原主人也叫洛天,现在的身份是青州城洛家的嫡系少爷,而此刻正是家族一月一次的修行授课时间。”

    正在消化这具身体记忆的洛天像是个没事人一样,丝毫没有察觉到众人吃人般的目光,他不时看看自己瘦弱的双手,不时动一动自己的腰腹,动作颇有些滑稽,他的脸色也由最开始的古怪与诧异,演变成了一丝无法压制的狂喜,若不是突然降临的一股巨大的力量,他恐怕早就大笑出来!

    “嘶——这是什么力量?!”

    洛天回过神来,有些震惊地看着那浑身爆涌出青色气流的老者,此刻老者的面容已经阴沉无比,如同一场暴风雨将至,洛天心里咯噔一震,糟糕,自己竟然在家族授课的时间里走神了,而且被最严厉的六长老抓个正着……

    “上课走神,该罚!”

    说时迟那时快,老者“哼”了一声,周身气势猛然升腾,身前凭空出现一个手执长鞭的骑兵,骑兵重重地拍了拍战马后臀,化成一道旋风,扬着马鞭,往洛天身上抽去。

    骑兵速度惊人,洛天浑身一哆嗦,后背惊出了一层冷汗,猛地咬一下舌尖,剧痛让他将注意力集中起来,旋即脚下一弓,瞬间发力,如同猿猴一样,往旁边窜了三步,正好躲过了那道马鞭。

    “啪!”

    马鞭落地,烟尘四起,一条深达半米的鞭痕极为突兀地展现在众人的眼前。道道蛛网般的裂缝往四周蔓延开去,吓得众人迅速往外逃避。

    “怎么可能?洛天这个废物竟然躲过去了?”

    “六长老的‘策马扬鞭’可以秒杀任何兵卒,就算是骁骑都很难逃脱。刚才长老没用全力,可就算如此,洛天这个连兵卒都算不上的废物,如何躲得过去?一定是瞎蒙的吧!”

    “肯定是啊,这个废物肯定是走了狗屎运!”

    六长老散发的压迫已然收起,众人的心思不禁活络起来,他们窃窃私语之时,心里却免不了怒骂洛天几句,这个该死的废物每天都拖后腿,今天还害得大家差点承受六长老的怒火,真是欠揍!

    这个时候,授课台上的六长老洛青松却有些反常地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他的眼光自然远远超过台下众人,在他刚才那次果决的惩罚之下,洛天竟然及时躲过去,这可不是运气,而是出色的感知。

    莫非洛天真的对这次授课的内容有所悟?我想到哪里去了,这小子从小到大就是个修行的废物,如果他有他爹十分之一的修行天赋,现在也不会沦落到坐在最后一排上课的地步。

    最后一排,代表着资质乃至实力都是最差,在洛家只有两个人坐在最后一排,其中之一便是洛天,而另外一个,还是五岁、修行方才启蒙的孩童。

    “洛天,我再问你一句,你是否对本次授课有所感悟?”洛青松厉声问道,顿时将讲武场的喧闹镇压下去。

    我哪有什么感悟,要感悟也要问问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啊!

    刚才差点被那鞭子抽中,吓得洛天现在都很后怕,脑子里更是乱成一团,心里不禁颇为恼怒。而他这微微一个停顿,登时引来一道冰冷的目光,他很快察觉到六长老那不断阴沉下去的面容,登时灵机一动,恭敬的说道:“回长老,暂时还没有感悟。”

    话音刚落,他分明感觉到了周围众人脸上涌出的嘲笑。

    “那你为何突然站起?”洛青松心里有些失望,神色更是严厉。

    “因为我想看得更清楚,听得更清楚,所以……请您再讲授一遍。”

    洛天心里发苦,不免很担忧六长老重新暴起,惩罚自己。他记得上次被六长老鞭子抽中的那个家族弟子,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才敢下地,可见那一鞭子有多厉害,他可不想步那人的后尘。

    “你……”听到洛天的话,洛青松心头刚降下去的火气骤然升腾起来,但他知道,要是这时候发火,难免失了长老的度量,看洛天神色真诚,似乎说的确有其事,哼,就饶你这一次!他勉强压下心头的火气,沉声说道,“那你看清楚了,今日的授课内容是四方印!”

