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2章 粉身碎骨,何惧之

第0002章 粉身碎骨,何惧之

“死吧!”

    夏侯言狰狞一笑,抬起猩红如玉般的手掌,向着天玄悍然挥去。

    骤然间。

    天地灵气再次向那只手蜂拥而去,随着灵气不断涌入,一只数十丈的灵力巨掌在其身后成型。

    灵力巨掌上,光芒愈来愈盛,隐约间空气中都弥漫着浓浓血腥味!

    嘭!

    夏侯言气急败坏,不在言语,手掌怦然扇下。

    只见得那灵力,如同洪水般席卷而出,顿时前方地面,被撕裂出一道巨大的深深沟壑。

    咻!

    夏侯言身后巨掌急速而出,那速度令人咋舌,所过之处,任何阻碍之物都会瞬间粉碎,甚至连那空气,都会发出刺耳的气爆声。

    裂痕不断以惊人的速度前伸,而那裂痕尽头,正是天玄所在之地。

    那数十丈大小的灵力巨掌,在天玄眼里迅速放大,那恐怖的灵力压迫,震的天玄衣袍猎猎作响。

    天玄眼神冷冽,怒视着夏侯言,道:“身为梦瑶死,粉身碎骨都能一笑置之,现在我天玄,怎会惧你夏侯言!”

    这时皮肤上,隐隐传来针扎似的刺痛感,但是天玄微微一笑,浑然不顾。

    “我天玄自幼孤儿,虽然人世一途走的凄凉,但是黄泉路上,我还要在杀一回你夏侯家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

    天玄仰天狂笑,双腿用力,想要直立起来,好男儿,死也要站着死!

    由于夏侯言刚刚释放血屠手的时候,已经收敛了威压,现在天玄缓慢的站立起来。

    灵力巨掌划过虚空,带起的罡风令人难以招架,再加上血屠手带来的灵力压迫,玄天这时苦不堪言!

    恐怖的灵力压迫席卷着天玄全身上下,夏侯言和天玄本间的距离本就不远,这时巨爪越来越近,恐怖的压迫力,震开了天玄的发带。

    长发向后飘舞,衣袍猎猎作响,这时的天玄尽是凄然。

    “梦瑶,天哥哥不能陪你了,今生无缘,希望来世我还能挡在你身前,为你抵住狂风暴雨,下一世,我依然愿意,为你而战死!。”

    演武台直径也就近百丈大小,天玄身无灵力,要想躲过这一击显然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也知道这一击足矣取他性命。

    既然注定要死,又何必龟龟缩缩?

    双手负于身后,抬起头望着急速放大的灵力巨掌,天玄嘴角带着淡淡笑意,道:“今日身死,十八年后,我天玄还是神之宠儿!”

    此时的天玄是那般淡然,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为了自己心爱之人,他选择了死亡!

    虽然今天前来观战的基本上都是新生,但是其中还有极少部分的老生。

    望着径直而立的天玄,他们神色各异,有缅怀,有不忍,当然也有幸灾乐祸。

    “毕竟是神之宠儿,这还真不是盖的,即使知道死亡,还能这般坦这般坦然面对,我等比之不及啊。”

    “昔日的神之宠儿,最有希望成为圣子的人,如今你堕落了,曾经一些被你光芒掩埋住的几个家伙,如今倒是成为了圣子,这命运,当真是折磨人!”

    “神之宠儿?还不是身死高台,你的过去注定被世人遗忘,多少年后你将无人知晓!”

    此时,半空中一男子急速而来,虚踏几步,身体如同一道灵光向着高台而来!

    男子望着天玄身前的灵力巨掌,瞳孔骤然收缩,他也清楚这一击足矣要了天玄的性命!

    双手翻动,周天灵气向其蜂拥而去,男子手中一透明水晶球骤然成型,水晶球内的能量狂暴异常,隐隐有不受控制的现象。

    “痴儿,你真是急死我了。”

    空中男子刚想要出手解救,但是他好像顾及着什么,怒视了远方一眼,他急的在空中直跺脚。

    嘭!

    心有余而力不足,刚刚成型不久的灵力水晶被其瞬间捏爆,灵力瞬间爆炸,那片空间形成无形力场向外席卷而来,不时空中荡起阵阵涟漪。

    这时候!

    灵力巨掌已经到了天玄眼前,大地裂痕也到了脚下,天玄带着淡笑闭上了双眼,自语道:“瑶瑶,愿你一世安好!”

    灵力巨掌此时离天玄已经很近很近了,隐约间,天玄的额头上,传来了那灵力巨掌本身,那冰冷的寒意!

    血腥的一幕将要来临,台下的新生们没见过死亡,由于内心恐惧和对天玄的不忍,他们几乎集体闭上了双眼。

    而夏侯言也是转过身去,对着远方弯下了腰身,眼神中厌恨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兴奋和释然。

    “弟弟,如今他去陪你,黄泉路上你慢些走,我迟早会杀了梦瑶那贱人。”

    ……

    可是过了好些时间,高台之上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全场如同死一样的寂静!

    这时。

    台下新生中,一些大胆的男孩子并没有闭上双眼,原本紧皱的眉头竟然瞬间舒展开来。

    揉了揉眼睛,伸手捅了捅旁边双眼紧闭的女孩,道:“你快看,这是怎么回事?”

    “你要死啊你,我才不看呢,一定很吓人,天玄学长死的好惨啊!”她紧闭着双眼不愿意张开,在她看来,天玄不死也活不成了。

    “你张开眼睛看看,我骗你干啥,天玄学长没死!”

    “骗人,你总是骗我!”

    “这次真没有,我要是骗你,我就娶你!”

    “你上一次也是这么说的,我才不要嫁给你,烦人!”小女孩红着脸张开双眼,温怒的拍打着身旁的男孩,道:“你这大坏蛋,你坏死了你,看我不打死你!”

    女孩撒娇的模样甚是可爱,男孩不禁的看痴了,咽了口唾沫,道:“那什么,那什么,嘿嘿嘿。以后不说了奥,不说了。不过我真没骗你,天玄学长真的没死啊!”

    “没死?”小女孩不相信的看着男孩,可是见男孩一副肯定的模样,道:“你这次要是骗我,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说完,她也就缓慢的转头看向了高台。

    接下来的一幕就是,小女孩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扯着嗓子,不可思议的道:“妈呀,天玄学长诈尸了,竟然又活了!”

    “咦!不对,那灰色的东东是什么?”小女孩转过头质问着男孩。

    男孩马上摇了摇头,伸出四根手指,道:“我发四,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东!”

    小女孩的声音急剧穿透力,刺耳的声音眨眼间传遍了寂静的高台四周!

    没死?

    台下众人皆是缓慢的张开了双眼,然后试探着看向高台。

    扭头,扭头,众人终于看情了高台上的一切,揉了揉眼睛,显然他们也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

    “万岁,天玄学长真的没死,真是太好了!”一些女学员见天玄还活着,激动的大叫起来。

    夏侯言原本还沉浸在报仇雪恨的快感中,可是小女孩的声音也将他拉回了现实,喃喃道:“天玄没死?怎么可能。”

    呼!

    夏侯言瞬间转过身,注视着远处本该死无全尸的天玄,他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身形前冲,夏侯言迅速的接近天玄。

    忽然,他止住脚步,眼神中充满了惊鄂,道:“那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