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将她带走(求收藏)

第3章 将她带走(求收藏)

男人放下手中的茶杯,转过头看向林欣。

    这次他没有带面具,一张宛若神坻的惊天面容暴露在林欣眼前,丰眉如削,眼神幽深。一脸冷漠清淡的神情,倒是看不出半分杀戮气息。

    “好久不见。”

    男人淡淡的开口,裹挟着高山雪岭般的清寒气息。

    “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是一年前差点儿坑死她的男人本人没错。

    “我说过,我会来找你的,做好准备了么?”

    “准备什么?”

    林欣蠕动着双唇,大脑有些跟不上。

    什么准备不准备的,她只记得,因为这个男人,她一年前差点死翘翘,要不是为了帮这个人逃命,也不至于挨了一枪子儿。

    现在又突然出现在林家,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

    他不会是个杀手吧,不会恩将仇报为了掩藏一年前的事想杀她灭口吧?

    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林欣自我否定了,如果男人真想杀她,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你忘了吗,我说过我会来找你的。”

    男人认真地注视着林欣。

    “你,你在说什么鬼话啊……?”

    林欣皱着眉头,隐隐有些回忆起来了,之前那次枪袭,在她彻底昏迷之前,这个男人好像是这么说过。

    难不成……来报恩的?

    “唉,好啦,欣欣也回来了,过去的都过去了,陈少等你等到现在,我们也赶紧把晚饭张罗起来。”

    林欣刚想问问清楚,就被季娟中途打断。

    “陈少?”

    林欣眉头紧了紧,狐疑地看着泰然自若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是啊,欣欣啊,吃完这顿饭,你就跟陈少回去吧,林家不比陈家,你在陈家会过得更好,也算是享福了。”

    季娟巴结地看了一眼男人,笑的一脸老态,又看向林欣,脸上粉抹的太厚,直往下掉粉儿。

    什么……?

    跟这个男人回去?林欣楞在原地,一时间有些云里雾里。

    季娟刚刚话里的意思是,她被林家送给眼前这个男人了?而且,向来瞧不起人的奶奶还对这个男人如此客气,笑的这么恶心?

    陈少……他姓陈?

    等等……陈少?!

    陈少?z市人都知道z市的经济命脉是控制在陈家手里的,陈董事长虽已5五旬,但宝刀未老,商业上亦是颇有一番造诣。其膝下有三子,陈御寒,陈御磊,陈御墨。

    能被唤作陈少的也就这三个人。陈御寒已经30几岁,眼前的男人不过20多。陈御墨年岁尚小,这么说,眼前的男人就是神秘的陈家二少陈御磊,可他不是几年前就失踪了吗……

    懵逼,她一年前一念之差救的,是这么厉害的人吗?

    只是,林欣瞥了一眼喝着茶的男子。

    就算他长得帅,有钱,那她也不能不明不白随随便便就跟了他啊,总不能是陈御磊看上自己了吧,她还未成年啊。

    “我——”

    林欣刚要开口拒绝,发现陈御磊正盯着自己,眼神幽深。心咯噔被吓得抖落了一拍,张着嘴,竟是半个字也没吐的出来。

    “欣欣,你不用怕我,跟我回去,我会好好对你的。”

    陈御磊开口,却发现自己语言组织能力实在不怎么样,越描越黑。

    他明明是想表达感谢的意图的,选中林欣也只是从一年前那次枪袭中发现她有成为特情的潜质,这样惦记了一年多,才终于找了来。

    然而,这话却说得有些歧义了。

    林欣站在原地,眼皮子抽了两下,额头上冒出一层虚汗,

    陈御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此刻已经完全惊呆了,他不会真的对她……

    “秦叔,你去楼上把林辰喊下来吧,这孩子都这么晚了怎么还在睡。”

    季娟适时的插话又一次打断了林欣的思考。

    “好的,老夫人。”

    秦叔微微颔首,去了二楼。

    一时间,偌大的客厅里寂静无声。林欣快速的在脑内梳理着现在的情况,陈御磊神色淡淡,季娟和凤美红因为终于能够撵走林欣而窃喜着。

    不管是那男人看上林欣也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也好,只要林欣走了,她们就是开心的。

    所谓亲情,就是个亲可刻骨,疏可蚀骨的东西。

    “那个贱人又来了?!”

    楼上传来孩童刺耳的叫喊声,打破了屋内沉寂的气氛。

    “你这个贱人,为什么还要来破坏我家!”

