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番外 ·隐藏结局

第64章番外 ·隐藏结局

雷文去世的那一天风和日丽,是玖斓最美丽的季节。他跟加拉卡尔在玖斓某座不知名的森林里,靠在一棵大树的树荫下休息,加拉卡尔的豹尾像从前一样圈在他的腰间,雷文则轻轻靠在狞猫食尸鬼的胸前,呼吸的间距越来越长,最终加拉卡尔再也听不到那起伏的声音,靠在胸口的爱人安静的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加拉卡尔还是跟当初相遇的时候一模一样,而雷文却早已不在是那个开朗的金发青年。他们在一起度过了数十年的时间,足迹遍布五境大江南北,一起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有趣或危险事情,吃过了无数的美食,一如他们当初所许诺的那样。

    加拉卡尔就这么一直保持着让雷文靠在胸前的姿势,感觉到他的体温一点点的变凉;雷文离开时的表情安详极了,仿佛已经别无所求,为他这充实而精彩的一生划下了圆满的句号。

    加拉卡尔的尾巴依旧圈在雷文的腰间没松开,初春的风还有些凉,风过时微微撩起了加拉卡尔沙灰色的长发,狞猫食尸鬼靠在树干上望着天空,一言不发,眼眶泛红,他用豹尾紧紧的圈着深爱之人已经逐渐冰凉的身体,仿佛下一秒他还是会像以前那样跳起来叫着好冷好冷,然后拽着自己的尾巴当暖炉。

    不够……根本不够……

    只不过是这么短短的几十年,他才刚刚习惯了有雷文在身边的日子,怎么能允许对方就这么自私的抛下他离开呢?

    加拉卡尔就这么在树下坐到了深夜,直至夜幕降临,星焰的光辉在夜空中闪耀,一阵冰凉的夜风吹过,加拉卡尔的跟前出现了一只三赤目的乌鸦,头顶三只血红的眼瞳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诡异无比。

    加拉卡尔沉默的抬起头,圈在雷文腰间的豹尾依旧没有松开。在那只三赤目乌鸦的眼中,已逝之人本该回归约克索长河的灵魂此刻却被食尸鬼的尾巴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

    远方传来一声叹息。紧接着一个人影突兀的出现在了加拉卡尔的跟前,那是一个穿着宽大黑色斗篷的身影,斗篷上用金色的铭文勾勒出大朵象征死亡的艾丝缤花;加拉卡尔的目光往上,看见对方有一张以人类的标准堪称俊美的右脸,左半边却是森森白骨,看上去恐怖至极。

    三赤目渡鸦与半面骷髅,这是来自约克索长河的引渡人,也就是俗称‘死神’的存在。

    “你真的想好了?”渡鸦的声音很奇怪,没有直接发声,而像是直接在脑海中响起来,“放弃回归约克索长河的话,你与他都会失去转世的可能性,生命结束之时就将是灵魂消散之际。”

    “无所谓。”加拉卡尔毫无畏惧的直视着这传说中死神的一员,“不记得雷文的转世我不想要。”

    而雷文……就当是他霸道无理任性自私,反正他决不允许雷文离开他,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他也要雷文陪他走完这一生,这是加拉卡尔当初给雷文留下永久标记时就已经下定的决心,至于那遥远的失去所有记忆的转世,他一点都不关心。

    渡鸦有些头疼,食尸鬼一族对付死灵有先天的血统优势,他们的尾巴就是效果最好的拘魂索,所以加拉卡尔一直都没有松开圈在雷文腰间的豹尾,就是为了等待渡鸦现身的这一刻。

    五境之中有各式各样让已逝的灵魂非法停留的方式,像是巫灵魔法跟灵魂炼器,死灵附偶等等,身为约克索长河引渡人中的一员,这样的情况对他来说并不算少见,这一次之所以会特地过来看看,也是怕以人类为食的食尸鬼真的会将灵魂也进食,这就违反食尸鬼一族最初诞生于五境时的协定了。

    没想到他看到的却是这样一个执着而坚定的食尸鬼,这家伙竟然爱上了一个人类,为此宁愿付出放弃回归约克索长河的代价也要与对方相守一生,实在是稀罕的很。

    渡鸦饶有兴趣的打量了加拉卡尔一会儿,最终停留在雷文那淡金色的灵魂上,研究了许久也没有发现那到底跟普通人的灵魂之焰有什么不同。不过加拉卡尔倒是因为这一阵打量而警戒全开,差点就要扑上来的感觉,渡鸦无奈的摸了摸自己满是白骨的那边脸,食尸鬼一族对抗死灵是有种族加成的啊,不到万不得已或者对方违反协定的情况他也不想贸然跟食尸鬼动手,自讨苦吃。

