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9章 傲美人儿

第1379章 傲美人儿

而傲爽本人亦是没想到,待他从心境上突破的津津有味的状态中退出时,竟已过去半年时间之久,索性在东域的战场上,人类武者的实力与异妖已达到某种制衡,未发生变故。

    一年来,傲爽身边的兄弟都未怠慢自身的修炼,尽管不能前往万鳄之源内修炼,但基于各自身后背景,修炼条件亦是不会差上太多,至少,能够前往无尽星空中借助星辰修炼。

    借助星辰修炼,起初是傲爽琢磨出的一个法子,浩瀚星辰,蕴含万千灵法,无论是房屋般大小的陨石,大腿粗的雷电,凛冽的罡风,都是某种属性力量的爆发。

    值得一提的是,幻玉商盟曾有两次派遣强者前来,分别是西域与南域的首席总长老,与霍顿出现时一般无二,浩浩荡荡地队伍气势汹汹而来,最终铩羽而归,灵散魂消。

    毕竟出手之人,不,之魔是八臂弑神魔……

    经过一年时间的修整和修炼,包括原本在万鳄之源内闭关的伊灵心、刘歌等人都是自修炼状态中退出,分别达到低阶灵尊巅峰的层次,萧义与阴云,也是在寻找到一具新肉身的情况下,经过百般磨练,达到百分之百的契合。

    修炼上收获最大的,当属刘歌,她本就是远古之时一品大宗门《凤宗》的后裔,修炼圣阶功法《火凤岚天决》,越到修炼后期,越具有明显的优势,记得当初在青云城外,傲爽就曾在夜间见识过这般功法的奇异所在,几道粉红色灵凤虚影盘旋,加快修炼速度。

    至于最重要的消息,最重要的消息便是在傲爽出关那一日,成嫣然顺利产下一个女婴。

    望着怀中那粉雕玉琢,瓷娃娃般,有着一双晶莹剔透双眸的女娃,傲爽能感觉到,她体内流淌着自己的血脉,嘴角掀起一丝初为人父的弧度,什么疯魔,囚天古魔与轮回之力,均被他抛之脑后,并且他决意定下个规矩,一年之内不再杀人,以此,为女儿护道。

    而因为傲爽原本就与成嫣然商讨过姓名一事,于是,起名的问题也并没有难到他们,三个字,傲美人……这个名字虽然初一听起来有些俗套,但略微咀嚼一番,也极有韵味。

    “小丫头,以后有谁敢欺负你,你就报上你叔叔蛮涛的名字,看他是否胆寒?!”

    “涛子……你就省省吧,那年参加风云乱战,我和阴云被云堂的人围住,本着不暴露身份的起点,借着你的名号震慑一番,谁知特么地听到你的名号后,他们直接就是动手!”

    “美人儿,到姑姑这来,姑姑有美味地糖果给你。”

    傲美人一出现,便成为所有人的掌上明珠,那不含任何世俗沾染的天真笑意,比之阳光都要让人心神一亮,对她众人根本是爱不释手,即便是凶悍的八臂弑神魔,见到小家伙时,都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某种母性的光辉。

    “这小家伙骨骼惊奇,可能将来维护灵玉大陆安危的任务就要靠她了,不如拜入我蛮夷山门下,侧重于肉身强度的修炼,指不定将来我蛮夷山也能出现一个叱咤风云的女帝王?”

    “滚!”

    对蛮涛竖起中指,实际上,傲爽除却打算给美人儿一个七彩灵娃外,根本未想过再干扰她修炼的道路,不管她是否想要修炼,还是甘愿一生做一个平凡的女人,嫁人生子,他都不会干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况且身在路途,每个人都知道,这条路,多么难走。

    就在傲爽出关的第十日,一行人离开天语城,降临在北域境内一座奇山前,点苍山。

    “十年之痛,父亲,今日我等便站在这里,等着寒苍将若灵阿姨送出来。”

    言罢,傲爽抱着傲美人儿盘坐下来,眼神平静望向点苍山的山门,女儿的横空出世,让他心中杀意减弱许多,况且在灵玉大陆上,虽然实力是衡量地位的标准,但也并不代表,任何事情都能单靠实力就能促成。

