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神秘珠子

第二章神秘珠子

苏远打定主意,冲苏旭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旭哥啊,这就是你不对了,对待贵客,怎么也不能拿些寻常菜肴招待啊。”苏远笑的愈发阴险,“我记得二叔托人给你捎回来不少石皮果,何不拿来给客人尝个鲜?”

    苏远口中的石皮果是一种珍贵的水果,果肉鲜红多汁,外皮却灰暗粗糙,咋一看像块圆石头,它也因此得名。

    果肉美味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它能滋补元气,强健体魄,对武者的修炼有一定裨益。

    所以价格极其高昂,苏旭自然不会舍得拿出招待客人。

    苏旭盛气凌人的表情瞬间就僵在脸上。那个红衣女孩估计很爱笑,见苏旭表情有趣,又是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高挑女孩也抿嘴轻笑。

    两个男子的反应则各有不同,一个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另一个明显有些不快。

    那个无所谓的男子叫陈六,家境一般,虽然心里鄙视苏旭,但不敢得罪苏旭,只得装作无所谓。

    他旁边的是熊胜,熊家的直系子弟,熊家势力不比苏家差,所以他完全不在乎苏旭的反应。

    对这两人,尤其是那个厚嘴唇,塌鼻子,却总摇着折扇装风雅的熊胜,苏远向来没有好印象。

    “这两姑娘倒是让人眼前一亮,只是不知道怎么和苏旭他们混在一起。”

    苏远见两女孩衣着气质,都是不俗,明显出身不低,心头暗自嘀咕,很是不解对方的“自甘堕落”。

    而此时两人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苏远。

    高挑女孩叫唐烟,这次来苏家是个意外。她本来不愿意过来,但经不住好友林潇潇的软磨硬泡。

    林潇潇求人炼丹缺了一味药材,虽然这药材不怎么贵重,但市面上很少见。

    听说青阳山上出现过这种药材,她们打算在紧挨着青阳山的青阳镇上找找。

    苏旭听说后极力邀请她们俩去苏家做客,并把一身肥肉拍的山响,保证帮忙寻得药材。

    苏家是青阳镇的地头蛇,有苏旭帮忙,自然是希望大增,她们这才答应过来。

    一身红衣的林潇潇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在一旁扇风点火:“呀,苏大少原来这么小气啊。”

    苏旭的表情更尴尬了,心里把苏远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似乎忘了苏旭跟他是一个祖宗。

    但为了不在同窗……尤其是唐烟和林潇潇两人面前丢脸,只得强忍着跟苏远干架的冲动,一拍脑袋:

    “哎呀,潇潇说笑了,是我忘了,我这就吩咐下人去拿。”

    林潇潇似乎对苏旭这么亲密的叫她潇潇很不爽,隐蔽的翻了个白眼,又冲刚好看到这一幕的苏远吐了吐舌头。

    她对苏远印象还不错,至少看着顺眼,大大方方的介绍了一下她和唐烟,又好奇问道:“小哥你叫啥,过来一起坐呗。”

    苏远被“小哥”这称呼弄的哭笑不得,怎么看,自己都比她大。

    苏远还是礼貌的告诉了她自己的姓名,但让他一起坐是不可能了,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转头拦住刚准备叫仆人的苏旭,苏远笑了笑,“旭哥,这点小事就交给我了,下人们笨手笨脚的,还不如我亲自去跑一趟。”

    这才是苏远的真正目的。从一开始他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这是接近苏旭住处的绝佳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让苏旭损失几个石皮果只是附带效果。

    本来苏旭见两女和苏远聊得热络,却对他们三人不冷不热的,正不爽呢。结果苏远居然这么“识相”,虽然很是诧异,巴不得苏远早点消失的他也懒得多想,摆摆手由苏远去了。

    苏远心中大乐,飞快赶到苏旭的别院。

    苏旭的院子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豪奢,而且仆人众多,不像苏远的院子那么冷清。苏远拿着鸡毛当令箭,有人上前盘问,就打着苏旭的旗号直接呵斥,活脱脱一狗腿子模样。

    这招倒是很好使,一路畅通无阻的到达苏旭的卧室。

    苏远一眼就看见装着石皮果的木盒,不过这不是他的主要目标,他是冲着功法来的。

    房间没人,苏远大摇大摆的翻找起来,不一会儿就在床头找到几本书册。光功法就有两本,还有几本武技,一本……春宫图。

    苏远无语的把春宫图放回原地,抓紧时间翻看起两本功法秘籍,直接把秘籍带走是不可能的,傻瓜也会怀疑到他头上来。

    苏远也没打算抄录,即便想抄,时间也来不及。

    他随手从身上拿出了一颗珠子,嘴角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他前不久在买东西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神秘的珠子,它当时就给自己一种比较特殊的感觉。

    后来事实证明,他当时的选择没错。

    他发现这颗珠子似乎能够修复功法,不过他也不确定。

    但是有一点他还是蛮高兴的,自从自己有了这颗珠子,就已经拥有了过目不忘的本事。

    自己只要看过一遍,那内容就像刻在脑袋里一样,清楚的记得功法的内容。翻开第一本功法,苏远就是一愣。

    玄级功法!

