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十一月十六日,多云转阴。

    近海的小岛上正在举行一场仪式,每年都会吸引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观光客到这里参观亚朵拉特祭典日。

    亚朵拉特岛背靠大海,岛上有一座山,山上有古老的、人工打磨的痕迹,一层一层盘旋往上,上面是一排排的墓碑以及成群的十字架,它们以同样静默的姿态指向天空,矗立了上千年,角落里已经生满了斑驳的青苔。

    这个小岛,就是举世闻名的亚朵拉特墓园。

    山顶上响起的沉沉的丧钟,人声渺茫,每个游客都情不自禁地保持缄默。

    因为这里是英雄们最后的安眠之地。

    据说亚朵拉特墓园始建于两千年前,由圣殿筹资,最早葬在这里的,是为了抵抗外族侵略而献出生命的圣殿骑士。

    这个传统延续至今,一个人死后,如果圣殿同意他或她住进亚朵拉特墓园,那么死者的伴侣,父母或子女,将得到终身免税的荣耀,以表彰这位公民生前做出的卓越贡献。

    至于十一月十六日的祭奠传统,则是始于一千两百年前的一场大战。

    那时整个大陆上兴起一群自称“黑袍”的邪教,他们像臭名昭著的黑死病一样,席卷了十数个国家。为了对付这群脑残,大陆上本来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各国终于决定组成联军,由萨拉州的圣殿大主教指挥。

    经历了三年战争,最后终于消灭了这群世界恐怖主义的先驱。

    就是在十一月十六日这一天,黑袍的领导人——那个创意有限自称撒旦的恐怖主义头头帕若拉被干掉了,从而戏剧性地结束了长达三年的战争。

    干掉大坏蛋的英雄的名字至今被人传诵,他叫卡洛斯·弗拉瑞特。

    一千两百年后的亚朵拉特墓园,金发的英俊男人和年迈的墓地看守人在写着这个名字的墓碑前停了下来,墓碑旁边有一个卡洛斯·弗拉瑞特的塑像——他身上披着厚重的盔甲,盔甲下面露出健硕的手臂和胸肌,脸型方正,有一双坚定深邃的眼睛,望着远方大海的方向,面色平静。

    金发男人半长的头发束在脑后,被风吹得有些凌乱,他有一双温柔的浅棕色眼睛,隐藏在无框的眼镜后面,微微眯起来盯着眼前的雕像:“卡洛斯就是这样的么?我妈妈出嫁之前姓弗拉瑞特,可是我们家依然没有一副他留下来的画像。”

    看守人顺着他的目光抬起头来:“卡洛斯·弗拉瑞特就像个幽灵,一生没有留下过任何画像,黑袍之乱后更是杳无音讯,再没有关于他的任何记录。连这座为了纪念他而建立的坟墓,里面埋的也只是个空棺材,他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

    金发男人笑了起来:“如果他不存在,那些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孩子们都要造反了。”

    “不过管怎么说,亚朵拉特祭典日确实和这个人脱不开不关系,”看守人也笑了,“说起来……伽尔,怎么今年的纪念日,圣殿把你这个大忙人派出来了?”

    “轮到我给菜鸟做引导者,明天回圣殿,正好路过亚朵拉特,过来看看你。”伽尔伸了个懒腰,遥远的海风轻缓地吹拂着他的脸,“刚结束一个任务,未来我会有大半个月的假期……说实话,我都快忘了假期这个词怎么拼了。”

    看守人转过身去,望着山下那些参加祭奠的人们。

    他们男女老少不一,说着不同的语言,有着不同的肤色,然而都以同一种敬畏的目光看着这占满整个山坡的死者之地。

    看守人伸出手杖来往山下点了点:“看看他们,你就会觉得自己的辛苦是值得的,圣殿永远以你们为荣。”

    这时祭奠已经将近尾声,丧钟停止了,一群身穿白衣的小孩列队上前,放飞了手里的鸽子,游人们这才陆续走过来,把胸前的白花摘下来,放在山脚下。

    讲解员清晰缓慢的声音从风里传来:“最早的亚朵拉特节,是为了纪念大英雄卡洛斯·弗拉瑞特的,传说他出生于一个贵族家庭,是最小的儿子,从小被送进圣殿学习……”

    “圣殿录取他可不是为了他是贵族家的小儿子。”看守人拄着拐杖慢慢地转过身,往山下走去,伽尔没有急着跟上,他伸出手指轻轻地捻了捻。

    然后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一朵盛开的白色蔷薇花神不知鬼不觉地绽开在了他的手指间,他俯下身,把那朵仿佛还带着水珠的花放在雕像下,这才上前一步,跟上年迈长者的步伐。

    被放下的蔷薇花突然长出了细密的藤,温柔地缠住了雕像的脚,像是在他脚下种下了一个花环一样。

    “那个时代‘结界’还没有形成,世界也没有这么和平,‘迪腐’到处都是,密宗记录说,在卡洛斯还是个幼儿的时候,一只迪腐溜进了弗拉瑞特家的育儿室,当时一位‘圣殿猎人’是老弗拉瑞特先生的朋友,正好在他家里做客,等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只倒霉的迪腐被小婴儿的哭声给吓得缩成了一团。”

    “啊,对,那是传说中的光明天赋,”伽尔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耸耸肩,“亿万人里的特例,据说千年间弗拉瑞特家只出过一位这样的天才,而他倒霉的后人我,就在这样的阴影里度过了整个少年时代。”

    “他可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幸运,”看守人笑着看了他一眼,“大家都不知道,这位天才的路走得并不顺。”

    伽尔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起自己这位荣耀而神秘的祖先的事,忍不住侧过头去:“怎么?”

    “他曾经一度被圣殿驱逐。”看守人叹了口气,低声说,“本来是个被宠坏了的大少爷,那些年里却一直一个人四处漂泊,化名为‘约翰·史密斯’,好多年没有露过面,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直到最黑暗的一战拉开,他才神不知鬼不觉地重新出现在人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