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生死存亡的关头

第4章 生死存亡的关头

(新书期,大家的支持非常重要,求您的推荐、点击、书架、评论,您的投票就是对本书最好的支持,彩虹谢谢大家了。)

    于冲如灵猴般穿梭在林间,左突右进,避开一颗颗大树,凭借复杂的地形,企图将后者丢下,可惜随着时间的推移,二人间的距离依旧不断拉近,最后终于被丁肇辰追了上来。

    “小子,你还能往哪里跑!”

    “荒山野岭,弄死你也没人知道!”

    “受死吧!”

    唰!丁肇辰一步踏前,猛然拔出腰间佩刀,挥刀向于冲的后背砍去,这一刀他已运足了力气,出手又快又重,过千斤力量完全爆发,其杀伤力已是骇人之极。

    于冲只感觉背后一凉,耳中听见“嗤”的一声响,后背连衣带肉,已被他一刀划开。

    于冲背后受伤,痛疼难忍,脚下再也无法站稳,更别提逃跑了,只是突然一个踉跄,便摔倒在地上,他伸手在后背一摸,发现后背已开了一条又深又长的大口子,鲜血不断涌出来。

    月华冰冷,穿过老林的古树,于冲借助月光,见自己的手掌上全是鲜血,连那枚无名戒指,也已被自己的鲜血染红,看上去竟有了几分淡红色光泽,后背的伤势之重,就可想而知了。

    “小子,我本来不想杀你,这都是你逼我的,我也没办法,你准备去死吧!”

    唰!丁肇辰根本不废话,长刀再次举过头顶,手臂肌肉徒然隆起,强横的*力量,借助着刀身爆发出来。

    一刀下劈,气势凶悍,企图将脚下的于冲劈为两半。

    哗!

    于冲双手猛然一挥,将地上的泥土抛出,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他的面门上,其中更有几颗沙砾,进到了对方的眼睛中。

    “混蛋!”

    丁肇辰双眼一眨又眨,却怎么也无法睁开,劈到半路的长刀也只好收回,急忙护住前身,唯恐于冲趁机偷袭。

    于冲强忍着背后撕裂般的痛,挣扎着站起来,想要趁机给他致命一击,却发现自己站立已是勉强,至于回手还击,根本是妄想。

    丁肇辰一边用刀护住全身,一边用手不停揉眼睛,大颗大颗眼泪流出来,将泥沙冲淡了许多,依此事态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恢复视力了。

    眼看敌人视力逐渐恢复,于冲已急得快要发疯,他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将会再次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而吃过一次亏的丁肇辰,势必会用雷霆电掣的手段击杀自己,绝不会再给自己任何还手余地。

    于冲咬着牙,把心一横,任凭背后伤口撕裂,一把掏出刻刀,狠命地向丁肇辰捅了过去。

    这一刀已拼尽了于冲的全部力量,虽然没有300斤力气,但至少也有100斤,只要能捅在丁肇辰的身上,就是一个血窟窿。

    于冲全身发力,背后的伤口受到牵扯,霍拉一下崩裂,大股大股鲜血迸溅出来,于冲已经痛的头脑发晕,脚下步伐却丝毫不停,手中刻刀猛向丁肇辰肋下捅去。

    刻刀尖端寒光闪动,利剑般穿过空气,狠狠地刺向敌人的肋骨,然而就在刀尖刚刚触碰到后者肌肤时,丁肇辰全身猛然一震,“咻”地向后退去,他竟然凭借飞快的反应速度,躲过了于冲的杀招。

    于冲心中暗呼可惜,但已经为晚了。丁肇辰的眼睛已完全睁开,揉眼睛的手正缓缓放下,嘴角再次浮起邪恶的笑容,冷冷地盯着于冲,道:“小子,这次你死定了!”

    丁肇辰眼中的沙砾已然弄出,再次恢复到巅峰状态。

    于冲扶着大树勉强站好,心中极为不甘,情绪已跌落到了最低谷,刚刚那一刀,他已经拼尽全力,不惜崩裂背后伤口,但还是失败了。

    现在的于冲,更加虚弱,更加无力,他用什么抵抗强敌?

    丁肇辰狞笑一声,道:“你这混蛋,竟然用沙子迷我眼睛,我要将你乱刀分尸,喂山中的野狗!”

    “小子,去死吧!”

    唰!雪亮的大刀再次劈出,没有任何技巧,有的只是无匹的力量,2级武士巅峰实力完全爆发,1200斤实力再无任何保留。

    于冲见刀光砍来,猛然低下头,只听头上“蓬”的一声,大刀狠狠地砍在了老树上。

    “混蛋,你还能躲!”