    于是渡鸦快速的完成了自己的劝解义务就带着那只三赤目乌鸦风一样的消失了,打算回去跟自己的同事吐槽今天的见闻。加拉卡尔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很久,确定对方是真的放过雷文的灵魂后才微微松了口气,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

    雷文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僵硬,仿佛灵魂离开了身体一般的别扭疼痛,正当他安慰自己这可能就是死亡的感觉时,却突然看到了一张熟悉至极的脸。狞猫食尸鬼依旧是那副有些不耐烦的表情,暗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头上的狞猫耳朵因为他的属性而微微抖动了一下,带着些雀跃的意味。

    雷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明显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了,他又看了看四周,确定不是加拉卡尔跟他一起死了,而是自己确确实实还活着。

    那么,就只能是另一种情况了。

    加拉卡尔一定用了什么方法将他的灵魂留了下来,而后放进了这副躯体。这身体看起来异常的眼熟,雷文想了半天,忽然回忆起来这是森青贤者利用极端活性化的大地系元素结合铭文魔法所制造的人偶,当时加拉卡尔还特地去贤者之塔见了森青贤者一面,现在想来那家伙从那时候就在打这身体的主意了。

    雷文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只是有了一种很清晰的,自己现在不是‘人’的感受。人类的身体拥有持久跳动的心脏与血管,而森青贤者制作的人偶却是以胸口那个铭文字符以及镌刻在周围的大地系魔法阵为能量基础,不需要呼吸,也不需要心跳与血液的流动。

    他抬头看向加拉卡尔,在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声。食尸鬼对他的情感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刻更多,连死亡都不能让加拉卡尔放手,看来自己也只好老老实实的陪他度过那剩下几百年的时光了。

    “感觉怎么样?”狞猫食尸鬼凑了过来,给了雷文一个熟悉而缠绵的吻。雷文唔了一声,用舌头舔了舔加拉卡尔小心收起来的犬牙,又在他的下唇上亲了一下。

    “还不错。”雷文笑眯眯的总结,“除了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之外,其他倒是都跟普通人类的身体没什么两样。”

    闻言加拉卡尔也微笑了起来,尾巴缠绵的圈上了雷文的腰,将他拉近自己怀里抱着,低头在雷文的锁骨上咬了一个跟从前一样的标记,“先留个临时的,永久标记晚上做的时候再补上。”

    雷文囧了一下,心想这厮脸皮简直越来越厚,好不容易花了不知名的代价让他回到身边,也不给点时间感动一下,这么快就直切正题了。

    说到这里雷文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推着加拉卡尔让他跟自己对视,“说起来我原来的身体呢,卡尔?”

    “我吃了。”狞猫食尸鬼理所当然的说道。

    雷文:“……………………”

    雷文:“卧槽卡尔你太变态了!你居然吃的下去!”

    加拉卡尔挑了挑眉,“养了那么多年,总不能浪费了不是?”

    雷文:“………………那味道怎么样?”

    加拉卡尔:“不太好,肉都老了,嚼着一点都没有年轻的时候那么香嫩。”

    雷文:“……………………”

    所以他干嘛还要犯贱的问一句味道怎么样啊啊啊啊啊…………这种跟爱人讨论自己的身体好不好吃的情景实在太过诡异了好吗吗吗吗吗!——

    雷文被这对话雷的外焦里嫩,干脆又一把倒回床上装死。加拉卡尔用尾巴把他挖出来,再次搂回怀里,眷恋的蹭着雷文柔软的金发。

    这样毫无保留示好的举动让雷文的心顿时软了一下,伸手揉了揉加拉卡尔的狞猫耳朵,将自己放心的靠在食尸鬼的怀中。

    “……不过现在我没有人类的身体了,是不是就失去最吸引卡尔你的地方了啊?”抱了一会儿,雷文突然在加拉卡尔怀里闷声问了一句。

    “嗯,所以你一定要小心的讨好我,不能让我生气不能让我吃醋更不能忽视我的心情与需求,不然卡尔大爷一个不高兴就把你扔了。”加拉卡尔状似严肃的回答,噎的雷文半天说不出话。

    ——这个给点糖就给我蹬鼻子上脸的混蛋!

    加拉卡尔嘴角的笑意更深,尾巴圈紧雷文的腰,将他紧紧的拥在怀里,仿佛拥紧了整个世界。

    他才不好意思当着雷文的面承认,雷文身上最吸引他的地方一直都不是看似美味的身体,而是那始终雀跃着的,犹如照进他心底阳光的淡金色灵魂。

    那是加拉卡尔这一生中所见过的,最美丽动人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