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渣妹,白莲花

第4章渣妹,白莲花

叶初云遍体鳞伤,身上和脸上都是血渍和污泥,遮盖了原本的花容月貌,可偏偏脸上还带着异常绚烂的笑容,眼神嘲讽,这让叶太傅一时之间也拿她没有办法。

    叶初云的死活不值一提,可是既然皇上赐婚的旨意下来了,她就不能死在叶府,要死也要死在璃王府。

    如果她死在了叶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叶家对她跟璃王的婚事不满,所以纵容叶初云自杀呢。

    毕竟整个苍月国都知道叶初云这个废物对太子殿下一往情深。被退了婚,转而赐婚给璃王这个陨落的天才,一时想不开也是有的。到时候叶家就会落个监管不利的罪名。被天下人耻笑。

    最重要的是让皇上失信于璃王。

    “初云姐姐,你这又是何苦呢?”不待叶太傅开口,一个娇柔动听的如同出谷的黄莺一般的声音传了过来。

    叶初云眼睛眯了眯,这个声音……

    不知何时走进来一个娇俏的女子,一身青色纱裙,头上盘着灵蛇髻,簪了几支精致的银簪,柳眉大眼,琼鼻樱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当真是我见犹怜。正是叶湘云。

    叶湘云乃是叶家三小姐,庶出,生母是叶太傅的一个妾侍。三品的资质,如今为二品灵徒的修为。最重要的是她是叶玲珑叶灵珠姐妹的走狗,亦是苍月美人排行榜榜上有名的美人。

    “湘儿,你怎么来了?”

    叶湘云的到来似乎给了叶太傅一个台阶下,面对叶湘云,叶太傅简直就是一个好父亲,一脸的慈爱,声音温和。

    仿佛刚才那个恶毒至极,殴打辱骂自己亲生女儿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还不是为了初云姐姐的事情吗?母亲担心父亲为难,所以让女儿过来看看。”

    叶湘云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说道,她口中的母亲自然不是她的生母蒋氏,而是小顾氏,叶湘云虽然是庶出,可是在叶府,只有主母小顾氏才有资格让叶太傅的子女们唤一声“母亲”。

    可是她张口闭口都是“初云姐姐”,叶初云是叶家嫡出的大小姐,作为妹妹,也理应叫她“大姐姐”,可是叶湘云偏不。

    这一声声“初云姐姐”,就好像叶初云根本就不是叶府的女儿,而是一个寄居的表小姐一样。当真是在她的好妹妹!在这样的细节上都要恶心她。

    可是原主被小顾氏养的天真愚蠢,明明知道这个叶湘云是叶玲珑姐妹的走狗,偏偏还对这个装模作样,口蜜腹剑的妹妹信任无比,言听计从。

    当初她被退婚,转而被赐婚璃王的消息还是从来看望她的叶湘云口中得知的。说来也实在是可笑。作为被退婚,转眼又重新赐婚的主角,她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还是这个口蜜腹剑的妹妹“无意中”透露给她的。

    “你初云姐姐这个废物要是有你一半懂事,爹爹也不会被气死了!”叶太傅狠狠地瞪了叶初云一眼,又跟变脸似的温和慈爱的望着叶湘云。

    除了对叶初云这个废物女儿,叶太傅对其他的子女都十分的慈爱。他最宠爱的当然是小顾氏生的两个五品资质的儿女。

    “爹爹,你不要这样说初云姐姐,毕竟就是废物也不是她自己愿意的啊。谁会愿意成为连乞丐都不如的废物呢?”叶湘云为叶初云开脱,可是言语之间却是满满的恶意。

    说着,皱着眉头,一脸担忧而又温柔地望着叶初云:“初云姐姐,你一向最听爹爹的话了是不是?今天怎么惹爹爹生气了?快点跟爹爹赔不是。爹爹一定会原谅你的。”

    望着叶初云一身的狼狈,可笑容却异常绚烂,叶湘云差一点都演不下去了。叶初云这个蠢货莫不是被打傻了?

    不过叶湘云并没有放弃“说服”叶初云,以前她也是这么做的。叶初云这个蠢货,从小没了亲娘,继母小顾氏怎么对她的,叶湘云又不傻,自然是看在眼里的。

    她的亲哥哥叶啸虽然天赋惊人,极受叶家重视。可是小顾氏一进门就被哄出去历练去了。至今未归。

    一个九岁的少年孤身在外闯荡,用手指头想都知道,一个天才最容易陨落的时候就是他最脆弱的时候。六品的天赋又如何?

    如今放眼整个苍月国谁不知道叶夫人小顾氏生了三个孩子?两个是五品天赋的天才,还有一个虽然差一点,也有四品的天赋。

    谁还记得原配顾氏生的两个孩子?不,是原配顾氏生的天才,六品天赋的叶家大少爷叶啸?估计早就死在外面了。

    当然最出名的还要属叶初云这个废柴了。简直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也让叶家人背后受尽嘲笑。

    不过最让人敬佩的还是小顾氏,对于亲姐姐留下的这个废柴,当年差点被叶家扔进护城河淹死,她却执意把她养大,在她被退亲后还为她求了一门亲事,不至于死后无所归。

    璃王虽然是个废物,到底是个王爷。因此无人不赞小顾氏慈爱,对继女外甥女视如己出。

    而叶家的其他人别说是叶太傅的其他七个子女,就是下人也没人看得起叶初云。这也给了叶湘云可乘之机。让叶初云对她这个唯一肯搭理她,肯跟她说话的妹妹感恩戴德,异常信任。

    “初云姐姐,你听妹妹一句劝,整个苍月国谁都知道你从小经脉堵塞,连一品的资质都没有。武功都练不了,更别说是启灵成为修士了,又何苦死守着那颗属于二姐姐的凤灵珠呢?你这样为难自己,也让爹爹跟妹妹为你难过啊!”

    “整个苍月国谁都知道”这几个字,叶湘云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的,就好像生怕叶初云听不到似的。

    叶太傅则背手站在一边,重重哼了一声。叶初云简直就想跳起来为叶湘云鼓掌了,好一朵心机深沉的白莲花!

    这些话表面上像是在劝导叶初云,可是字字诛心,整个苍月国的人都知道你叶初云是一个毫无资质的废物!可你却让父母家人为难,实为不孝,不识大体。

    凤灵珠根本就不属于你,可是你却强行霸占着属于别人的凤灵珠,身为废物,却妄想匹配太子,实为异想天开,不自量力!

    这一番话,可谓歹毒异常!

    可是偏偏叶湘云一副为叶初云着想的模样。如果叶初云还是原主,说不定被她这一番做作的温柔模样给唬住了。

    谁让在叶初云心里,叶湘云是唯一肯跟她说话,还对她十分温柔的人呢?

    说完,叶湘云丝毫不给叶初云说话的机会,就抱起叶太傅的胳膊撒娇道:“爹爹,您还有旧伤未愈,不要生初云姐姐的气了好不好?初云姐姐肯定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