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灵技阁

第5章 灵技阁

第二天醒来,傲爽在绿儿的服侍下,吃了早饭,梳洗了一番,便往灵技阁走去。

    傲爽其实不怎么喜欢有仆人天天陪伴在左右服侍他,前世傲爽毕竟是杀手,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

    走到演武场前,傲家比傲爽小一辈的少年少女们已经在练功了,看到傲爽走过来,全都是一脸崇拜的神情。

    “看,那是傲爽大哥,听说昨天很轻松的就打败了大块头傲闻大哥?”

    “什么很轻松?我昨天就在场,就一招,一招就让傲闻大哥败北。”

    一旁的傲闻正好走来,听见小一辈的傲家少男少女说自己的糗事,心里也不是滋味,看着傲爽目光中闪烁着忌恨的光芒。

    傲爽自然感觉到了傲闻的目光,可是傲爽根本都没把傲闻放在眼里,杀手,都是自视甚高之辈,一般人真的难以入其法眼。傲爽看了一眼傲闻便向东边的阁楼方向走去,最后停留在一栋四层阁楼前。

    阁楼的门上有匾额,匾额上龙飞凤舞,苍劲有力的刻着三个大字“灵技阁”,这三个字还隐隐的散发出某种玄奥难明的气息,仿佛里面蕴含着某种玄机。

    傲爽前世乃是杀手,可以说身体的五感六识都被锻炼过,看了“灵技阁”三字一眼后,身子微微一震,感觉这三个字实属不凡,必定是一名强大的武者所刻,每一笔每一画都包含着一种凛冽的气势,傲爽彷佛看到了一名强大的武者用一柄宝剑在上面挥舞刻画。

    “小辈,你能看懂这三个字?”一道苍老的声音从阁楼内传了出来。

    傲爽愣了一下,知道一些老辈们的六识都被锻炼的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人的到来。傲爽先是向阁楼微微行了一礼,接着便淡淡的说道“灵技阁这三个字,不是用笔写出来的,我觉得应该是某位强大的武者用剑刻上去的。”

    “嗯。”苍老的声音顿了一下,便从阁楼内再次传出:“小辈你很不错,进来吧。”

    傲爽没有废话,又打量了一番后便走进了阁楼内。

    此地乃是傲家的“灵技阁”,珍藏着傲家十几代的前辈们留下来的珍藏。

    灵技阁一楼是人阶低级和中级的功法和秘籍,二楼是人阶高级的功法和灵技,三楼是地阶低级和中级的功法和灵技,四楼则是地阶高级和傲家唯一的一本天阶低级功法“金刚决”。

    傲爽是武师,已经可以修炼人阶高级的灵技和功法,但是想修炼地阶的功法和灵技必须达到灵师的境界。达到天灵师的境界,就可以修炼天阶的功法和灵技了。

    天阶以上便是圣阶和帝阶,傲家有着数百年的传承,却只有一个天阶低级的灵技,可想而知,能修炼圣阶的功法和灵技是多么难。

    而帝阶,更别说了,达到灵圣境界便可修炼,但是帝阶的功法,即便是最低级的帝阶功法和灵技,都可以成为三品宗门的震宗之物,可见其珍贵之处!

    武者修炼,等级层次从低到高依次是武徒、武师、灵师、天灵师、灵王、灵尊、灵圣、灵帝。傲爽现在是二阶的武师,可以说是属于整个灵玉大陆上最底层的存在。

    傲爽本身修炼的功法是金灵诀,乃是人阶高级的功法,虽说傲爽也隐约的知道自己身具金属性和魔属性,而且魔属性的修炼天赋应该绝对不低,但是傲家根本就没有魔属性的功法,基本上全都是金属性的。所以傲爽决定先不换自己的功法了,修炼也够用,傲爽来灵技阁主要是挑选灵技。

    一楼是人阶低级和中级灵技和功法,傲爽没有多逗留,直接就上了二楼。

    二楼摆放的都是人阶高级的功法和灵技,左手边的架子上均是功法,而右手边的则是灵技了。

    傲爽便向右边走了过去,傲爽是想选一套剑法和一套指法。毕竟前世是杀手,右手使剑与敌人对攻,而左手则放在背后,关键之时发动一击必杀。

    傲爽抬眼望去,五花八门的人阶高级灵技几乎让傲爽晃花了眼。

    “飞天剑诀,柳絮剑法,杀剑决,五合掌,八荒拳,金刚拳,猴拳,谭家腿法,袖中指......”

    光是剑法就有三四十种,掌法和拳法各有五十以上,腿法二十八种,最少的则是指法,只有三种。

    飞天剑诀对使用者的轻功要求很高,一招一式轻灵华丽,柳絮剑法稍微深奥一点,需要有一定的领悟力,杀剑决则是杀气凛然,狠辣霸道,适合那些性情冷漠的弟子修炼,杀剑一出,一剑比一剑凌厉,让人无法抵挡。

    就选杀剑决吧,毕竟自己曾是杀手。

    至于指法嘛,只有三种,分别是幻阴指,袖中指,无相劫指,三种指法都是人阶高级。

    幻阴指,阴险毒辣,中者阴毒附体,必须以阳刚之力解之。

    袖中指,乃慕容世家绝学,藏于袖中,使对手防不胜防。

    无相劫指,伤人于无声无息。

    傲爽选的是无相劫指,因为无相劫指虽然和袖中指大意相同,都是要一种出奇制胜的效果,但是无相劫指乃是残篇,残篇都可达到人阶高级,傲爽以此推断全篇有可能是地阶中级,甚至是高级。

    “咦!杀剑决?”护阁长老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皱起眉头,劝道:“我知道人人都想修炼更好的武技,但千万不要好高骛远,要一步一步来,这杀剑决看似是人阶高级灵技,修炼难度堪比地阶初级的灵技,很多傲家弟子不听我的劝告,最后落得一事无成,白白浪费大量时间。而且杀剑决就体现在杀一字上。”

    傲爽看到老人走了过来,刚才一直是只听其声,不见其人。护阁长老看起来应该已经有百岁高龄了,脸上一道道交错纵横的皱纹,身型瘦小佝偻。傲爽知道对方是好意,开口道:“长老,我知道杀剑决很难修炼,但我有信心。”

    护阁长老摇摇头,以前那些傲家子弟也都是自信满满,可惜光有自信又有何用,算了,我也没权利不让对方挑选,希望他知难而退,不要钻牛角尖。

    想到这里,护阁长老嘱咐道:“我傲家的规矩你是知道的,没有允许,不得私自传授武学,否则废去武功事小,严重的要被斩头,另外,三个月之内必须把秘籍副本送回来。”

    “长老放心,此中规矩我早已知晓。”傲爽说完便走了。

    护阁长老在灵技阁看守多年,见过太多的傲家子弟,但是不知怎么,看着傲爽离去的背影,感觉傲爽有一些不同于其他弟子的地方。“希望他能给我一些惊喜吧,这些年,为了和老傲头打赌,我可是寂寞了很多年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