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恶仆

第4章 恶仆

另一边,大胖一张脸都笑开了:“少爷你真厉害,一打全听话了。”

    聂云笑了,摇头道:“其实很简单,我一出手,他们这些老油条立马就会发现,我的实力完全超越了凡人的范畴,一旦觉察到我能修炼了,再想起我以前天才的名声,你说他们还敢为难我?巴结还来不及呢!”

    大胖挠了挠头:“怪不得!”

    随即不满道:“哼,这些家伙真势力!”

    闻言,聂云双眼一沉,这些年来,由于聂展不择手段地掌控聂家,聂家早已经是乌烟瘴气了,上梁不正下梁歪,下面的人个个都成了老油条。

    “聂展,就你这点能力,聂家迟早葬送在你手里。”

    聂云对聂家的权力没有什么兴趣,但此刻的他不用细想也已经非常清楚,为什么就算父亲不在了,爷爷也没有把大权交给他这个大伯。

    “爷爷辛苦维护的聂家,怎能葬送在你的手里?”

    聂云握了握拳头,脑中不由浮现那张慈祥和蔼的面孔,如今连生死都不知,或许只有等他有足够的实力与聂展抗衡,才能想办法见到爷爷。

    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快速提升实力,才能在聂展这把刀尖上跳舞。

    ……

    聂府很大,大到一百个人丢进来,九十九个要迷路,最后一个还是蒙对的。

    聂云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依旧只去过一部分地方,好在这账房倒是去过,不至于连路都不认识。只是这几进几出的院落,花园楼阁无数,饶是他也快绕晕了。

    终于,不断穿过豪华的府邸,聂云来到了账房。

    门口的家丁望见聂云,此刻那眼神就跟色鬼见了美人似的,瞬也不瞬。

    聂云可是整整有两年没回过聂家了,今天大家看见这加大号的小少爷,怎能不稀奇?

    聂云无视这些人的目光,一路上遇上不少家丁护卫,早就习惯了他们的惊讶,直接大步走了进去,连门口家丁们都忘了先通报。

    聂家的账房,称得上是豪华,里面大得跟个小作坊似的,这里埋头苦干的账房先生少说都有十来个,还不算上那些打下手的。这可不是聂家喜欢养闲人,而是聂家这么个大家族,每天的账目工作实在是庞大的惊人。

    主位上,一位中年人端坐其上。

    这人叫聂甫,虽然不久前还只是个小喽啰,现在却已经是这里的总管了。

    此刻的他忙的焦头烂额,即使升了官,却一点都不像以前他总管那般悠哉,也只怪聂展做事实在不靠谱,为了收买人心是够拼的,却总是要他来擦屁股。

    当然,虽然累,但还是累得很开心,以前哪里想过今天能坐在这个位置上。

    聂家帐房的总管,比这帝都里面的一般小官都高上好几个档次了,走出去,巴结他的官员都多得是。

    “这人换得倒是挺彻底的!”

    想想也是,财政大权,必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聂云进来,望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大部分都没有见过,倒是那主位上的人,似乎以前不过是个小角色,不想才两年功夫,就已经手握大权了。

    “你是这里的总管?”

    聂云上前,顿时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埋头苦干的也全抬起了头,想看看是谁敢在聂家账房这么牛气?

    “聂云,他怎么回来了?”

    众人一惊,一眼就认出了这个聂家曾经风光无限的大少爷,不想两年不见,就这么忽然回来了。

    “聂云,他回来干什么?”

    主位上,聂甫眼见是聂云,同样一惊,他已经两年没见过这位大少爷了,上一次见对方,还是聂云去学院的时候,当时对方的寒酸待遇跟丧家之犬也差不多。

    “哼,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而已,我怕什么?”

    聂甫察觉到自己的地位已经不一样了,而对方早已经不是曾经的天才少爷,反应过来,顿时换回了那副威严的模样,淡淡地望了过去:“原来是聂云少爷,不知有何贵干?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继续续忙了,没空招待少爷可别介意啊!”

    聂甫阴阳怪气的说着,尤其是将“少爷”两个字特意咬重,嘲讽之意甚浓。

    “你这什么态度?”