    唰!又是一刀重重砍出。

    蓬!这一刀再次被于冲险险地躲过,砍在了大树主干上。

    于冲连续不停地闪躲,始终保持二人之间,有一棵大树做挡箭牌,丁肇辰每砍出一刀,于冲就躲在大树后边,几次三番过后,大树已被砍的面目全非,而于冲更因为失血过多出现眩晕,动作再不如刚刚那般灵活。

    背后的痛已不在那般剧烈,反而变的有些麻木,这让于冲更加担心伤势的严重性。

    蓬!

    丁肇辰又是一刀砍出,饱经摧残的大树终于扛不住,终于从中折断,轰然倒下。

    于冲失去了唯一的壁垒,大树的折断,使他不得不正面丁肇辰,再也没有任何躲避的机会。

    丁肇辰已看出他到了强弩之末,即便是自己不杀他,他也会因为失血过多晕死过去。

    丁肇辰将大刀扛在肩头,戏谑地道:“怎么不躲了,你躲啊,你不是很会躲么?”

    于冲身子微微摇晃,脚下朗朗跄跄,每时每刻都有瘫倒的危险,丁肇辰说的不错,现在的于冲真的是到了强弩之末。

    “就让老子陪你好好玩玩。”丁肇辰戏虐地道。

    唰!

    刀光一闪而逝,于冲胸前多了一条血痕,伤口并不深,绝不足以致命,但却让于冲更加狼狈。

    唰!

    刀光再闪,于冲的脸上出现一条刀痕,刀锋只划破了一层薄薄的皮肉,并没有再深入分毫。

    唰!

    刀光又是一闪,于冲的手臂上多了一条血痕,伤痕依旧不足以致命。

    唰唰唰~~~

    唰唰唰~~~

    一连十几刀过后,于冲已体无完肤,全身都是细长的伤口,狼狈极了,可怕极了。

    丁肇辰在玩猫和老鼠的游戏,他一连十几刀,都只是浅浅地划破对方的肌肤,并没有要于冲的命。

    猫在抓住老鼠后,并不会立刻将其弄死,而是使用各种手段摧残,等到将老鼠弄的奄奄一息,失去了凌辱的价值时,在将老鼠击毙。

    士可杀不可辱,这是对于冲尊严的羞辱,对武者的侮辱!

    “混蛋,有种你直接杀了我!”于冲已然暴怒,双目通红,布满血丝。

    “嘿嘿,你想死,没那么容易。”

    “我要一点一点弄死你,让你生不如死,我要让你知道,跟我作对的下场!”丁肇辰戏虐地道。

    “你妈的,我跟你拼了!”于冲全身浴血,犹如疯魔般冲了上去。

    丁肇辰冷哼一声,脚步一错,轻轻巧巧地躲过了于冲的一冲。

    蓬!于冲撞在了他背后的老树上,鼻子立刻流出血来。

    丁肇辰嘿嘿冷笑,道:“小子,其实我也不怕直接告诉你,张相国在临走之前,给了我1000金币,让我杀了你。”

    “所以,就算你不放火,我也一样会杀你。”

    “现在,你该死得瞑目了吧。”

    于冲狠狠咬了咬牙,道:“张相国那个混蛋,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丁肇辰摇了摇头,笑道:“啧啧,报仇?你知道他在哪里么?”

    他嘿嘿一笑,道:“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武尊学院,你应该听说过吧,你以后做鬼要报仇,就去那里找他们吧。”

    丁肇辰冷笑一声,继续道:“现在,你可以去死了,准备受死吧!”

    于冲缓缓闭上双眼,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死掉,他还有大仇没有报,他已经在嫣然的坟前发誓。

    丁肇辰用刀背在于冲的脖子上贴了贴,戏虐地道:“放心,我的刀很快,不会疼的。”

    于冲已准备好引颈就戮,他现在根本无力反抗。

    黯淡的戒指,终于吸收了少年的精血,一股冷流缓缓传递出来,流水般冲入到于冲的脑海深处,一个陌生而又苍老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以吾精阳,奉为牺牲,神魔之力,降临人间。”

    于冲猛然睁开双眼,心中惊讶:“这戒指,会说话!”

    丁肇辰察觉到少年眼中的惊骇,还以为是临死前的恐慌,淡淡地道:“不要怕,很快的,我只需要一刀,就一刀,嘿嘿。”

    于冲脑海中的声音并没有完,仍旧在继续,而且于冲十分肯定,这声音就是从戒指中传递过来的。

    “喋喋,小娃娃。”

    “喋喋,你想不想死。。”

    “老夫可以救你,我可以让你活,喋喋。。”

    于冲在心中道:“你是谁,怎么会在我脑子里?”

