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他不是你能肖想的

第一章 他不是你能肖想的

安若礼低头看了眼手上的腕表,算算时间,贝儿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你们拉着他,多喝几杯,让他换换脑子,今晚的单都记我账上。”

    说完,推门离开。

    楼下包厢

    张贝儿再一次不着痕迹地推开递过来的酒杯,岔开话题,去谈论正中间坐着的何总,辉煌的发家史。

    “张小姐,真是人美声甜呐。”何总腆着积压多年的啤酒肚,端着满满一杯的白酒,逐渐走近她身边。

    周围和她一起过来的女同事,见状纷纷让路,躲在一旁看热闹。这何总是出了名的大方,只要能沾点儿“小便宜”,报社今年的活动经费都不用愁了。

    “来来来,贝儿小姐,我亲自喂你喝。这酒啊,可是好东西。”

    贝儿心里满满的厌恶,可又想到只要拿下这笔经费,她就能直接转正入编了。

    直接拒绝的话,在舌尖上过了好几遍,到底没有说出口。

    “忍一忍,就当是被奴才伺候着喝白水。”贝儿心里安慰自己。做好心理建设,她抬头,努力微笑,右手紧紧握拳,忍住想要将眼前,脑胀肠肥的老男人暴打一顿的冲动。

    何总看她妥协,心道又一个肯“卖”的知趣儿女编辑,将酒杯端到那红艳艳的樱桃小嘴儿边。

    “这是干什么呢?挺热闹啊,何老板。”一道低沉暗哑的男声突然在哄笑的包厢里响起。

    刚刚还热烈的气氛,瞬间冷却,一片冰凉。

    “哎呦哎哟,今天真是好运连连,不仅有贝儿小姐作陪,还能碰到安少。该买张彩票的。”何总堆砌脸上的肥肉,率先打破沉寂。

    张贝儿看到安若礼本就低沉的脸色,听到这话后,更显阴沉了。

    她闭了闭眼,叹了一口气后,睁开。

    与其被安若礼撞见,她宁愿自己受辱般喝下那杯酒。

    “安少,怎么有空过来?”裴主编走上前,点头哈腰的笑着。

    安若礼轻笑,“怎么?难不成只有裴副……主编和何总这种人才能来么?”

    贝儿听到他故意在“副主编”字眼上停顿。

    这是他们主编的痛角。

    踩的不错。

    贝儿心想。

    如果不是不合时机,她想她会狠狠地夸赞安若礼。

    但是还没等她解气,就发现,安若礼嘴上询问裴永梅,目光却凌厉地向她射来。

    他面上挂着虚假的浅笑,但深沉的眼眸里,却没有丝毫笑意。

    这种目光,贝儿很熟悉,是他发怒的前兆。

    “何总回家去吧,天也不早了。想必,何太太应该等得焦急万分了。”

    安若礼恢复往日轻佻的声线,好似善意的提醒道。

    说完,他没再理会其他人,转身离开。

    留下带着寒气的背影。

    “别看了,那可不是你们这种层次能肖想的人。”贝儿的耳边突然想起裴副主编的声音。

    何总早已离开,走前夹着“尾巴”,汗水淋淋地跟司机交代,如何统一口径和太太交代。

    贝儿微眯了下漂亮的大眼睛,在外人面前,她从来不肯示弱,这个社会,可不会因为你弱小,就多眷顾你几分。

    “裴主编说笑了,我,也不是他们那种人能肖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