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金丝描线粉彩瓷

第4章 金丝描线粉彩瓷

入窑一色,出窑万彩。造化神奇的钧瓷啊。张好古非常激动的看着眼前这个赤红的颜色,如同晚霞一般绚烂。在这个时候张好古眼中流露出来震惊的神色,那一片小小的瓷片,带着千年的沧桑跨越历史而来。

    如梦如幻一般的光芒,珠光宝气一说大约不过如此。张好古定定神说:“海东,你怎么能够确定这件瓷片就是钧瓷,要知道在清朝的时候做过不少仿制的钧瓷,那成色也不比宋朝的钧瓷差多少啊。

    就算是专家的话,也是有走眼的时候。五年前,我去香港参加一次拍卖会,会上就出现了一件宋朝的钧瓷,但是后来证明那是赝品,清朝仿制的而已。因为这个事情那家拍卖行因此倒闭了。就说这钧瓷,我们回龙观古董市场上也是经常出现的,没有一个是真的。”

    这个时候就能够看的出来张好古的本性来了,这家伙历来是喜欢落井下石的。

    他就是欺负王海东年轻没有经验,在这方面的知识比较少,因此,打算诓骗一下,把这一块钧瓷的瓷片给弄到手。

    谁知道王海东也不是省油的灯,若是论起来古董经验的话,他现在可是比张好古要高明的多。

    昏迷的那半个小时里面,他就像是经历了一生一世一般。

    这个时候王海东不紧不慢的送上盖碗说:“张老板这样说就外道了,这块瓷片我敢拿给你看,那当然是有把握的。当着真人不说假话,这块瓷片到底是不是真的,张老板心中有数。

    若是张老板认为吃亏的话,那我可以拿着这块瓷片到别的地方去出手,想来二十万之下,愿意接手的还是不少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是谁要是想占我的便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个时候张好古终于是清醒了过来,王家是那么容易招惹的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是被钧瓷给冲昏了头脑了,看到这样子的一件宝贝居然是忘记了王海东背后有什么样子的人。

    当下张好古尴尬的笑了笑说:“这个,你容我仔细的看看,毕竟十八万不是一件小数目不是。”

    这个倒是合乎古董界的规矩,别说是看一会,就算是看两个小时都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是真心的想买的话,看多久都没有关系。王海东曾经跟着姥爷遇到过一件更绝的事情。

    有一次一个客商想要买下一件据说是怀素和尚的墨宝,但是这个客商怎么样都拿不准这副墨宝是不是真迹,因此,在这样子的时候,他一连看了两天,第二天的时候这位客商的朋友赶到看过之后,他才下定决心买下了这件墨宝。

    而看货的这两天,卖家可是好吃好喝好招待。当然,这都是熟客之间,不怕你成不成。就算是这一次不成,结下一段香火,下次没准就能够成买卖了。

    因此,张好古提出来要仔细的看一下,王海东自然是不能够拒绝。

    张好古拿出来放大镜仔细看这件火烧云一般的钧瓷。一片火烧云之中,兔毛一般的色线隐现其中,云霞雾褐一般的色彩,正是宋钧窑的显著特点。

    不过张好古也是看出来一丝破绽,这瓷片显然是生坑的东西,显然是刚刚的从古墓里面弄出来没有多少时间。看上面的土沁就能够看的出来。

    但是,古董行里面历来是忌讳追问东西的出处的,因此,这个时候张好古也不好拿着这个事情说事。

    他只要是想在古董行里面混下去,一般不会轻易破坏规矩。

    这个张好古收起来放大镜,将钧瓷递给旁边的两位朋友说:“两位也掌掌眼。”

    瓷器玉器等一般的易碎的古董轻易不会出现手递手的情况,避免因为失误而打碎了东西造成纠纷。但是钧瓷片本来就是一片,手递手也就不算什么了。

    张好古笑呵呵地对王海东说:“海东,这确实是件好东西,算了,我和老爷子是老交情了。也不忍落井下石,这是三张老爷子开的收条,你看好了。”

    这张好古做事情还真的是滴水不漏,就算是这十八万都是他自己的,但是借钱的时候他依旧是拉来了两个行里面的人滥竽充数,这也是避免要账的时候势单力孤。

    王海东接过欠条,看到上面的笔记果然是自己姥爷的笔记,这才掏出来打火机把这三张欠条都烧了。

    然后王海东才说:“若不是现在周转不开,这件东西我可是不打算出手的,但是,我聚宝阁百年的规矩是不能够坏的,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日后有什么生意还请张老板多多的照顾我们聚宝阁啊。”

    张好古为人虽然是不怎么样,但是,在古董方面,尤其是在瓷器方面还真的有两把刷子。他不来招惹自己,自己没有必要和他交恶。

    这个时候张好古挥挥手说:‘哪里,哪里,我要是没有看错的话,这件钧瓷的碎片是海东你最近才收上来的吧。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本事,前途不可限量啊。”