    神色一阵变幻,此刻傲天豪说不激动是假的,算上胸口处剑伤的十年,眼下距离他与寒若灵分离已有近十五年之久,他担心地就是后者已在其父亲寒苍的强行逼婚下成为人妇。

    然而只是一炷香时间过去后,当那道令他魂牵梦绕的身姿,自一处山峰顶端飞驰下来之际,傲天豪深吸一口气,还是鼓起勇气,张开双臂将佳人揽入怀中,同时,还有寒紫叶。

    实则这一切,都处于傲爽的意料之内。

    一年前自大荒世界内归来,傲爽第一次出现便是将半玉亭的半玉楼震杀,从那一刻起,半玉亭在了解到事情原委后,为能保住宗门,便已宣布彻底与点苍山决裂。

    至于寒苍,起初虽了解到一些隐情,却还是因心中宗主身份做崇,而生出宁死不屈之心,可当有异妖降临在点苍山,险些让他创办出来的基业毁于一旦,一道如神似魔的身影出现,将其自死亡边缘拉回之时,感激终于是彻底超过不屈之心,最终点头应下这件事。

    异妖的出现,当然不是傲爽有心安排,至今为止,除却妖无极外,没有任何一尊异妖能在遭遇傲爽的情况下活着离开,但事件就是无巧不巧地发展到这个程度,或许,是苍天开眼?

    不管是否有异妖出现,傲爽很早就对傲天豪说过,他会将寒若灵阿姨接回来,不管使用什么手段,而实际上以他如今的能量来说,根本不用自己出手,屠戮点苍山都再简单不过。

    而后,傲爽等人踏上传送阵,来到北域原本的二品宗门,魔天宗。

    本以为传送过来会有一场大战,但让傲爽意外的是,魔天宗这边的传送点空荡荡的,原本驻扎在这里的人马,也都早就撤离了很久,巍峨山脉内空无一人,只有些许飞禽走兽。

    显然,魔天宗早已收到傲爽与魔天强势归来的消息,多年前的夙愿,让他们知道了自己招惹上不该招惹的人,于是便将所有人都撤走了,唯恐给宗门带来毁灭的灾难。

    尽管魔天宗很识趣,不过,傲爽还是没有打算放过他们,他同样深信,魔天也不会因对方一时退避而生出怜悯之心,不忠不义者,不仁不孝者,杀,包括幻玉商盟在内,趁乱世谋取利益,肆意将孩童强行掳走,这样的势力存在与否对于灵玉大陆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原本回到北域,傲爽就没有打算在这里停留多久,眨眼又过去一年时间,索性这边事情已经彻底解决,他也不打算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如今,已到前往东域剿灭异妖之时。

    不过,就当傲爽最后看一眼北域的万里封疆时,他却看到了一座孤坟。

    墓志铭:青,紫。

    是紫寡妇与青狼的墓碑,傲爽记得风云乱战结束之时,紫寡妇就已经怀有身孕,哭着来青云城求助,那些前尘往事,随着傲爽境界不断提升,可能早已忘却,但这座坟,不由又勾起他的回忆。

    是异妖?还是说其他什么势力?

    银色战船横贯星空,一日时间,傲爽等人便来到那座孤坟前。

    一番打探之下,傲爽才了解到个中隐秘,原来在紫寡妇与青狼陨落时,两人都已达到半王的境界,并创立起一个名为《护傲门》的势力,这倒是与傲爽当初的初衷一般无二,离开青云城后,让两人暗中帮助自己的家族,做一些族人想做,却不能做的事。

    前尘往事,值得怀念,尤其是当傲爽听到《护傲门》三字时,眼神更是出现些许动容。

    他原本没有打算,能够控制紫寡妇与青狼很久的时间,毕竟两人都是刀口舔血的佣兵团出身,能够在他出现时为他所用即可,但没想到,两人竟如此敬重情义。

    “这段往事,将以另类复仇划上完美句号,涛子,我不管谁杀的紫寡妇与青狼,必须死。”

    傲爽对蛮涛说了一句话,他还是不打算自己出手,因为他太了解自己血脉中流淌着怎样的力量,为了女儿,他已定下一年内不动杀意的规矩,而杀意这种东西,就会如同泄闸的洪水般,一旦露出一个口子,便会再也压抑不住。

    “放心吧,爽哥,这点事,涛子绝对给你办得明明白白的。”

    事实证明,在这件事上,蛮涛有些托大,虽然在他回来之时身体表面未显现出什么明显伤势,但众人还是能够看出,他的气息比之离开时要弱上许多,而且,紫寡妇与青狼的孩子,没能带回来。

    据说,紫寡妇产下一子,取名为:青紫狼。

    这个孩子,被击杀两人的势力所带走。

    “有高阶灵尊?不止一个?”

    几人都了解蛮涛的实力,若是寻常高阶灵尊的话,还真不是如今的他的对手。

    “吗的……捅了灵尊窝了,哪是不止一个?我释放出自身灵力波动时,当即有不下十股气息将我锁定,在知道此事可能超出控制的情况下,象征性交手一番,最终还是落败,不过……他们倒也没对我下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