    “喋喋,小娃娃,那个家伙就要杀你了,现在没时间说这些。”

    “我就问一句,你想不想死,喋喋。”

    于冲眉头一聚,心中道:“不想!”

    “喋喋,不想死就好,这是开启‘牺牲玄戒’的法门,你记住了。”

    一股强横的信息猛然涌进于冲的脑海,于冲像是抓住了一刻救命稻草,想也不想地将其吸收。

    丁肇辰终于玩腻了,将大刀架在于冲的脖子上,做出十分不情愿的样子,道:“哎,我真是不想杀人,可我真是没有选择啊,嘿嘿!”

    丁肇辰嘴角勾起邪笑,双臂猛然发力,正要一刀砍下于冲的脑袋。

    “以吾精阳,奉为牺牲,神魔之力,降临人间!”

    于冲朗朗颂咒,咒语完毕,只觉得全身血液犹如燃烧,简直是痛不可忍,这种痛苦绝不是人所能忍受的,于冲已开始后悔,甚至怀疑自己被骗了,但痛苦瞬间消失,转而带来一股前所未有的能量。

    这一刻,于冲已脱胎换骨,不但全身伤势奇迹般愈合,实力更是空前暴涨,于冲感觉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能量,挥霍不尽的能量,排山倒海的能量!

    于冲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杀,凶残的杀戮!

    “现在,你去死吧!”

    于冲双目猩红,状若邪魔,全身劲气激荡,衣裳无风自鼓。

    于冲右拳猛然握紧,强横无匹的力量,直接使得骨关节发出噼啪的声响,仿佛这力量已经超越了*承载的极限。

    嗡!

    于冲一拳破空,身前空气被拳劲激荡,发生嗡嗡鸣响,空气如涟漪般荡漾开去,形成一道道无形的波纹。

    丁肇辰已经吓傻了,只是出于本能,用大刀抵挡在身前,迎接少年突如天降的实力。

    拳头划破空气,带起一连串的气爆,和刺耳的尖啸声,仿佛空气都无法承受这一拳之威,发出痛苦的呻吟。

    裂山碎石的神拳,终于轰击在丁肇辰的钢刀之上。

    蓬!百炼钢刀瞬间化成铁粉,铁粉激/射,由于速度过快,竟然在空气中燃烧,如烟花般绽放,绚丽绝伦!

    神拳直捣黄龙,重重地轰击在丁肇辰的胸膛上,山洪泛滥般的劲力,瞬间倾泻出去,无情地轰击在脆弱的*之上。

    蓬!丁肇辰的胸膛被凶悍无匹力量直接轰爆,血肉横飞,骨粉四射,原本平坦的胸膛上,出现一个碗口大的肉坑!

    哗啦啦!丁肇辰身遭重击,无数金币自衣袖中流淌出来,发出碰撞的清脆响声,听起来悦耳非常。

    于冲的拳头并没有收回,依旧停留在丁肇辰的胸膛中。

    噗!深入脏腑的拳头猛然成爪,狠命地向外一掏,一颗淡黑心脏被于冲握在手中。

    淡黑色的心脏,脉络分明,依旧跳动!

    丁肇辰还没有死,但已经离死不远,他惊骇地凝视着少年,惊恐地凝视着手中的心脏。

    他的眼中充满了恐惧和悔恨,此刻他若是能说话,定会惊骇无比地问:“这怎么可能,自己明明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自己怎么会死在他的手中。”

    他本有一万次机会击杀于冲,他只不过是在凌辱于冲,但现在他却被于冲击杀,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于冲双眼冰冷,凶光滔天,道:“我在嫣然坟前发过誓,不惜一切代价,为她报仇。”

    少年的嘴角勾起一抹邪恶,淡淡地道:“带着你的金子,带着这颗黑心,去死吧!”

    蓬!鹰爪般的五指猛然合拢,手心上那颗淡黑色、还在跳动的心脏,被无情捏碎,血水爆炸,四处飞溅。

    丁肇辰瞬间失去生机,再无一丝一毫气力,向后仰倒,脸上的不甘和惊骇,已经僵硬。

    就在他死去的一瞬间,一缕淡青色魂魄自其头顶袅袅飘出,最后钻进了牺牲玄戒之中,被魔戒中的凶魔阴灵吸食掉了。

    轰隆隆!燃尽精血的于冲,终于在无任何力气,雄健的身躯如大山一样倒塌下去。

    他已伤得太重,也牺牲了太多精血阳气,终于倒了下去,他满足地闭上双眼,呼吸着空气中残留的血腥。

    于冲笑了,笑的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