    王海东苦笑了一声说:“不瞒张老板,这一块碎片确实不是我们聚宝阁压堂的东西,乃是我读书的时候从潘家园旧货市场讨换来的。我这也是运气还要。大学四年,唯一的收获就是这件钧瓷的碎片。说来也是有点舍不得的意思。”

    王海东说的话,张好古一个字都不相信,从潘家园淘换来的,你以为潘家园的那帮老虫都是傻子啊,这样子的宝贝居然是从他们的手中溜了出来,这样子的事情是难以置信的。

    但是,张好古再追问下去的话,那就是真的坏了规矩了。

    既然是钱要到手了,而且也看的出来聚宝阁不是那么容易衰败的。单单是说王海东在自己逼债的时候那份从容的应对,就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比较的了的。

    在这样子的时候张好古说了几句场面上的话,领着两个朋友就离开了。

    走出聚宝阁约有五十多米,这个时候张好古才沉下脸来说:“老李,这个事情你怎么样看,本来以为聚宝阁气数已尽,但是没有想到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这个王海东不但滑的像个泥鳅一般,更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是那出来了一片钧瓷,这可是回龙观重新开张二十多年来重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啊。”

    这两个一直跟着张好古,而自己重来不说话的人都是张好古在外面结交的同行,个子比较高的姓李,名慕白,取羡慕李白的意思。是一个倒卖青铜器的文物贩子,当然伪造的青铜器才是老李的主要业务。

    另外的一个姓苏名西坡,是苏东坡的铁杆粉丝,字画作伪是一绝,在行里面也是大大的有名的。

    李慕白想了想说:“这个事情确实是比较蹊跷,我和西坡两个人还打算盘下来聚宝阁在这里开一个铺子呢,这小子眼神中的自信就不是一般的人比的了的。对了,他是什么来头,好像我看你对他还是比较忌惮的。”

    张好古看了一眼远处的聚宝阁说:“这地方可是一块宝地啊,紫气东来,旺财的风水。回龙观古董市场很多的人都心里面惦记着这个铺子呢。

    但是你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敢下手吗?别说是这些同行,这聚宝阁两个月没有交税费了,但是为什么上面一直没有动静,不是他们看不见,就算是看见了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要不是老陈正好欠了我的钱,我也不敢过来。王海东的父亲是我们江流市的天。”

    听到这里的时候,李慕白不说话了。江流市的天,这话已经是说的非常的明白了。

    匆匆的跟着张好古离开,再也是没有望聚宝阁哪怕一眼。

    钱是赚不完的,但是如果是得罪了不应该得罪的人的话,那这样子的时候和找死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王海东确实是有点为自己的那片钧瓷感觉到惋惜,毕竟这件钧瓷瓷片是他收上来的第一个比较有价值的古董,现在送出去的话,多少心中有点难受。

    十分钟后吗,王海东叹息了一声说:“算了,在这事情就当我破财免灾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王海东的手拍向了东面墙上的古董架子。

    在王海东感叹的时候,一道道电流顺着古董架子就钻进去了。

    异能,这就是王海东的异能,一道道蓝色的闪电瞬间把古董架子给检查了一遍。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这些闪电显然是发现了什么。

    王海东感觉到这个古董架子里面居然是有暗格,类似于保险柜的那种存在。这在古代是非常的流行的一个珍藏自己的宝贝的方法。暗格,难道里面会有什么样子的宝贝不成吗?

    因此,这个时候王华东走过去,一遍走一边顺手把一件青铜斧头给拿出来,找准了地方干净利索的砸了下去。

    当然他是不敢太用力的,要不然的话,万一伤到了里面的宝贝就不合算了。

    三两下,暗格被打开了。里面的空气浑浊不堪,打开以后一阵迷雾喷涌而出,显然这物件是有日子没有被发现了。王海东从暗格里面逃出来一件粉彩鼻烟壶瓶子和一封书信。

    瓶子是乾隆年间的正宗官窑烧着的福禄寿三星。仔细看这鼻烟壶,王海东手中一道道电流从指冒了出来。顿时关于这件粉彩鼻烟壶的情况就展现了出来。造办处负责制造的为乾隆皇帝把玩的鼻烟壶。

    官窑的精品,而且,因为是为皇帝一个人造东西的,因此,宫里面的造办处在制作瓷器的时候就不计成本,只要是稍微有一点瑕疵的那就直接的打碎掉,只有真正的精品才能够送到皇宫里面为皇帝一个人把玩。

    而且,王海东仔细的观看这件粉彩鼻烟壶,却是吃惊的发现了一件十分惊奇的事情。这件粉彩瓷器居然是采用的传说中的金丝描线的手法烧制而成的瓷器。粉彩是一种釉上(在瓷胎上)彩绘经低温烧成的彩绘方法。

    粉彩也叫“软彩”,是釉上彩的一个品种。所谓釉上彩,就是在烧好的素器釉面上进行彩绘,再入窑经摄氏600度至900度温度烘烤而成。

    乾隆朝,粉彩瓷器在官窑瓷器中所占比重和青花瓷器势均力敌,所以粉彩装饰迅速蔓延到各种器形的瓷器身上。从这一点上也是能够看的出来乾隆皇帝对粉彩的喜爱之情。

    而在在装饰形式上,乾隆朝开始流行“开光”;乾隆粉彩更加铺张、热闹、精细、繁杂,器物身上往往粉彩绘满纹饰;