    聂甫阴阳怪气的态度,让大胖看不下去了。

    “你是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聂甫瞪道。

    “你……”

    大胖嘴笨,一时间只能涨红了脸。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的狗眼挖出来,不知死活的东西!”聂甫喝斥道。

    “闭嘴,我的人也是你能教训的吗?”聂云忽然喝道,顿时把聂甫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个废物少爷吃了什么药,忽然这么强势起来。

    “你……”

    聂甫刚还意气风发,一下子被呛得不清,自从掌权以来,真没多少人敢这么对他。

    “你什么你?再不老实点,信不信我这就废了你?”

    聂云上前一步,神色冷厉,毕竟是曾经妖孽般的天才,即使聂甫已经手握大权,依旧被聂云逼视得目光闪躲。

    身为聂家的人,聂甫很清楚聂云当初最耀眼的时刻,有多么刺目!即使是现在,想起聂云曾经的的耀眼,依旧给他不小的压力。

    “哼,你还以为你是以前的天才少爷吗?”聂甫醒悟过来,不由冷笑。

    “是与不是又能怎样?”聂云道。

    “哈哈!”聂甫低声冷笑:“如今的你不过是个废物,别忘了,两个月后的族会,你可是要参加的,到时候以你现在的实力,就算老族长还在,也保不住你继承人的位置,那时候你还有什么?”

    “哦,抱歉,我忘了,你一个凡人哪来的实力可言,哈哈哈……”聂甫忽然一拍脑袋,阴阳怪气道。

    他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楚。

    聂甫地位再高,在聂家继承人面前,其实就是个仆人,但如此恶仆欺主,不但没有一人上前,反而都是一副幸灾乐祸模样,冷笑不止。

    聂云双眼一眯:“是吗?不要忘了,我现在还是聂家的继承人,就算我今天杀了你,谁又能把我怎样?”

    “这……你敢?”

    聂甫一怔,望向聂云,从对方的眼中,看不到半点玩笑的意思。

    聂家这样的大家族,等级森严不比皇室差,聂云要是真杀了他,他还真没地方申冤。而且聂云一旦动手,以他的身份怎么还手?

    下人不开眼得罪聂云,事后明着被打一顿还能偷偷去领赏,难道他也这样做?

    “这小子!”

    聂甫暗自咬了咬牙,不想,聂云年纪轻轻,说话却句句抓住他的命脉。

    “哼!”

    聂云冷眼望着众人丑态,冷哼一声,目光所过,那些冷笑不已的家伙皆是低下了头,眼前这个大少爷虽然已经是强弩之末,但那余威也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承受的了的。

    “咳!再让你得意一下,族会之后看你这个废物还怎么嚣张!”聂甫脸色阴沉。

    聂云收回目光,这才道:“好了,本少爷没空跟你们啰嗦,这些年的例钱给我算算,今天全结了。”

    “例钱?呵,抱歉,一个月领一次,逾期不候!”聂甫阴阳怪气道。

    闻言,聂云双眼一眯,不想对方这么不上道,还敢为难他,不由冷笑道:“你这是不准备给了?”

    “抱歉,没这先例!”聂甫冷哼道。

    啪!

    话音才落,聂云反手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干脆利落。

    就连聂甫都没想到,聂云说动手就动手,毫不含糊,就算他实力高强,身为真正的武者,也顿时被扇了个正着,怒不可以地望着聂云,眼中的怒火跟吃人一样。

    “你……”

    “怎么?想动手?你可以试试!”聂云冷冷地瞪去,再上前一步,面对真正的武者,非但不惧怕,反而脸带笑意。

    “给你十息的时间,你再回答一遍……别再跟我提什么规矩,咱们心里有数。”

    “咳!”

    聂甫怒火中烧,以他现在的身份被当众打脸,却如何也不敢还手。

    此刻的他才后悔不已,自己刚才要是直接答应对方该多好,也不会这么丢人。今天若是他不给,他相信聂云绝对会大打出手,虽说以他的实力,就算站着让聂云这么一个凡人打,也毫发无伤,但人就丢大了。

    聂甫这才发现,眼前明明是个少年,却这么难对付,咬牙道:“咳,把聂云少爷这些年的例钱算算,全结了!”

    聂云鄙夷:“早这样多好,非要犯贱。”

    钱到手,聂云露出了笑容,被狗奴才恶心的坏心情一扫而空。

    有了这些钱,用来购买修炼用的资源,可以最快让他的修为提升。现在的他,必须抓紧时间,否则族会一过,会是聂展废了他这个继承人最好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