    这居然是一本玄级低等的功法,《归一诀》,玄级的功法是非常珍贵的,苏家等级最高的功法‘混元功’不过是玄级中等。

    功法秘籍是分等级的,一共分天地玄黄四个大等级,每个等级又分为低等,中等,高等三个等级。

    据说天极之上还有更高的等级,但对苏远来说,天极都只是个传说。而黄级之下,就是苏远现在修炼的不入阶的粗浅武学。

    在苏家,达到玄级的功法是不轻易发放的。只有家族重点培养的优秀后辈,才有机会接触到。

    这‘混元功’更是只能由历代家主修炼,修为堪堪聚元七重的苏旭,显然是达不到要求的。

    能拿到这个功法必然是苏道明开了后门,这倒便宜了自己。

    他接着又随便翻看了一下其他的秘籍,但是都没看到一本适合自己的。

    将所有秘籍放回原处,苏远这才提着装有石皮果的木盒,施施然走向演武场。

    苏旭几人快等得不耐烦时,终于看到悠哉悠哉走过来的苏远,苏旭一肚子火想发。

    可苏远压根不给他机会,在木盒里捞了两个石皮果,丢下一句,谢谢旭哥了!

    又冲唐烟和林潇潇抱了抱拳,转身就走。他可是急着回去参悟新功法呢,哪有空理会这几人,当然,两个石皮果是跑腿费,他也不会客气。

    苏远是潇洒的走了,可苏旭却是气得七窍生烟,不仅赔上了价值不菲的石皮果,还给两位美女同窗留下小气的印象。

    要知道这两位可是他好不容易邀请到苏家的,准备借机拉近点关系,这下全让苏远给搅和了。

    苏旭怎么生气是他的事,苏远这会儿可懒得考虑这些。

    他此时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盘腿坐着,准备参悟功法。

    那颗珠子能修正功法只是苏远的猜测,他心里也没底。

    所以,他也迫切的想验证这个猜测,一刻都不愿耽误。

    尽管很心急,但多年来养成的强大心境,还是让苏远很快冷静了下来,参悟功法容不得杂念。

    默默回想‘归一诀’的内容,逐条理解。不得不说,珠子带给苏远的超强记忆力很是好用,就连复杂的元力运行图,都清晰的刻在脑子里了。

    不一会儿,苏远就睁开眼,面上一片惊色。

    玄级功法在自己脑海里竟如此浅显!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苏远就感觉自己已经掌握全部要点,甚至能察觉这本功法的一些谬误和缺漏。

    苏远虽然悟性不错,但还没逆天到这个地步。要知道,即便是之前所学的不入阶功法,苏远也琢磨了两天,才勉强入门。

    而入门不过是功法掌握程度的最低等级,之后还有小成,大成,大圆满,三个等级,很多人终其一生也只能把一门功法练到大成。大圆满对一般武者来说,实在太虚无缥缈了。

    苏远感觉自己对‘归一诀’的掌握至少是大成境界,当然还得开始修炼才能确定。而且,苏远没忘了初衷,他是要试试那颗珠子能不能根据体质,来调整功法的运行。

    好不容易定了心神,苏远按照秘籍上的元力运行图,缓缓推动元力。比起苏远之前修炼的不入阶功法,玄级功法的元力运行路线何止复杂百倍。苏远的筋脉又淤塞阻滞,修炼起来更是吃力。

    艰难的运行了一周天,异变发生了!

    识海里一直安安静静的神秘珠子,突然发出一丝光亮,之后微微闪烁几下,又沉寂下去。

    于此同时,苏远脑袋里清晰的出现一幅功法运行图,与之前秘籍上所画的大体相同,只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果然是这样!

    之前的功法或许是等级太低,调整元力运行路线的时候,珠子并无异动。

    所以,苏远一直有些怀疑自己的猜测,现在终于被证实了。但本该欣喜若狂的苏远却有些不对劲,向来胆大的他此时一身冷汗。

    苏远害怕了,这颗神秘的珠子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他像一个窥视到神灵世界的凡人一样,惴惴不安。

    珠子带给他的每一个能力都是武者梦寐以求的,这个珠子的信息一旦泄露出去,苏远不敢想象会有怎样的后果。

    也许苏家会在顷刻间灰飞烟灭,相对于天丰大陆上强大的势力,苏家弱小的像只蚂蚁。

    对,就是弱小!苏远终于惊醒。

    “既然弱小,那就变强,这么多年我不是一直在为此努力么?没错,这只是我的机缘来了而已。”

    苏远的眼睛闪着亮光,熄灭的斗志重新燃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