    乾隆朝还有部分器物的内壁及底足内被施绿彩用以装饰;乾隆粉彩在雍正粉彩的基础上发展到了顶峰,而这其中,金丝描线的手法就是巅峰代表之一。

    所谓金丝描线的手法就是在素器釉面进行彩绘的时候首先使用金粉来描绘出来大概的图案,这种手法烧制出来的瓷器在人物景色等等轮廓上就会显现出来一层淡淡的金黄色,美妙绝伦。

    当然了,要想使得粉彩展现这种金丝描线的手法的神奇,那是需要不断的失败才能够偶然间得到一两件成功的精品的,往往三五窑也未必能够得到一件真正的精品。

    但是,宫里面的造办处因为是为皇帝烧制小玩意的,因此就不计成本了。这种金丝描线的手法把乾隆粉彩的奢华推向了巅峰,是传说中粉彩艺术的代表器具之一。

    因为重来没有这种金丝描线的手法的瓷器出现,因此,这种手法就成了一种传说中的手法了。

    到底千灵时代有没有这种手法烧制粉彩,这个事情正史上是没有记载的,只有古董行里面传说有这一类的粉彩。

    乃是粉彩中的帝王至尊。传说,因为烧制类似的粉彩太过浪费钱财,在嘉庆年就停止了这种办法烧制瓷器。

    当然,这种金丝描线粉彩也就成了乾隆朝国力强盛的代表之一了。

    作为乾隆朝繁荣的代表的另外一件特点就是粉彩在乾隆朝开始在部分器物的内壁遗迹底足内施绿彩予以装饰。

    且不说这是很败家的行为,但是从瓷器的角度来讲,确实是一大进步。

    这件瓷器是金丝描线粉彩,也是瓷器历史上的一大发现,至少在这一点上,能够证明了金丝描线瓷不是一个传说。

    王海东轻轻的将金丝描线瓷给放到桌子上,打开书信,果然这封书信记载的就是这件金丝描线瓷的来历。

    这件瓷器本是在紫禁城御书房的一件摆设,辛亥革命之后,清朝灭亡,但是溥仪并没有真正的被赶出紫禁城。

    在这段时间里面,不但是溥仪自己,宫里面上上下下太监宫女甚至是守卫皇宫的革命军都变着法的从紫禁城里面弄出来值钱的金银玉器古董什么的。

    因此,那两年是皇宫里面的珍宝流逝最为严重的时候。

    溥仪心中也是明白的很,这些东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崽卖爷田不心疼,弄出去多少算多少。而这件金丝描线粉彩瓷的主人就是大栅栏琉璃厂的一个摆地摊的古董贩子崔武。

    这个崔武在大栅栏地摊界也算是个老人了,名气很大,眼力很尖,十多年下来倒也是攒下了一份不小的家业。

    有一年冬天一个寒冷的清晨,这崔武本来是不打算去赶鬼市的,这天气,冷风像是刀子一般刮在脸上。

    这时候去鬼市也是只有几个有限的老虫会光顾的,因此,未必是有什么生意。

    但是,崔武的三岁儿子崔石头也不知道是中邪了还是怎么样,总是闹个不停,崔武的老婆不耐烦的和崔武大吵一架,崔武一生气,带着东西,穿着大棉袄直接的去了大栅栏左边的那条小街上去了。

    那个地方就是鬼市的重要据点之一。

    大冬天的也就没有什么人愿意跑到圆明园等其他地方去进行鬼市了。

    崔武刚刚的走到大栅栏东边的那个路口,结果撞到了一个人,他身上带的大包小包的,可是有不少是瓷器玉器等易碎的古董,这玩意万一要是被人给撞了的话,那损失可就是太大了。

    一家老小的吃喝嚼裹可是都指望崔武这几个包袱呢。

    因此,这个时候崔武这个脾气一向是比较好的汉子勃然大怒说:“什么人不长眼睛,找抽是吧。”

    这个时候,地上那个人却先开始呻吟了起来:“哎呦,撞死我了,是谁那么缺德做啊,大晚上的跑出来撞我,你是成心的不是。”

    鬼市一般都是夜里面三点,也就是丑时刚过就开始,一般崔武可是子时一过就已经出发了。这样子的时候不算是大半夜算是怎么样一回事啊。

    崔武这家伙到底是一个心肠比较好的人。放好自己的包裹走过去拉起来那个人一看,不是外人,一个熟人,佟王爷府的小王爷玉顺。

    不过这玉顺现在可是像是乞丐一般全身脏很,似乎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有洗澡了。

    这玉顺搁在大清朝的时候,那可是真正的皇亲国戚,天潢贵胄,但是现在也就是一个草民而已。

    他和崔武也算是有数面之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