    林辰下楼看到林欣拿起手上的玩具就向林欣砸去,插着腰,夹杂着不堪入耳的谩骂。

    “贱人,你个贱人,该滚哪滚哪去,别来破坏我家。贱人就该在贱人改呆的地方呆着!”

    “林辰,好了。你姐好不容易回来,别耍小性子。”

    凤美红赶紧上前,抱住了林辰,不让他上前。

    林辰头也不回,拿手指着林欣脖子,完全一副小孩子模仿刻薄大人的模样,叫人看了就觉得不爽。

    “凭什么?他就是个贱人,妈怎么还帮着她,她和她妈妈都是狐狸精,她欺负我们还嫌欺负的不够么,不然爸爸怎么一直不回家,就是给她迷惑的!”

    几句话下来,就暴露了凤美红平时没少给林辰耳濡目染。

    “别说了”

    凤美红干脆捂住了林辰的嘴,笑容凝固在嘴角,看着季娟,老太太沉着张脸,似能滴出水来,明显的不悦。

    林欣淡淡瞥了一眼林辰,没放在心上。

    不过倒也看清了,林家于她而言,到底是个空壳儿,她就是每一个林家人的敌人。

    所以,留与不留,看似也没那么多不同。

    林辰被捂着了嘴,咕哝着还在继续骂,感觉一股阴冷的视线袭来。

    扭过头,这才注意到沙发上沉着一张黑脸的陈御磊,和面色不佳的奶奶,顿时噤了声,心里一时也七上八下。

    陈御磊扫了一眼林辰,淡淡开口

    “林家的待客之礼就是这样的?野鸡到处乱跑?”

    凤美红听到儿子被陈御磊说成野鸡,顿时脸上青红交错,一时间委屈无比,求助的望向季老太太。

    只见老太太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副吃了憋的神情。碍于陈家,又不敢出口反驳,只能心里憋屈,扯出一个笑脸。

    “陈少第一次来就叫你看了笑话了,哎呀都是小孩子的玩笑话,是我们平常对他管得太松了,这孩子跟姐姐开起玩笑来没轻重的,陈少莫要放在心上。”

    “是啊,小孩子不懂事,电视剧看多了,才乱说话。”凤美红忙附和道。

    “林辰,还不跟姐姐道歉。”

    季娟沉着一张老脸

    “我……”

    “不必了,我不会和林辰计较。”

    清冷的话语落在空荡的大厅里,不带一丝情感,显得平静如水。

    林欣垂着眼帘,看不清神色。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陈御磊似乎比林家人还好一些,至少他是明着拖她下水,而林家人都是暗着阴她,没有一个是为她好替她着想的。

    “老夫人,可以用餐了。”

    秦叔张罗好了一桌饭,色香味俱全。珍馐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

    “嗨呀,别让刚刚那小插曲整的不愉快了,陈少,欣欣啊,快来吃饭吧。”

    林欣站在原地,没有搭理季娟,陈御磊的视线一直落在林欣身上,坐在沙发上也没有起身。

    “欣欣,吃饭啦?”

    季娟又腆着脸唤了一声。

    林欣扫了一眼桌上的佳肴,却是一点食欲也提不起来,这个家空荡荡的,每一个人都盼着她不存在。

    倒好像,只有那个一年前坑了他的男人是在乎她的。

    比起惺惺作态,虚情假意吃一顿饭,她倒是更想跟着那男人走了。

    既然这样,林欣抬起头

    “陈御磊,我们走吧。”

    心里有种感觉,比起林家,眼前的男人虽然可怕,但却更值得信赖。

    她想好了,虽然陈御磊似乎没有外表那样简单,但至少不会危害于她,不妨就跟着他回去,也不用再受所谓的亲情折磨。

    “好,都听你的。”

    一句淡淡的都听你的,算是对所有人表明了立场。

    陈御磊也没有在林家停留的意思,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冷眼扫了一圈那边的季娟和凤美红。

    “以后林欣就是我陈御磊的名下的了,和林家没有半点关系。要是林家谁再敢来招惹林欣,我对林氏公司绝不会手软。”

    季娟和凤美红被陈御磊阴鸷的眼神吓得面色发白,只盼着陈御磊这尊大佛赶快把林欣带走。

    陈御磊说罢,在林家人的注视之下一把拉起林欣的手,大步向外走去。

    林欣皱了皱眉,并没有过多思考陈御磊的话语,视线全落在陈御磊抓着她的手上。

    想要挣脱,却还是任陈御磊拉着她走,毕竟,这个男人有钱有势,一年前还一个人崩死了那么多持枪的人。

    她内心,还是有惧意的。