    四方印,普通三品武学,东、西、南、北各立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兽,一招便是一印。四印齐聚,方才是真正的四方印。

    此时洛青松已经演练到第三印——朱雀之印,只见一头数米长的朱雀鸟缓缓成形,长啸一声,直撞苍穹,“砰”的一声,虚空之中仿佛有空间崩碎。

    而后,又是玄武之印,玄武出,如同一座盘踞数十丈的擎天柱,往下一顿,天地震动,河水倒流。

    “呼……好厉害啊!”

    洛天极为震惊地吸了口气,他暂时还难以消化方才看的一幕,也无法将那一幕与自己脑子里杂乱的认知联想起来。而这时候,他只觉得小腹之中有一丝凉意传来,仿佛有一条透明的细线从他的眼前闪过。他微微眯了眯眼,那并不是幻觉,视线中,一条九彩的光线落于他的头顶,一直往上延伸,到了无尽的苍穹之上。

    他看了看周围其他人,他们似乎并没有看到这条线,心里略有所悟。慢慢融合这具身体的原记忆,他内视身体,那片清凉之处,有一个小小的人影在挥舞着拳头,仔细看,竟是和洛青松长老刚才所演练的四方印一模一样。

    “这是拓印!”

    洛天很快知晓了体内发生的事情,他也知道现在自己的神识处在丹田星海,而那条线,称为星源线,是星海与自己本命星辰的连线。

    本命星辰,位于苍穹万千星辰海中,在这个世界,修行之人从本命星辰获取星辰之力,铸就丹田星海,一旦实力强大,可凝聚丹田星宫。星海可助人拓印功法,也可使身体内战气循环,增强实力。

    洛天重生之时,刚刚沟通本命星辰,体内星海也缓缓觉醒。此时,他已经将星海拓印的“四方印”完整看完,他心有所悟,不知不觉之间,开始学着那套动作挥舞起来。

    他刚刚凝聚青龙之印,身前便是一条一尺长的青龙翻滚,啸声连连,之后他一口气将“四方印”后三印凝聚完成。

    “似乎有些不对,好像攻击并不连续。”洛天喃喃了一声,丝毫没有发现周围一干人的吃惊。

    “洛天这个废物居然可以沟通本命星?什么时候的事啊?”

    “动作虽然生疏,但是已经远超许多人,真是奇怪!”

    “花拳绣腿而已,武学是用来战斗的,不是用来表演的。”

    人群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道尖锐声,洛天顿时回过神来,他往那人看去,原来是普通弟子洛辉。只见洛辉脸色阴沉,眼里闪动着一丝危险的光芒,令洛天有些反感。

    “这废物怎么回事?以前见了我不都是畏畏缩缩,看都不敢看我的吗?这次居然如此大胆的直视我?”

    洛辉心里虽然有些奇怪,但是也不太在意,他由不得洛天在此出风头,要知道洛家一月才一次修行授课,机会难得,风头怎么能被洛天这个废物抢了去。他沉声说道:“六长老,小子对‘四方印’也有一些感悟,此次正好见到洛天演练,所以想与他切磋切磋,不知可不可以?”

    此话一出,全场轰然,洛辉已经是三品兵卒,而洛天就算已经觉醒本命星辰,顶多也只是一品兵卒,一品之差便已经难有胜算,两品,岂不是难于登天?

    洛天这次惨了!

    有好戏看了!

    洛辉好好教训洛天这个废物一顿!

    众人心里嗷嗷叫起来,刚才的怒火他们可还没完全消掉!他们此刻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洛天被揍的场面,纷纷挤眉弄眼起来,但……他们很快又想到六长老应该不会同意这样实力悬殊的切磋,不禁有些悻悻然。

    不料,洛青松明眸一闪,突然说道:“可!”

    一个字,便是将全场的气氛推向高潮,身为主角的洛天,神色如常,似乎毫无所动,众人冷笑,这小子现在装深沉,等着被揍成孙子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